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跃动海天 不负芳华
——记北海救助局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救生员蒋小华

时间:2018-04-04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刘洋 特约记者 冯小荧 刘飞

除了参与海上救助任务,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还多次赴内地进行救助。

  三月的蓬莱,窗外树枝摇曳,枝桠在暖风的吹拂下发出了嫩芽。窗边,两株兰花静静相对,相看两不厌。

  去年在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与蒋小华缘悭一面,这次采访总算见到了。约好当天下午2点采访,可他早早就到了。记者到时,他正望着窗外微微出神。察觉记者的到来,他轻轻扭头,温和一笑,令人无法将其与搏击海天的形象关联在一处。

  自2013年进入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以来,蒋小华在惊涛骇浪中已安全救助飞行900多小时,成功救助各类遇险人员120多名。仅2017年,他就在生死一线上,救回39条生命。

  回首五年前的选择,蒋小华没有一丝后悔。“我有时候会问自己,如果有机会,会不会选择别的职业,每次我的答案都是——不会。”蒋小华说。

狂风巨浪中,救助队员以果敢和担当,诠释着救捞精神。

  “他是同一批三人中的孙悟空”

  退伍军人的 “七十二变”

  2013年3月,江苏南京依旧夹杂寒意。然而这股寒意却未让蒋小华胸中翻滚的五味杂陈稍减半分——因为他将彻底告别长达八年之久的军旅生活,并辞别居住在邻城镇江的妻子和不足两岁的儿子,开始一个人的“北游记”。

  山东蓬莱,传说中八仙过海的地方,是他此行的目的地。在这里,他将实现从一个退伍军人到飞行救助员的蜕变。

  经过一系列选拔,2013年,蒋小华进入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在成为一名正式的救助员之前,他和同一批进来的另外两位同事还需接受一套系统的训练课程。这套课程包括60小时的实操训练和40小时的理论课。

  “整个训练课程需要大半年的时间,训练的目标是让学员具备在多种情形下均可展开救助的能力。”孔伟声若洪钟,谈起话来洒脱不羁,他是蒋小华等三人在训练阶段的教员。

  蒋小华在南京服役时,隶属空军搜救队。“但经过我一番了解之后发现,他的实践经验不多,操作上和我们也有很大的差异。”综合这几重考虑,孔伟依旧把蒋小华作为救助队伍中的“新兵蛋子”。

  训练“新兵”,孔伟只信奉一个“严”字。

  与蒋小华同时进队的吕益杰,回忆起“改装岁月”(从退伍军人到救生员,这一过程又被称为“改装”),依旧难忘师父的“严”。“有一次,他提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没回答上,就让我抄了100遍。当时一共6个关键词,我就抄了600遍。”等到吕益杰献上他的“战果”时,孔伟看到一叠厚厚的A4纸,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的汉字,他哈哈大笑。

  不仅如此,在学员训练动作时,孔伟还会拿着摄像机拍摄,纠正学员的不良姿势。“当时我有几个动作老做不好,教员就让我拿着哑铃片练,坚持十几分钟。现在想想,真管用。”吕益杰说。

  这样一个名副其实的严师,在提及蒋小华时,却竖起了大拇指:“我一见到他,就觉得他很机灵。在实际培训过程中,小华的进步很快,领悟能力也非常好。这不仅是我个人的评价,整个飞行部都看在眼里。”

  吕益杰对此表示认同:“小华无论是头脑还是身体,都很灵活,学得也比较细。我和杜浩杰是师父怎么教,我们就怎么学。小华不一样,他还会加上自己的一些想法,自己摸索。”

  当时,飞行队将孔伟和徒弟戏称为“西游记四人组”。“他们说我是唐僧,领了三个徒弟,小华就是其中的孙悟空。”孔伟说。

  “孙悟空”则谦称:“有些救助专业知识我还是很陌生,好在我对自己还有点信心,就用心学、用心练。在这过程中,师父和其他两位学员帮了我很多。”

