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要闻

中国交通报创刊前后的人与事

2014-08-20 11:56:39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李长青

《30年·我与中国交通报》开栏

编者:为纪念本报创刊30周年,《30年·我与中国交通报》栏目与读者见面了。开篇作品《中国交通报创刊前后的人与事》中,李长青老社长与读者们分享本报1984年创刊前后的酸甜苦辣咸。

30年来,《中国交通报》为交通运输行业撰写了不朽“史记”,重要政策、重大事件、关键时刻、典型人物、平凡岗位……都在我们的报纸上有客观记载、理性评述。《30年·我与中国交通报》栏目征稿启事发出以来,陆续收到新闻采访对象、记者、读者发来的稿件,他们是行业一个个历史节点的亲历者、报道者、参与者。

温故而知新,《30年·我与中国交通报》栏目将陆续刊发精选稿件,诚邀读者共忆峥嵘岁月,品读与《中国交通报》共同经历过的那些人、那些事。

 

1984年10月1日,为庆贺《中国交通报》试刊,报社筹建时期的同志在北京安定门外外馆斜街旧社址前合影。中排左五为本文作者。

1984年10月1日《中国交通报》试刊第一期出版。

 

2014年11月7日,是《中国交通报》创刊30周年纪念日。30年的《中国交通报》已成长为行业报林中的佼佼者,实实地令人欣喜!

我已是八十有三的耄耋之年了,回想《中国交通报》创刊前后的人与事,可谓百感交集。

办报起因

1981年我在交通部纪检组任检查处长,当年11月同中远公司的财务处长一起,去香港招商局查办一起有关30万美元存在私人账户的案子。调查后我写了个调查报告,由钱永昌部长审处,经过两三次的修改后通过,因此同钱部长初步相识。

1983年夏季,部机关同志对交通部房产分配问题非议较多,钱部长指名要我负责进行调查,这是一件很棘手的差事,我心中甚是忐忑。但部长下了命令只能尽快去办。结果只查出分房不透明、分房不公平等问题,至于大家反映的分房中的贪腐问题,这已涉及深水中的事情了,我曾下水试探,但无果而终。

我据上述几个问题写了调查报告,呈钱部长审阅。钱部长基本满意,并上报国务院事管局得到赞许。

钱部长平易近人,处理问题严谨,思维缜密。调查结束后,有一天在钱部长办公室我提了一个建议:交通部这么大的事业,应当办一张报纸,活跃上下沟通。钱部长点头称是。同时我毛遂自荐,如果办报,我愿去报社工作。我参加工作30余年,有20多年的新闻工龄。

不久,交通部申请办报的报告,得到中宣部的批准,钱部长提名派我到报社工作。从此我与《中国交通报》结缘。

开门三件事

1984年夏季,交通部政治部组织部(此机构早已撤销),从部直属单位抽调了5位同志到报社工作,计有办公室负责人、会计、出纳员,还有另两位同志。我是随后到报社,离开了政府机关,还真有点恋恋不舍之情。

交通部将中宣部批准办报的决定,复印一份给我。这真是一柄尚方宝剑。当时一共办了三件事:一、同事们拿着文件到北京市委宣传部(或文化局)注册《中国交通报》创刊。二、到北京市朝阳区主管广告工作的部门注册开办广告业务许可证。三、到朝阳区所属银行办理了相关业务。这5位同志骑着自行车顺利办下了几项注册工作。

关于办报资金问题,部领导批示,每年向交通报社提供45万元办报经费。这笔经费连续提供四五年。

报社的办公地点在安外外馆斜街(当时称黄寺)某职工宿舍的一楼。一套三居室做了交通报社的办公室,《中国交通报》有了安身之处,后来还制作了一块一丈来高的“中国交通报”报牌挂在宿舍大门的右侧,看着颇有点气魄,也是对外宣布此处即《中国交通报》办公地点。

部领导还给报社拨了一台老上海牌轿车,作为报社的交通工具。部领导考虑得周到,很关心报社的工作。

这几件事办得很顺利,但我知道,办一张部级的报纸,绝非易事,以后的工作还不知有多少恼人伤神之事呢。

借人办报

第一桩要事,要有一个强有力的编辑部,并且要有各个方面有学识的人才,这样编辑出来的报纸,才会得到读者的青睐!

