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要闻

社科院研究员批收费公路
业内专家:太外行,像冷笑话!

2015-01-07 16:54:28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
  编者按
 
  1月6日,南方都市报刊登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的评论文章《关于“高速公路免费”之行政相声》。文章称,山东省交通厅编造了一个“法不溯及既往”的理由为高速公路继续收费开绿灯,“可笑”且“无耻”。针对此评论提出的种种问题,一位业内专家表示,有关评论偷换概念、逻辑混乱,观点过于外行,并参照原文也撰写了一篇评论作回应。
 

关于“高速公路免费”之社科相声

——交通工程师“回应”社科研究员  

  春节来临之前,恐怕是为了抓住人民艺术家本山大叔退休的空档,有些社科机构的研究员主动披挂上阵,跨行业说起了外行冷笑话。这个“社科笑话”中的包袱不少,充斥着奇葩的混乱逻辑和搞笑的概念偷换,使人忍俊不禁,看起来确有“我要改行上春晚,我真的想要上春晚”的迫切心情。

  包袱之一,大研究员曰“法不溯及既往”是个无耻的理由。这一观点真是让人惊掉大牙,莫非、果真、如此是“社科”与“法律”专业隔行如隔山吗?“法不溯及既往”是个基本的法律常识呀,一个普通老百姓都明白的事情,大研究员竟然搞不懂。“法不溯及既往”道理真是非常非常简单,就像不能用1980年后出台的“计划生育政策”、《计划生育法》去处理现在还活着的1980年之前出生的家中老二、老三、老四一样。因为人家出生的时候,当时的法规政策都是允许的,那么这些老二、老三、老四就应该可以按照当时的法律法规,顺利的度过自己幸福圆满的人生。不能人家都七老八十了,突然某个大研究员跳出来说:“你们都是超生、你们都是黑户,不符合现在的法律规定,我要注销你们的户口、让你们补缴70年、80年的社会抚养费!还有你们的儿子、孙子、重孙子按照新法规也都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也都是黑户,都应该驱逐出境!”这种荒唐的逻辑和观点,才是真正的无耻无极限呢。让全国人民万幸的是,这位大研究员没有能去计划生育部门工作,没能有掌握行政执法权力,否则可真就是天下大乱了。不过不知道这位大研究员在家中排行几何,如果不是老大的话,按照他的逻辑,在新法出台后,他自己也是不应该存在的。

  山东的15条高速公路也是如此,路都是2004年之前修的,标准都是2004年之前定的,债也是2004年之前借的,定标准的时候法律法规即没有15年收费期限的概念,也没有15年内还清债务的要求,只有当时《公路法》规定的“收费期限按照收费偿还贷款、集资款的原则确定”,直到现在的《公路法》也还是这么规定的。所以说,“收费期限按偿还债务原则确定”是现行法律中规定的非常清楚的一件事,不知道大研究员是没看懂《公路法》呢,还是根本就没看过《公路法》。毛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如果连相关法律法规都没看过,就想当然和自以为是地发言,真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情。

