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要闻

舆情观察:媒体网民热议收费公路统计公报

2014-12-24 16:28:56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中国交通新闻网新媒体中心舆情监测室

  中国交通新闻网讯 23日,交通运输部公布《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及其相关解读。新华网、人民网、央视《新闻联播》、中国政府和新浪网、腾讯网、台湾“中央社”等231家媒体和网站刊发了相关新闻或刊登了评论文章,累计报道量近5000篇次。从普通网民舆情反馈看,以新浪网数据为例,单篇新闻网民评论量接近20万条,主要观点和情绪为“出乎意料”、“不相信”、“呼吁独立第三方审计”,舆情塔西佗效应明显。

  现将媒体评论文章和专家观点摘编如下:

  23日,交通运输部公布统计公报后,新华网刊发解释性文章《收费公路三问:咋亏的·何时停·怎么收》,针对“交了那么多过路费,公路不仅没收回成本还出现巨额亏空?为什么合同期限到了还要收费?公平和效率又怎样兼顾?”试图作出解答,但该文章随即被各大网站以《新华社三问 质疑高速公路亏损》为标题进行大量转载。

  北京圣大律师事务所主任赵瑛峰在该文中表示:“账本”显示,去年运营管理支出就有457亿,比公路养护的390亿还多。这是否合理?能否进一步压缩?值得商榷。还有,“其他费用”是个筐,金额不大又没有明确二级明细科目的支出,都可以“装”进去,很容易成为隐藏“秘密”的“黑洞”。这些隐性黑洞不除,不仅是对公众不负责任,也严重损害了国家的公路建设。针对统贷统还政策,赵瑛峰认为,道理上可以这么解释,但法理上说不通。当初设定收费期限,相当于公路部门与公众签订了合同。即使合同要变更,也要双方同意,起码要经过征求意见、听证等程序,而不能交通部门一句话说变就变。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许光建则建议,对收费到期、还完贷款的二级公路要坚决取消;完全由政府投资的收费公路可由财政适当买单,取消或降低收费;严格禁止二级公路“改头换面”成一级公路继续收费,严格规定收费公路资产不得随意转让、无偿划拨和上市交易。

  23日,新华网又刊发另一篇文章《晒账本不能缺了核心“秘密”:收费多少年》。文章认为,从过去一言不发闷声收费,到应媒体和公众呼声出来晒晒账本,有关部门这种信息公开意识的增强值得肯定。但是查阅公开的账本内容不难发现,对于各界高度关注的雾里看花的高速公路收费年限,账本没有给出直接回应。文章称,依法行政必须查清法律根源,近年来各地陆续出现打着各种旗号,公然突破《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收费期限规定的做法。而京石高速这种“换马甲”继续收费的办法,不仅有违背现行条例精神的嫌疑,也背离了公众对高速公路收费年限到期后应尽快回归公益本色的改革期待。按照依法行政的精神,收费期限届满停止收费是刚性要求,地方纷纷突破现有法规延长收费,影响是非常恶劣的。文章呼吁,应当拿出魄力对中国高速公路未来几十年的发展进行全新的顶层设计。决不能被部门利益和集团利益绑架,真的拖向“收费一万年”的深渊。

  经济日报刊发“3652亿元通行费用在哪里了”,并配发评论“没有免费的公路”。报道肯定两个公路体系,提倡“用路者付费”。该文认为存在收费公路与收税公路两种,我国目前面临我国收费公路建设的巨大成就与巨大的债务余额的矛盾、收费公路的持续发展与财政投入严重不足的矛盾。要解决这些矛盾,就要兼顾社会各方利益,更要统筹公路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明确两个公路体系的发展战略:按照公共服务均等化原则,打造税收支撑的普通公路网络体系;按照“用路者付费”原则,打造收费的高速公路网体系。我国收费公路规模将控制在3%以内,这是符合大多数人利益的现实选择。

  检察日报刊发评论文章认为,公报声称收费公路每年亏损661亿元,特别是部分高速集团存在暴利的情况下,亏损不免让人意外。公报只是大而笼统地把全国所有的收费公路以及全国所有的路桥国企做了一个加法,而并没有对哪一条具体的收费公路的营收情况做具体的分析。需要厘清的是,亏损从来都不是一些到期收费公路继续收费的理由。贷款修路不是不可以,但请把每一条公路的账算明白。收费到期、还完贷款的公路,理应立即停止收费;新修的公路,才应该成为贷款修路的债务承担者。

  京华时报称,为了解决公路收费的亏损问题,推进取消公路收费,有必要对《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进行修改,严格实行收支两条线制度,收费全部上交财政用于还贷,支出则由财政另行拨付,这样也可使未来取消公路收费后的养护管理顺畅接续。去年,交通部曾组织对《条例》修正案征求意见。针对目前出现的新情况,交通部有必要重新修订这个修正案,再度启动意见征求,早日将收支两条线制度落到实处。这样,所谓收费公路出现亏损而舆论热议的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新京报24日刊发社论《公路收费那么多,为何还亏损》。文章认为,定期公开公路收费收支情况,是一种进步。它说明,交通运输管理部门还是愿意接受社会监督的,是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给自己加分的。可是,一年661亿元的亏损,与公众的感受有着太大的差异。果真如此,是否意味着公众期待取消或减少公路收费的希望将变得更加渺茫,而山东等地延长公路收费期限的行为,将变得底气更足呢?纵观交通运输部公开的这本账,所谓的各种成本,未详细公布接受社会检验,恐怕难免带有水分,有可压缩的空间。所谓总体亏损,也仅仅是面上的现象,亏在哪里,也缺乏明细。公路收费长期为社会所诟病,很关键的一点,就是不公开、不透明。到底有多少贷款、到底收了多少费、到底资金是如何使用的,只有收费公路公司知晓。即便是上级主管部门和监督管理部门,也未必全知,更别说公众了。