办报人才从何而来呢?交通部政治部副主任范仰南同志找我商量,他说:“我们现在调配编辑记者,不是短时间能办到的,我们采取借人办报的方式,先解决用人之急。”他说,从《长江航运报》借调部分人员来京办报,可能是个救急的招。我很同意范副主任的意见,通过部政治部的工作,陆陆续续从长航系统调来了10余位同志,并得到交通部招待所齐所长的大力支持,抽出来几间客房,把这部分同志安顿下来,吃住在招待所。

经过了解,在《长江航运报》工作的只有两位同志,一位是即将退休的副总编辑,一位是年轻的编辑,其余的均是《长江航运报》的通讯员。与此同时从《上海海港报》借来一位有新闻工作经验的老编辑,从《上海海运报》借来一位青年编辑,他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

以上借调来的同志,均在水运系统工作,没有公路系统的人员。我同部公路局有关同志商量,希望从各省公路报刊中借调两位同志。公路局很快从《云南交通报》、《浙江交通报》借来了两位负责人,一位毕业于云南大学中文系,一位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这两位同志的到来,给工作充实了重要力量。

借调来的十余位同志热情很高地来报社报到,我们热情接待,并做好生活安顿。几位原单位的负责人,安排住两人一间的房子,其余同志只好多人住双层铺的大间。租用房间的开销由报社负担。

如何开展下一步的工作?这是件很费心思的事情。当时报社负责人只有我一人。再三考虑后我决定:第一步每天集中学习。介绍交通系统公路、水运、港口、科技、教育(当时交通各大学还是部直属单位)及部机关机构设置等情况。第二步,由我拟了一份新闻报道提要,请大家参与讨论。提要修改后分送部机关各部门领导征求意见。随后打印出来人手一份。第三步,搞了一次采访实践活动,意图是让大家到全国各地进行调研采访,了解各地交通行业的不同特色,回来后总结、交流心得体会。

初始工作杂乱无序,我报告政治部范仰南副主任,决定由《长江航运报》、《云南交通报》、《浙江交通报》及《上海海港报》等几位同志,组成一个临时领导小组,由我任组长。这样就分头负责有关工作,有什么问题亦好商量。

事到此时已进入六七月盛夏季节。钱部长要求10月1日出报。当时的状况,难度很大。

应届毕业大学生陆续报到

借调人员已到齐,应着手的工作已做了一些,但真正开展办报的具体业务工作,尚无着落。恰值此时,部政治部组织部给报社调来了一批应届毕业的大学生,他们陆续到报社报到。我当时愉悦的心情难以名状,筹划办报的工作就此进入了实质性的时期。

大学生们是从全国各大学调入的,其中只有4人是从公路、水运学院毕业的,余者有学中文的、学政治的、学经济的、学法律的。同时有位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学生主动要求到报社工作。

无巧不成书。工人日报社先后有3位同志希望到交通报社工作。这几位都有数年甚至多年的新闻工作经历,各有专长,一位是值夜班的老编辑,一位是北大新闻系毕业的青年编辑,另一位是有才华的诗人,在工人出版社某文艺杂志任编辑,还有一位曾在《铁道兵报》任编辑。这几位同志的到来,确是又一场及时雨,报社编辑部迎来了顶梁柱。

刚毕业的大学生,生活负担较重,报社决定每人每天补助一元钱伙食费,其余工作人员每天补两毛钱,奖金一律每人每月二十五元。领导层一分钱的系数也没有,但全社大多数同志以办好报纸为己任,并不计较待遇的高低,精神是很值得钦佩的!