  法律规定的“收费期限按偿还债务的原则确定”从道理上也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一件事,是一件完全合法、合理、合情的事。如果收费公路债务没有偿清就停止收费,无非两个结果,一是政府赖账不还了,让银行破产,但银行的钱都是老百姓的钱,银行都没了,老百姓的钱找谁要去;二是财政税收还,财政钱全是老百姓的钱,纳税人的钱,那结果就是不管走不走收费公路,大家都来摊点,吃大锅饭。这不是猜测,而是已经发生的事实!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留下六、七千亿的债务和十几万公里路的养护,谁来偿还?谁来负担?很简单,全国每升油里加一毛钱,所有用油的车辆、农用机械、汽柴油发电机的用户一起买单。这不是瞎说,现实文件规定就是这样,原文是“为解决取消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涉及的债务偿还等问题。国家每年从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后新增的成品油消费税收入中安排260亿元专项补助资金,用于债务偿还、人员安置、养护管理和公路建设等”。而这260亿仅仅只是中央补助,还没算地方政府财政从本省老百姓身上征收的那部分税。海南高速公路没有收费站,那是人家海南已经收了“机动车辆通行附加费”,《海南经济特区机动车辆通行附加费征收管理条例》第二条规定“本经济特区对汽油和使用柴油的机动车辆,按照本条例征收机动车辆通行附加费。征收机动车辆通行附加费后,不再征收公路过路费、过桥费。以汽油、柴油以外的能源作为动力的机动车辆,其机动车辆通行附加费征收管理办法由省人民政府另行制定。”看见没有,高速公路免费后,不管走不走高速,走多走少高速,大家一起来掏钱,连电动车也不放过。那结果肯定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一年超过300天都在高速公路上跑的长途运输车辆高兴了,自己用路别人掏钱,太美了。一年300天都呆在城市或村子里的居民们哭去吧,每加一升油,心都在滴血。

  稍微有点逻辑常识的人都能知道,公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没有国际友人替你掏钱,公路收税和收费完全是个此消彼长的关系,所有高声要求高速公路免费的人,不一定真正了解自己其实是在呼吁加税。那些欢呼雀跃二级路取消收费却又在城市里生活的人们,知不知道自己每加一升油都有一毛钱是在替那些走二级路的远方朋友在买单,各位都是那么的有奉献精神你们自己知道吗?

  大研究员要求高速公路免费!那剩下的债务算在油里可就不是按“毛”计算了,至少得是按“块”计算的。也可能大研究员科研经费充足,不在乎这一升油多加个几块钱。如果真这样,那叫钱多太任性,站着说话不腰疼。高速公路如果免费,一升油多加个块八毛的咱老百姓在乎!山东说的“多用路多付费,少用路少付费,不用路不付费”对于老百姓来说,才是最公平、最合理的!

  包袱二,大研究员说既然高速公路采取使用者付费,那么交通厅的办公楼也得采取使用者付费。这种逻辑简直是荒唐到了极点。咱确实不知道社科机构的办公楼是否是使用者付费,也许社科机构的办公楼只允许自己的研究员使用,不允许咱普通百姓使用,也不向公众提供任何公共服务。但清楚的是,交通运输厅的办公楼是在持续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的,这与社科机构的大楼有着本质的区别。首先,交通运输厅是一个向百姓提供公共服务的政府机构,其办公楼、办事大厅都是开放的,使用者不仅是公务员,还包括所有公众,不管是直接上门办理行政审批、行政许可的公众,还是通过电话、网络、邮件来咨询问题或投诉问题的公众,甚至全省所有使用交通基础、乘坐交通工具设施的人也都是交通厅办公大楼的间接使用者,因为所有的基础设施规划、建设、管理,以及省内的交通运输政策法规都是从这栋大楼里出来的。因此,不管社科大楼是否卖票,也不管大研究员如何建议,交通运输厅的大楼永远不卖票,因为这是一个属于所有公众的、提供公共服务的大楼!

  (作者系交通高级工程师 王燕弓)

  

  附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唐钧专栏原文

关于“高速公路免费”之行政相声

  新年伊始,恐怕是为了弥补本山大叔被贬而造成的“低俗文化”空当,有些地方政府部门主动披挂上阵说起冷笑话来。报载,《山东省交通厅:高速公路免费有穷人补贴富人之嫌》。这个“行政相声”中的包袱不少,且笑点颇低,看起来有“我要上春晚”的节奏。

  新年伊始,恐怕是为了弥补本山大叔被贬而造成的“低俗文化”空当,有些地方政府部门主动披挂上阵说起冷笑话来。报载,《山东省交通厅:高速公路免费有穷人补贴富人之嫌》。这个“行政相声”中的包袱不少,且笑点颇低,看起来有“我要上春晚”的节奏。