  21世纪经济报道刊发本报评论员文章《亏损的收费公路模式需要改变》。文章分析称,连年亏损说明,收费公路模式的可持续性出了问题。一方面是建设的速度快于交通量的增长,或者说供给的增长快于需求,全国高速公路已经相对过剩了(同时还有一些高速公路经常性地拥堵)。另一方面是利息支出和管理支出太多。文章认为,公路建设承担着引领地区经济发展的重任,修路的主要成本却并不由地方政府承担,使得需求和资金都不支持修那么多路,地方也会通过借债把路先修起来。目前,收费公路模式的弊端很多,应该逐步改变。这些年,收费的一级公路、二级公路越来越少,而免费的高速公路越来越多,这可以作为改变收费公路模式的探索。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认为,对于10万公里的高速公路里程,600多亿元的亏损实属正常,过也存在公路修完后通车量不足的情况。

  北京交通大学经管学院教授赵坚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说,457亿元的运营管理费用是怎么花的,高于养护费用是否合理,还待进一步公布。只有明细每一笔支出,才能论断收费是否合理。赵坚认为,传统的公路运营模式很难持续,我们需要反思。今后可以通过税收的形式,比如燃油税和轮胎税来维持运营。同时,把高速公路尽可能地交给市场来做,引入社会资本;普通公路则由政府公共财政承担。另外,未来高速公路是否还要大规模建设,特别是中西部地区没有足够车流量的情况下,如何建设还待进一步调研。

  光明网评称,收费公路账目公开,别只有“大数据”。公开收费公路账目,对接了民意期许,但也在舆论场上引发不少猜疑,“不相信”也成了普遍的舆论表情。“全国收费公路巨额亏损”的说法遭遇呛声,这与高速路已成“吸金路”的大众长期以来的观感是相违的。交通运输部想让信息公开更具说服力,纾解公众的知情权焦虑与监督诉求,那就是必须有更明晰的账单和细致的台账化管理,细到每条路每段时间的流量、收支及其去向,都有详细说明,而不是只有一个总体数据。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财政与公共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杨宏山在接受中国新闻网采访时表示,公布的数据至是一个总账,并不足以说明问题,“不足以回应社会对高速公路的诟病”。社会关心的是一些具体的高速公路,已经收了几十年了,它的还本付息已经完全达到了政府当年承诺的时限,这需要给出更具体的账单,但是这方面数据完全没有提到。因此,也就没有针对社会的质疑做出有效的回应。杨宏山还认为,如果不能按期还贷,政府本身也应该承担一些责任,应启动相关的问责机制,因为对社会的承诺没有兑现。

  经济参考报刊发文章《收费公路巨亏661亿元,交通部正酝酿延长收费年限》。报道称,收费公路被喻为“现金奶牛”,每年收取巨额通行费,账面却亏损得一塌糊涂。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高速公路还面临收费期满后何去何从的问题。文章提到,《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修正案征求意见稿)》未获得国务院法制办通过,国务院法制办要求,明年6月份形成初稿,最迟明年底之前将文件上报国务院。经济参考报援引专家观点称,条例没有通过是有道理的,设定收费标准、收费年限时已经考虑了各种因素,期满了却又叫亏,还要继续收费,涉及全国亿万人民利益的事情,交通部门想怎么定就怎么定,法律没有严肃性。

  中国产经新闻网刊发文章称,这份收费公路账本缺诚意,真正有意义的账本是与公众利益息息相关、与国家经济成本息息相关的每一条高速公路的详细账本,约定收费年限是多少、中间有无变更、变更是否合理、是否已经收回成本、收支明细及判断是否合理,并给出明确的收费截止日期。这才是交通运输部该努力的方向。

  信息时报评论称,收费公路遭遇暴利质疑久矣,交通运输部主动晒账单澄清质疑,值得肯定。只不过,收费公路巨亏661亿元的数据,让人大跌眼镜。这背后,是否存在统计口径与统计方法的选择性问题?交通运输部晒的收费公路账单,完全不能解开的公众疑惑;公众只知道一组空洞的数据,具体到每个省份以至于每条收费公路的情况,公众完全不知道。相比路桥上市公司的数据披露,被平均、被笼统的收费公路信息披露未免太过“粗糙”。文章还认为,将全国所有收费公路打包到一个系统里来论盈亏,本身就不合理。所谓“统贷统还”模式,其实是一种“绑架收费”,因为新路永远都修不完。

  网友天性使然cs评论称,交通部公布收费公路统计年报是走向公开透明的跨越性一步,但从年报的表述方式内容和交通报的评论文章来看,交通部似乎基于收费公路业主的角色做了信息公开,而非作为一个监管部门,角色认识上的误差,导致理念、视角以及方式上的不足,也承担本不应由监督部门承担的非议和责任,也容易导致公众的误解。

  (作者:中国交通新闻网新媒体中心舆情监测室)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数字报

订阅指南

热门推荐更多>>

问计于民问计于网

围绕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和交通运输部党组中心工作,倾听群众呼声、查找突出问题、吸收基层智慧,更好服务人民、服务大局、服务基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