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孙成斌:孤岛30载铁汉“菩萨心”

时间:2017-03-23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驻江苏首席记者 施科 特约记者 陈锴

  孙成斌一家早已习惯了岛上的生活。看着工作条件越来越好,孙成斌很欣慰,也打算继续坚守下去。

  在淮河入洪泽湖口,有一座400平方米的孤岛,江苏省地方海事局马浪岗海事所就驻守在这里。海事所四面环水,远离人烟,距县城24公里,离最近的集镇也有8公里。1987年,马浪岗海事所建所之初,年仅22岁的孙成斌主动请缨驻守孤岛,承担起入湖船舶管控、航道防堵保畅、湖区抢险救生以及服务船民等多项重任。

  冬天寒风凛冽,夏天蚊虫肆虐,水电不通,除了湖水和行船,常年只能与寂寞为伴……生活条件艰苦,但孙成斌夫妇坚持了下来,并在此后的30年里,与海事所的同事们一起救助遇险船舶2万余艘、遇险船员8万余人,抢救货物400多万吨,挽回经济损失近亿元。去年12月,在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上,孙成斌家庭获评“全国文明家庭”,是全国海事系统唯一获奖家庭。

  孤岛夫妻“同船渡”

  孙成斌一家,是地地道道的“孤岛人家”。

  妻子吕瑞兰与孙成斌同龄,1987年嫁给孙成斌后,来到马浪岗海事所当起了“厨娘”,是岛上唯一的女性。其实这些年,她也想过上岸。“哪怕是开个小面馆呢,日子也比现在宽裕。”吕瑞兰说,几个月能上一次岸逛逛街、看看人,是最开心的事。可为了丈夫,她留在了马浪岗。

  儿子孙友为今年29岁。他自上小学起离开马浪岗,在岸上吃“百家饭”长大,多年都不愿与父母有言语上的交流。直到几年前,孙友为去上海打工,生活的磨砺终于使他理解了父母。如今,孙友为已经回到家乡,成为洪泽县地方海事处的一名海事协管员,从事湖区船民水上安全知识宣传普及等工作。他在日记中写道:“我开始慢慢读懂父亲,他教会了我做人最重要的东西……我要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

  有人问孙成斌:“老孙,你这30年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就没动过心思?”孙成斌说:“如果说没有想法,那是假话,真正让我能坚持下来的,首先是妻子的支持和理解。”

  很多年前的一天,下起大雪,孙成斌和同事到县城办事,留下妻子和儿子在马浪岗。晚上儿子发高烧,吕瑞兰打算熬到第二天再想办法带儿子去老子山医院。但到了夜里,孩子烧得浑身抽搐。吕瑞兰抱着儿子,在附近一名船民的帮助下,顶着大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往老子山跑,走走跑跑5个多小时,终于把儿子送到了医院。此后,吕瑞兰便极力说服孙成斌离开马浪岗。

  “2004年的一天,为了救一个船民家刚满月的婴儿,我顶着七八级大风,一个人冲到船边准备救援。当时船颠簸得非常厉害,我两次差点掉进湖里。就在搜救艇慢慢靠近遇险船的一刹那,我一个箭步迈过去,一把抱住了婴儿。这一幕让吕瑞兰看得心惊胆战。”孙成斌说,“从此,她开始理解我的工作了。每次我接到抢险救援任务时,她都会对我说:‘小心点,我等你回来。’有时候,我第二天早晨才回来,进宿舍时看到她衣服穿得好好的,坐在床头睡着了,灯还开着。”

  风吹草动难逃慧眼

  马浪岗海事所所辖水域东自淮河入湖口15号标,西至盱眙县官滩口,全长约30公里,海巡艇来回一趟约两个半小时。30年来,孙成斌每天都在这条航线上巡查。眼看、心记,哪块水深水浅、水清水浊,孙成斌闭上眼都能说得一清二楚。