  包袱之一,曰“法不溯及既往”。原话是这样说的:2004年11月1日《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施行前,山东在建和已投入运行的政府还贷高速公路已有31条。山东省交通厅认为,《条例》规定的15年之“收费大限”对此31条公路应该无效。

  至于“法不溯及既往”,正常的理解应该是:在《条例》出台之前已经收费超过15年的,不再追究。变通的理解是:在《条例》出台之前已经对收费时间作出规定而且超过15年的,可以考虑仍按原来的规定实行。山东省的高速公路收费是这样的情况吗?显然不是。山东省的情况应该是在高速公路已达或将近“收费大限”15年时,企图继续收费。于是,便编造了这个“法不溯及既往”的无耻理由。

  更可笑的是,山东省交通厅还冠冕堂皇地宣称:目前要维持收费现状,“待国家出台新政策后按相关规定执行”。如果对时间还没有自由穿越的神功的话,那么今后出台的“新政策”显然在时间顺序上比《条例》更靠后,又如何对更早的“既往”进行追溯呢?所以,要认可山东省交通厅的说法,那就意味着山东省的高速公路永远收费,只要交通厅能够连续不断地编出新的理由,至于是否无耻则不在考虑的范围内。

  山东省交通厅的“法不溯及既往”有多么荒谬,举个简单的例子就知道了。众所周知,“中央八项规定”是2012年12月4日出台的。按山东省交通厅的逻辑,凡在此之前已经形成的种种地方政府恶习———公款吃喝、公车私用、公费旅游、灰色乃至黑色收入———统统不应“溯及”而应该继续。这令人想到姜昆的著名相声中的描述:只要给“冒号”打个报告,编个理由就绿灯大开。

  包袱之二:曰“穷人补贴富人”。山东省交通厅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如果高速公路免费,“实质上是用应当针对更广泛群众提供普通公共服务的公共财政资源,负担了那些原本只有少数主体受益的社会事业成本,某种程度上说,有穷人补贴富人之嫌疑。对不使用或较少使用高速公路的其他纳税人群体而言,这恐怕又是另外一种不公平。”

  任何一项具体的“公共事业”,譬如山东省的某一条高速公路,对于广大人民群众而言,不使用的人总比使用的人要多。如果把使用的人都界定为“富人”,把不使用的人都界定为“穷人”,这显然也不符合事实。乍一看,高速公路上跑的都是小车乃至豪车,但一辆小车中坐的不过是4—6人,如果一辆长途客车上路,那可就是几十个人。所以,穷人和富人都在利用高速公路,不过利用的方式不一样而已。山东省的高速公路如果不堂而皇之地嫌贫爱富甚至嫌平民爱官府,收费不收费对穷人和富人乃至官家人应该是一视同仁的。但从边际效应看,穷人吃亏更大些。

  “行政相声”中提到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物流业健康发展政策措施的意见》。众所周知,以上意见出台的背景,正是高速公路收费等行政误区造成了中国物流业成本极高,进而影响了企业的生产成本和人民群众的生活成本。虽然这样的影响是不分穷人、富人甚至官家人的,但从边际效应看,穷人吃亏同样更大些。

  最后,再举一个例子,来说明所谓“穷人补贴富人”逻辑的荒谬:山东省交通厅盖了一座办公楼,这是一个“社会事业”。因为平日里进出这栋大楼的只是山东省交通厅的公务员,而不是所有的人民群众。所以前者要被界定为“富人”,而后者应该是“穷人”。所以,如果用公共财政来支付这栋大楼的日常开支,那就有“穷人补贴富人”之嫌。建议:所有的人,尤其是山东省交通厅的公务员,若要进入这栋办公楼,一律买门票。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唐钧)

  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数字报

订阅指南

热门推荐更多>>

问计于民问计于网

围绕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和交通运输部党组中心工作,倾听群众呼声、查找突出问题、吸收基层智慧,更好服务人民、服务大局、服务基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