编辑部架构的组成

编辑部的组成:总编室负责一版,二版经济部,三版综合部,四版文艺部。另有通讯联络部,还有摄影科、广告科、发行科及校对组。

依据对大学生的初步印象,依所学专业为主,分到各部工作,加上从借调人员中调出几人分到各部工作。从《工人日报》和《铁道兵报》来的几位同志,分别任各部门副主任(副处级)。

编辑部各部组成后,我对借调来的同志们远道进京,参与创办《中国交通报》,而不顾对家庭的影响,深表谢意和歉意!这些同志很理解报社的情况,大多数同志愉快地返回原单位了。

初步走上新闻道路的大学生们热情很高,但对新闻知识却知之甚少,对交通业务也不大了解。为此,一、组织他们去某单位的学习班学习新闻业务,每人都给买了成套的新闻教材;二、请交通部公路局等部门的领导同志到报社讲交通业务知识。两个业务建设(新闻、交通)是不可或缺的,也成为以后成长的阶梯。

交通部创办《中国交通报》,得到了交通行业各部门的欢迎和支持。大约到1984年的七八月,报社陆陆续续收到稿件,并且逐日有所增加。这真是一件让人兴奋激动的大好事,离报纸创刊的日子不远了。

组建报社领导班子

1984年10月,部里还没有调配领导干部的计划,报社的领导班子只有我一人在那扛着。但领导班子的组建已成燃眉之急。我左思右想,决定找些以前的老领导和熟悉的同志做工作,拟请一两位老新闻工作者来交通报社任职。

首先想到《光明日报》,因为刚从《辽宁日报》调到《光明日报》任领导的殷叁同志(副部级),是我在《辽宁日报》工作时多年的上级,在干校劳动时分在一个小组的同学。他调到《光明日报》时,还从《辽宁日报》带来了两位两地分居进京团聚的同志。殷叁同志会见了我,从《辽宁日报》来的同志也一同见面。殷叁同志很随和,叙旧之后,我请他帮一把,给交通报社调一位副总编来。他说刚到《光明日报》工作,人员还都不熟,暂时还有难处,那两位《辽宁日报》的老同事,也以此婉拒了。

我又想起一位从《辽宁日报》考入北京新闻研究生院后调入中宣部宣传局工作的同志,经电话联系,亦被婉谢了!又想起了一位年轻的同志,他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毕业生,被分配到辽宁西部某县宣传部任新闻干事。我在《辽宁日报》工作时,曾编发过他的几篇议论性的短文,他的文章很有才气,我曾到那个县采访,是他和县委宣传部长接待,彼此有了些了解。我到交通报社工作后,他已调任国务院某副秘书长秘书,我到他办公室商谈过,亦被婉拒了!我由此想到,他们都有了比较理想的工作岗位。人们常说:动一动不如静一静。我很理解他们。

又一次无巧不成书。一次在某公园里散步,巧遇老朋友康文田同志。康文田同志是1951年我在哈尔滨《东北林业工人报》工作时的同事。当时都年轻,20岁左右的年纪。此后在一起工作。1956年“五一”节,我们一同调到北京中国林业工会创办《中国林业工人报》。1958年4月,我到东北伊春市某林场劳动锻炼,1959年年初回京,到二机部(即现在的核工业总公司)跃进报社工作。由于一些原因,《中国林业工人报》停刊,原报社人员多数调林业部工作。我与康文田同志已分别多年。

这次见面时康文田从林业部调到北京市某局工作。我登门拜访,希望他到交通报社工作,我们一拍即合,事情较顺利地办成。经交通部任命:李长青任副社长,康文田任副总编辑,均为副局级。我们俩分工:我负责全社的统筹工作,康总负责编辑业务。同时成立了报社党支部,李长青任支部书记,康文田等同志为委员。

时间已快到10月,编辑部各部从自流稿(自然寄来的稿件)中编出了各版的稿件送审阅。康总和我分别粗略地看了送审稿,觉得还可以,但马上创刊还粗糙些,商议后决定先办两期试刊版的《中国交通报》,待稍有经验后再正式创刊。

