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  >   深度

人工智能:门户之见与路线之争

时间:2018-01-31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杨吉

  从2015年到2018年,每一年总会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莫衷一是的背后,恰恰反映了当前公众对人工智能领域从概念认知到应用发展的模糊。

  即便是标志着“人工智能”的提法正式走上历史舞台的“1956年达特茅斯会议”,近来也有学者提出质疑。如《人工智能简史》一书的作者尼克就披露,据被誉为“人工智能之父”的约翰·麦卡锡晚年回忆,承认这个词最早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但记不清是谁了。后来英国数学家伍德华给《新科学家》杂志写信说他才是原创者,麦卡锡最早是听他说的,因为他1956年曾去麻省理工学院访问,与麦卡锡交流过。但麦卡锡在1955年就在其建议书里使用“人工智能”一词了。如今当事人大都已仙逝,这事恐成悬案。其实英国人最早的说法是“机器智能”,这大概和图灵1950年在哲学杂志《心》上发表的传世文章《计算机与智能》有关。

  “人工智能”还是“智能增强”

  当“人工智能”已然站在风口,成为一大热词,与此同时,大量相关书籍、资料层出不穷,人们需要的或许不再是资讯本身,而是其背后的观点、思想,它们能起到正本清源,对未来方向作出清晰指引和研判的作用。

  约翰·马尔科夫撰写的《人工智能简史》(原译名《与机器人共舞》)算是介绍人工智能发展史的一部代表作品。它并不过多着墨于那些过去的、细碎的编年体的记事,而是更多关注当下,描写人工智能领域取得的最新成果。和其他同类著作不同的是,该书以“人工智能”(AI)和“智能增强”(IA)两个对立、角力的技术派视角切入,在梳理人工智能从萧瑟寒冬到野蛮生长、全面爆发的历程中,试图努力弥合这两派的分歧、实现融合发展。当然,马尔科夫也在他的这本新书里深入探讨了“人与机器谁将拥有未来”,如何“与机器人和谐共处或翩翩共舞”的伦理议题。

  按照马尔科夫的记述,“人工智能”阵营的主要奠基者为马文·明斯基和约翰·麦卡锡——他们自“达特茅斯会议”之后又在上世纪60年代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人工智能实验室,致力于建造出从外形到功能都与人类相似的机器人,以此来替代人类。然而,就在距“人工智能”实验室3英里外的另外一个实验室,由人机交互的先锋,也是号称“鼠标之父”的道格拉斯·恩格尔巴特设立,从事智能增强研究,他认为智能机器人应辅助人类,并致力于建造出能延伸拓展人类能力的机器人。

  在已过去的50年中,这两大观念(理论)派别各自为政、水火不容,但另一方面,各自也有了进展。就拿无人驾驶汽车来说,2015年,谷歌秘密实验室Google X的创始人、斯坦福大学教授塞巴斯蒂安·特隆设计出一辆无人驾驶汽车(完成了全球首次真正意义上的无人驾驶旅程),这给当时社会带来一种汽车已实现全自动化的假象。但在后续的研究测试中,这辆车在短短200英里的路程中出现了近10次故障,并且还是以20英里的速度缓慢行驶的。马尔科夫认为,无人驾驶汽车并不像预期的那样能很快投入使用,无人驾驶技术至少还需10年的时间完善。与此同时,丰田公司花费数亿美元研制出一种新型汽车,它并不具备无人驾驶技术,而是一款能最大限度提高安全系数的智能自动化汽车,能够让人类更简单、更安全地驾驶。

  谷歌的目标很明确,它既信奉“不作恶”(其公司座右铭),也遵从“人工智能”的路径,就是要在交通驾驶行为中将人彻底“排除在外”;而丰田公司则代表了“智能增强”一派意见,未来会替人类配有更智慧、更安全的“驾驶助理”,但人类不能仅仅只是一个乘客。

  人与机器如何相处

  人与机器的关系,究竟沦为“主仆颠倒”还是变成“伙伴关系”,这事关两个阵营的根本矛盾,也左右着人工智能发展的方向。如今,在这场更像是“站队”的竞争中,马尔科夫选择了一条“中间道路”,他的核心主张其实从这本新书的标题中便可获知,人应当本着协作、融合的精神,“与机器人共舞”。

  长久以来,包括马文·明斯基、杰夫·霍金斯、雷·库兹韦尔等人,他们宣称(坚信)人类一定会制造出可与人脑相媲美的“仿生大脑新皮质”,它们甚至比人脑更具可塑性,并可放置在云端,与遥远的人类生物大脑远程“对接”。到了2045年,人工智能终将超越人类智能。像《情感机器》《如何创造思维》《灵魂机器的时代》等作品,承载了这批科技乐观主义者的远大抱负、美好想象。但马尔科夫对这种“不来则已,来之取代”的观点不敢苟同,他倾向于“互为伙伴”的定位,在这个意义上,人工智能既不是仆人,也不能是主人。

  而另一边,像杰里米·里夫金的《工作的终结》、埃里克·布林约尔松和安德鲁·麦卡菲合写的《与机器赛跑》、马丁·福特的《机器人时代》等作品,纷纷提出了机器人“威胁论”的论调,认为高速发展的自动化将把人类推向“没有工作的边缘”,人类将在自动化、智能化下面临失业,最终走向灭亡。

  智能机器人是否会威胁到未来的人类社会?机器人的大规模应用与不断改良,是否会对未来的就业市场产生冲击?不可否认马尔科夫也一度忧心忡忡。但他与经济行为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丹尼尔·卡尼曼交谈后,对这个问题的悲观看法有所改观。卡尼曼指出,机器人在世界范围内普及是一件好事,如今很多国家都面临严重的人口老龄化问题,而未来智能机器人的进一步发展与普及则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事实上,智能机器人在很多方面正在取代人类,但马尔科夫也指出,倘若人们觉得这些东西更有价值,那么可以说人类在前述领域被完全替代了,但不妨更积极地看,科技在提高人类生活质量的同时,也会催生出更多新的工作,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作者系法学博士,浙江传媒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clear
clear

图片推荐

cl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