  2011年4月10日19时左右,洪泽湖突然刮起9级大风,一艘淮阴籍货船打来求救电话。“只报告了大概方位,没来得及细说,电话就断了。回拨,关机;再回拨,还是关机。”孙成斌判断,“船很可能已经沉了。”

  “快,救人!”孙成斌边喊边冲了出去。可茫茫大湖,去哪儿救?3个多小时的搜寻,连个漂浮物都没找见。无奈之下,出事船民的家属决定放弃搜救。

  “下风口没找到,咱往上风口去!”孙成斌语气坚决。这片水域,孙成斌再熟悉不过了,周桥、转马滩……各个浅滩险窝在他的脑海里挨个闪过。根据船民家人叙说的航行线路、开船时间、载货重量,孙成斌判断着搜寻方向,向可能出事的水域搜寻。又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在距离上风口——金宝航线19号标不远的一处浅滩,孙成斌发现了一把拖把,顺着拖把的方向,找到了沉船。

  此时,船主陆军、潘芳艳夫妇正用双臂紧紧护住两岁的孩子,蜷缩在已经平水的船篷顶上。一家三口,最终全部获救。

  白天忙还好,有时晚上无聊,孙成斌就拿着他的望远镜满岛跑,看星星看月亮,看水面看浪花,看行船看浮标……日积月累,大湖上的风吹草动都难逃他的眼睛。

  “有一年秋天,我拿着望远镜朝蒋坝方向望,几公里外的19号浮标怎么看怎么不对劲,比平时粗了许多。”察觉到情况异常,孙成斌驾驶救生船直奔19号浮标。“到跟前一看,上面趴着人,一个70多岁,一个30来岁,手里还抱着一个不到1岁的娃,冻得发抖。”

  人救上来了,是祖孙三代。“当时,船沉了已经有半个小时了,要不是孙成斌救得及时,人撑不了多长时间就没劲了。”马浪岗海事所原所长刘海青说起当时的情景,连声称赞孙成斌的好眼力。

  看云观天“神算子”

  天气多变的洪泽湖区域,气象预判尤为复杂。只有小学文化的孙成斌自有一套,船民们因此送他一个雅号——“神算子”。

  “就说夏天,西边天压来,鱼往船底拱,大风肯定来,有雷暴雨;春秋天,三场大雾必有一场风。”闲谈中,孙成斌看云识天气的“秘诀”张嘴就来,“早看东南,晚看西北……”

  1996年7月,孙成斌和同事老曹像往常一样在岛上值勤。走着走着,孙成斌突然嘀咕:“怎么这么闷,怕是要变天。”老曹半信半疑:“昨天夜里天气预报都说了,今天是好天。”“错不了,要起大风,咱得赶紧报告。”孙成斌毫不犹豫。两人前脚刚跨进海事所,屋外已是狂风大作,大雨倾盆。接到孙成斌报告后,上级立即调集海巡艇入湖巡航。

  此时,湖面风力已经达到10级。距离洪泽湖湖心1公里,17条水泥货船被掀翻,36名船民落水。“救援从早上7点多钟,一直持续到下午1点,落水船民全部获救。”老曹说,“幸亏老孙发现及时,如果来得稍晚些,后果不堪设想。”

  1997年,安徽濉溪一条水泥船被风掀翻。船主一家三口获救后,急需上岸筹钱打捞沉船,便把10岁的儿子托付给孙成斌照顾。“临走,我给凑的路费。两口子一去就是一个多月,儿子放我这儿,天天跟着吕瑞兰在灶台边上转。父母来接时,说啥也不肯走……”13年后,当年的小男孩已成家立业,一直没忘救命恩人孙成斌,特地让妻子一针一线缝了两双鞋垫,从安徽濉溪送到了马浪岗。

  听到有人评价他“好人孙成斌,铁汉‘菩萨心’”,孙成斌只是憨笑:“谁还没个难处?我也就是搭把手的事情。”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clear
clear

图片推荐

cl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