试刊版出报后,得到了较多的好评语,编辑部的同志很受鼓舞。两期试刊后,到1984年11月7日《中国交通报》正式创刊,请钱部长题写了报头,我写了一篇“致读者”发刊的话(经主管报社工作的王展意副部长审阅),给办报主旨定了个基调。

《中国交通报》创刊于1984年11月,到1985年即从周一刊改为周二刊,虽有难度,但由于稿源日增,每日有四五十篇以上,再者编辑部同志业务水平提高很快,报纸的影响力加大,钱部长号召交通系统把《中国交通报》发行到公路道班和船舶。《中国交通报》的有些新闻,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更成为一时的佳话。《中国交通报》报价每份5分钱(当时的报价大体如此),发行量亦达到万份以上。

创办《交通内参》

报社出版内部参考,可以说是中国报刊的特色。《中国交通报》创刊后不久即创办了《交通内参》。在记者采访和来稿中,有的新闻不便于公开见报,有的稿件又涉及到行业外有关系统或某人某事,也不宜公开发表,适宜发在《交通内参》上。《交通内参》仅供部领导和部有关司局,有参考价值;同时涉及外系统的内参,即发给有关单位领导参阅,所起的作用也不小。

我记得有几份《交通内参》取得很好的效果。

1.河南某市交通部门在火车站设路政检查,交通秩序很好。但有关部门出面干涉,硬是以“违法”为由给取缔了。《中国交通报》发了内参给某部门领导,后来虽未解决,但总算客气地沟通了事。

2.辽宁东沟市交通局,原是全省都有名气的养路器械技术革新的先进单位,对提高养路水平作用很大。后来因资金不足而停止了技术革新。《中国交通报》发了内参以后,得到领导部门的重视,在资金上予以支持,他们的技术革新又活跃起来。

3.有一份《交通内参》报道的问题,得到胡耀邦同志的重视。具体情节已记不清了。

4.林祖乙副部长曾打电话问过我:黑龙江省黑河航运局与河对岸俄罗斯某州开展了旅游事业,但扣除税费、卫生费等支出以后,开一次船几乎没有什么收益。林副部长主管水运,很关心这样的问题。

有一次我到福建公出,恰巧遇到已离休的交通部彭德清部长,闲谈中他问我《交通内参》还出刊吗?我说还出,他问怎么不寄给他了。我回社后给他呈送了全年的内参,并且以后按期呈寄。

以上只是几个事例,说明《交通内参》的参考价值,是报纸上公开报道所不能替代的。

发展党员加强党的建设

中国交通报社1984年创刊后,调进报社的大学生和其他同志,陆续提出入党申请,看到这样的入党申请书,我是异常高兴的,我同部里的同志谈起这件事,心情是挺自豪的;经过考察了解,加上来报社后的表现,首批有4位同志经过党小组和党支部的培养考察被吸收到党组织。在党旗面前,我带领他们举行了入党宣誓。后来又有不少青年同志提出入党申请。

对外宣传《中国交通报》

 

《中国交通报》创刊后,急需扩大影响,使交通行业内外更多人了解我们的报纸,支持我们的报纸。我们做了以下三件事:

1.在央视做了一个30秒的《中国交通报》创刊广告。

2.请《辽宁日报》来的副总编辑帮助在《光明日报》一版发了一条《中国交通报》创刊简讯。

3.举行《中国交通报》创刊新闻发布会。这个发布会在北京市文化宫礼堂举行。钱部长请来了交通部的前任部长叶飞(时已任国家侨委主任)、孙大光等领导,王展意副部长主持会议,钱部长讲话。中国记协书记处书记江涛、新华社新华出版社社长许邦等同志到会祝贺,会上还有其他有关同志近100人出席。这个会对扩大《中国交通报》的影响有很大帮助。

4.《中国交通报》创刊两周年之际,开展了交通系统各单位的祝贺活动。交通系统公路、内河、海运、港口等部门有百八十个单位发来贺信。祝贺名单在《中国交通报》上发表。《中国交通报》得到全行业的祝贺与支持,全社同志更增添了办好报纸的信心!

