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救助天使东海雄鹰
——记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搜救机长宋寅

时间:2017-03-28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记者 金校宇

英姿飒爽的宋寅。

救助失火船舶。

  她是阳光、乐观的爱笑女孩,也是果敢、沉稳的搜救机长,她是宋寅,我国仅有的两名女救助飞行员之一。

  常年受到高空强烈的紫外线照射,宋寅的脸上长出了小雀斑,但是她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因为她深爱着这份职业。

  总飞行时间2250小时,总救援时间685小时,成功救助173人,她是救人于危难的天使,也是翱翔在空中的雄鹰。

  勇闯苍穹

  挑战每个第一次

  在成长为一名优秀搜救机长的道路上,宋寅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第一次。

  第一次飞行训练,宋寅激动极了,飞上蓝天的她,既自由又欢快。眼看训练就要结束了,教员突然关掉了发动机,瞬间失重的宋寅心里不由自主地慌了一下。

  正是这突如其来的坠落,让宋寅意识到飞机驾驶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无论是平时训练还是执行救助任务,她总是精心准备,将出错的可能降到最低。“我们每一次出动都是和时间赛跑的生死大战,决不能掉以轻心。”宋寅说。

  “第一次执行救助任务是在2010年12月27日。”宋寅十分肯定地告诉记者,她一直在等待这样的时刻,终于可以去现场救援,发挥自己的使命了。宋寅没有让大家失望,当时还是副驾驶的她发挥十分稳定。

  第一次救助伤员时的情景也让宋寅印象深刻。“看到伤员痛苦的表情和流血的伤口,抑制不住的紧张便涌了上来。”宋寅说,“但是我要尽量避免情绪受到干扰,将注意力集中在飞机操控上,我的任务就是将伤员安全及时送医。”

  同事张维告诉记者:“救助重伤伤员是常有的事情,这对飞行员的心理素质也是一种挑战。”

  第一次佩戴四道杠的肩章,意味着经过1200小时的飞行积累,宋寅从副驾驶升任为机长。“成为搜救机长就要把整个机组的安全责任承担起来,不仅仅是机组成员,还有需要我们去救援的人,以及每一个人背后的家庭。”宋寅说。

  专业、知识、技能、责任,这就是肩章上每一道杠的含义。

  很多人问宋寅,作为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职业?宋寅说:“驾驶救援直升机很危险,没有空调,冬天冷、夏天热,还要24小时值班待命,没有节假日。但是,当我真正参加了救助任务才知道,这不仅仅是飞行,更是把生的希望带给别人。”

  勇挑重担

  迎寒潮 战烈火 搏巨浪

  障百川而东之,回狂澜于既倒。每当危难降临的时候,宋寅总能勇挑重担,不负那期盼的目光。

  2016年12月27日,飞行队接到信息,距离上海外高桥约90海里的东海海域渔船“闽连渔66678”轮机舱着火,现场风速达到35节,浪高6米,其他船只根本无法接近救援,火助风势越烧越猛,10位船员兄弟的生命危在旦夕。

  接到任务后,宋寅迅速驾驶救助直升机从上海高东机场起飞,前往救助区域。此时失去动力的渔船随风逐流,已经漂流到距离原定位点更远的区域,距离直升机起飞的高东机场约114海里。不但距离加长,海上气象条件也变得越发恶劣,航路上下起阵雨,风速变大,可用于救援作业的油量却在不断减少,宋寅必须快速作出决断。

  在前往救援的路上,大家商讨起各种救援方案。但当到达事发地点时,救援队员们还是沉寂了几秒。眼前,由于失火而失去动力的船舶仿佛一叶扁舟在巨浪中颠簸,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爆炸,亦或是被大海无情吞噬。

  由于当时风速较大,只有对正风飞行,发动机才能发挥比较大的功率。但是遇险船舶就像进入滚筒洗衣机里一样摇晃,如何根据风向风速和船舶动态随时调整直升机位置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根据当时的条件,直升机只能悬停在10—20米的高处,否则就有被吸入海中的危险,在高处没有对照物的情况下,控制飞机姿态和位置就更难了。着火船只的烟雾对直升机功率也有一定影响,如果船舶爆炸,直升机又该怎么操控呢?宋寅在心里反复琢磨着可能发生的情况。

  作为搜救机长,宋寅最终率领机组克服重重压力,成功救助其中8名遇险船员,直到飞机达到载重极限后才离开,另外2名船员也被其他机组成功营救。迎寒潮、战烈火、搏巨浪,宋寅以良好的精神状态和应变能力打赢了艰苦的一仗。“这是上海入冬后最冷的一天,也是最温暖的一天。”宋寅在微博中写道。

  勇克难关

  灵活应对“大麻烦”

  与同机组的男生相比,1米75的宋寅还是显得有些单薄,但她精湛的专业技能和强大的心理素质却征服了这些“大块头”。

  2015年11月的一天,一艘渔船在长江口东北约120海里处遇险翻扣,水面仅仅露出孤零零的船底,急需救助。救助船舶到达救援现场后,发现疑似被困人员,宋寅所在机组临危受命,紧急搭载潜水员和必要设备前往翻扣船现场提供增援。救助直升机通常负责直接救助伤员或受困人员,运送种类繁多、重量较大的救助设备对于宋寅和她的团队来说算得上是一项“特殊任务”。

  “如果采用常规方法,将人员和设备一个个通过高绳送到船上就会耽误一定的时间。”宋寅说,考虑到当天气象条件比较好,就提出了直接悬停到救助船上的方案。当飞机稳稳地停到船上的时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随后,潜水队员开始了争分夺秒的救援。在受困渔民被救出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激动不已。此时,距离渔民被困已经过去了36个小时。

  还有一次,宋寅在救助的途中遭遇了雨雪天气。在低温情况下,桨叶、风挡玻璃、发动机进气口等部位很容易结冰,飞机部件也容易出现故障。救援团队好不容易克服了天气困难,又遇到绞车卡阻的问题。挂钩高度无法控制,救援飞机很有可能自身难保,一旦挂钩缠到船上障碍物,直升机就会变成牵着线的风筝,随着船舶摆来摆去。为了全机组的安危,宋寅和搜救团队只好把飞机暂时驶离事故船舶,经过一番处理,绞车终于恢复了正常,救援工作才得以顺利展开。耳机里不断传来“伤员已进仓”的消息,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在救助遇险人员的过程中,总会经历层出不穷的“麻烦”,如何做到镇定自若、见招拆招,考验的便是飞行员的勇气和智慧,航路计划、天气预测、突发情况等都是宋寅需要统筹的因素。“每次执行任务我和团队都会设计多个备选方案,这样才能将风险降到最低。”宋寅坚定地说,脸上露出严肃的神情。

  本文图片由 东海第一救助飞行队 提供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clear
clear

图片推荐

cl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