  如今“孙悟空”已然学会了“七十二变”,在一次次救助中展现过硬身手,令孔伟脸上很是有光。孔伟比喻道:“我就像一只老母鸡,他们刚开始就是一枚枚蛋。在慢慢教的过程中,他们破壳而出,能够自己觅食,飞出自己的一片天。别人问我什么心情,我总是回答,老母鸡的心情。”说完,孔伟又哈哈大笑。

2014年12月4日,蒋小华在烟台龙口港救助翻扣渔船落水渔民。

 

蒋小华成功救助朱兰强一家脱险。

  “是他们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

  千锤百炼铸铁成钢

  今年3月28日上午,蓬莱市东关路188号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大楼内,警报声突然响起。有任务!

  记者循着声音,但见一只扇面直径约20厘米的警报器,向飞行队成员通报救助任务的来临。在警报声中,一个个身穿蓝色制服的“神鹰”迈着紧张而有序的脚步,火速下楼,赶往机场。这是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的日常,自然也是蒋小华的日常。多年值班,蒋小华坦言,他对警报声相当敏感,有时电视里的警报声也会让他“紧张一下”。

  曲不离口,拳不离手。对于救助人而言,除值班之外,训练亦是常规动作。“凡是实际救助涉及到的内容,我们都得训练。”蒋小华说,特别是冬训时,直升机会吹起水雾,被高绳吸收,往往第一眼看绳子时上面是水,第二眼就是冰了。凛冽的寒冬,并未驱散救助人的热情。在训练之外,他们往往还要“加餐”——打球、健身,或者长跑。

  千锤百炼,铸铁成钢。训练磨炼体质毅力,更锻炼团队的默契。非如此,难以想见蒋小华所在的机组会赢得2017年7月20日的那场生死竞速。

  那一天,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接获救助信息——唐山滦河口外海,一艘名为“MINGXING18”的工程船因风浪过大进水沉没,船上5人全部落水。

  “获悉是水上搜寻,大伙心里都咯噔一下,就连机长也头皮发麻。”与蒋小华同一机组的谢元蕾说,“10起落水搜索中,其中9起都有可能找不到人。”毕竟,浩瀚汪洋,沉船往往只有片叶大小。与此同时,直升机油量又很有限,一般只能飞行3小时左右。

  “除去归程1小时的油量,当天我们在海上仅有15分钟的搜寻时间。就在这时,我们发现了那一家五口,他们在狂风巨浪中已煎熬8小时。”谢元蕾回忆。

  命悬一线之际,蒋小华主动请缨,迅速救起唯一的女性。“当我和这位母亲被吊起时,出于职业习惯,我又往回看了一眼。这一看,我心里又咯噔一下,还有两个小孩!”

  海上人命救助中,绝少碰到小孩落水的情况,此次救助信息未提到有小孩,直升机并未携带小孩专用的救援袋。而成人使用的救援套在救助小孩时,会留下过大的缝隙,可能造成小孩直接从救援套中滑落,后果不堪设想。

  这该怎么办?

  “说实话,当时我是蒙的。等我上来后,我跟绞车手说,赶紧把我放到小孩那里,在放下的过程中,我一直寻思究竟如何把小孩带上来。”蒋小华说。

  主意已定!蒋小华用救援套箍住其中一位5岁的小男孩:“救援套只是辅助手段,真正得靠我抱住他。”

  蒋小华成功了。

  按照同样的方法,他随即救起另一位7岁的小男孩。之后,他又陆续下水救起了船长朱兰强和他儿子。

  朱兰强无法抑制心情,刚要跪下,却被蒋小华一把扶住。此时他已几乎虚脱。朱兰强含泪告诉两个孩子:“你们一定要记住蒋小华和其他几位叔叔的名字,是他们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我们一辈子也不能忘记。”

  对于这场救助,蒋小华至今仍历历在目:“像这样的救助,我们每天都在经历。有时队外的人也会问我,这么危险的任务,值得吗?我常常回答,救助就是我们的使命,只要我还能使上力,哪怕一丝一毫,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毕竟,出海的都是家里的顶梁柱,每个人背后都是一个家庭。”

  正是凭借这份毅力和善心,蒋小华在一次次救助中展现了不凡的身手和品质。“小华以其果敢和担当,真正诠释了救捞精神的真谛。”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队长王震峰说。

蒋小华参加山东卫视春晚视频片段。

  “最大的心愿就是一家人在一起”

  长大的孩子 成长的父亲

  今年春节,蒋小华带着8岁的儿子,回江西老家过年。这是自儿子出生以来,蒋小华第一次在老家过年。以往因春节期间需带班值守,他大多只能回老家过元宵节。邻居们开玩笑称:“你这是去哪家拜年?”