创建记者站

1985年春,从《长江航运报》借调来的一位老同志几次同我商议建立记者站的问题,我一时抽不出时间,请他先到各地摸摸情况。出乎意料的是,他很快回来高兴地告诉我,陕西省交通厅同意建站,并且指定了记者,这就是《中国交通报》首个记者站的首位记者姜志理同志。过了不久,河北省交通厅也建了站,记者是谭峰生,两位都是大学本科生。由此得到启发,记者站建在各省交通厅是一个极好的选择,我同康总商量,报社可以向各省交通厅发一个建站函,记者站实行双重领导,人选、资金、办公条件等由厅里负责,新闻业务由报社负责。先从长江以北的诸省试点,在泰安市开一个建站会议,河北省交通厅李副厅长到会,北方各省派出宣传处长、人事处长或办公室负责人到会。报社提出建站的要求:一是希望得到各省厅的大力支持;二是记者站以宣传本省交通新闻为主;三是记者站设一名站长,可兼职,但应设一位专职记者,就新闻业务与报社沟通;由报社通联部负责与记者的联络;四是记者可以到报社暂住,提升新闻业务水平;五是记者站多做《中国交通报》推广工作。

会后各省陆续建立记者站,由此我们又得到一个启发,不久在贵州省交通厅的支持下,报社在贵阳开了一个南方片的建站会议,亦取得了较理想的成绩。

全国《中国交通报》记者站基本建立起来了,记者们积极性很高,竞相写来了许多稿件,均是各省重点内容,质量较高,对提高《中国交通报》的质量有很大促进。

为了交流记者站的工作情况,也是让各站同志彼此见见面,互相认识,在四川省交通厅的支持下,1985年夏在四川乐山市召开了首次记者站工作会议。交通厅长出席会议,讲了话。会上,我总结了全国建站的情况,并对已建记者站的工作提出要求,使记者站逐步规范起来。康文田介绍了报道要点和提高报道质量等业务问题。会上还对评上先进的记者站和记者给了适当奖励,发了小锦旗。这个会议开得热热闹闹,与会者高高兴兴。

1986年9月,报社得到福建省交通厅的支持,在福州市召开了第二次记者站工作会议,交通厅长出席会议并讲话。会上总结了全国记者站的成长历程和成绩,介绍了新闻报道方面的显著进步,奖励了先进记者站和先进记者。

回顾记者站建设,不可不讲一讲那些建站有功的站长们。他们多是兼职,但他们上下沟通,用很多时间帮助记者站解决财力、物力、新闻报道方面的许多问题。有一些站长后来被选拔到局级领导岗位,有黑龙江的王茂、宁夏的刘全智、陕西的姜志理、上海的干观德等。当然,他们上任局级领导岗位,主要是他们以德才胜出,但站长的工作也不能说一点影响没有。还有很多老站长,对记者站的成长都是有贡献的。这些老站长和初期的记者们都是我的老朋友,每次见面都有聊不完的话题,十分亲切。

《中国交通报》记者站的建立与健康成长,应感谢各省市交通厅、局领导的大力支持。记者站已成为《中国交通报》的得力助手,成为《中国交通报》不可或缺的臂膀。

回首《中国交通报》创刊前后的陈年往事,倒不如说我重新回味30年前工作中的酸甜苦辣咸,一个人在一生的工作与生活中,大约谁也摆脱不了酸甜苦辣咸这五味的缠绕,是甜多还是苦辣多?因人而异。

这篇回忆,就作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吧!

祝愿《中国交通报》前程似锦!

(李长青:1984年5月任筹备组负责人,1984年7月任副社长(主持全面工作),1987年12月任副总编辑,1994年离休。)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数字报

订阅指南

热门推荐更多>>

问计于民问计于网

围绕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和交通运输部党组中心工作,倾听群众呼声、查找突出问题、吸收基层智慧,更好服务人民、服务大局、服务基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