  对于蒋小华的儿子蒋书航来说,这也是第一次在爷爷奶奶家过年。为达成此行,蒋小华用尽各种办法,“软硬兼施”才成功说服儿子。不过,蒋书航提了一个条件:“爸爸不许教训我。”和父亲独处,蒋书航一度担心爸爸会很严厉。

  常年在蓬莱,蒋小华只能利用调休的假期短暂返家,陪伴妻子和儿子。“岳父岳母和儿子之间隔代亲,只有我回家时,才有人说说他。有时着急了,可能就说了点重话,他就一直躲着我。甚至前几年我回家推门而入,他也就抬头看看,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事情。这几年,他好像长大了,会和妻子一起到楼下接我。反而是我,越来越对妻子和孩子感到愧疚。”蒋小华声音变得低沉。

  2017年7月20日的成功救助,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蒋小华所在机组因此受到山东卫视春晚节目组的邀请。不过,春晚现场播放的一段视频深深戳中了他的内心。

  蒋小华为记者找到链接,视频里,蒋书航表达了对蒋小华的心声:“爸爸是坏爸爸,不陪我玩”“我爸爸跟我说了一句话,在家乖”“我给爸爸画的护甲和头盔,爸爸穿着这个,就不会有危险了”“爸爸变老了,我就长大了”……

  “这段视频我一直留着,经常拿出来看看,反思自己,我好后悔以前经常训他。”视频里的蒋小华留下眼泪,而此时坐在记者对面的他,也有些激动,“我渐渐明白,孩子在长大,而我作为一名父亲,也在渐渐成长。”

  如今,蒋小华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因为在家时间很少,养育女儿和蒋书航的任务,主要落在妻子杨静身上。“我欠他们的越来越多,而我能做的,只有好好工作,不辜负他们对我的期望,当然,我也会尽可能抽出时间,弥补我的缺位。毕竟,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蒋小华说,“家人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坚强后盾。”

  长久两地分居,杨静对丈夫蒋小华没有一丝怨恨,她说:“我丈夫是一位忠实可靠的好人。虽然他的职业有一定的危险性,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和我父母都尊重他的选择,也为他的事业而骄傲。”

  杨静所言非虚,从蒋书航的名字里便可窥见端倪。“我一开始给孩子取名叫书豪,后来妻子说干脆叫书航。”蒋小华说。由“豪”到“航”,一字之差,却着实体现了杨静对于丈夫飞行救助事业的认可与支持。而这正是远在蓬莱的蒋小华最需要的精神力量。正是如此,王震峰才称蒋小华为事业家庭两不误。

  问及最大的心愿是什么,蒋小华说:“肯定就是一家人在一起。”他停顿一下接着说:“好在今年暑假之后,书航和岳父岳母都会过来,而妻子和女儿年后已经住在蓬莱了。”

  跨越近千公里,一家六口蓬莱终团聚。采访结束后,记者加了蒋小华的微信。朋友圈封面上,他抱着小女儿咧开嘴笑了。至于微信头像,则是蒋书航开心地抱着妹妹,左手还做出了胜利的手势。

  短短数日的采访,以蒋小华为代表的我国海上救助飞行队的激情、豪情、真情,让记者动容。当记者依依不舍离开此地,回望东关路上的那栋大楼时,但见顶端五星红旗随风飘扬,落日余晖给它镶了一层绚烂的金边。

  图片由 北海第一救助飞行队 提供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clear
clear

图片推荐

cl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