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人物

心系蓝海 唱响国际舞台
——记宁波海事局指挥中心主任周驰

2018-04-10 10:35:36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刘洋 特约记者 颜丙纳

周驰(右四)与宁波海事局PSC检查站的精英。

周驰(右三)为利雅得备忘录组织的海事人员授课。

  海不扬波万国通,三吴闽浙各乘风。

  ——清·陈恭尹《饶歌》

  四月的宁波市区,绿色映目,暖风袭人。宁波海事局指挥中心主任周驰开着车,载着记者返回宁波海事局。即将结束数日的采访,周驰突然念道,“从初中开始,这几句话就一直影响着我——要有足够的能力去改变那些可以改变的事情,要有足够的勇气去接受那些不能改变的事情,要有足够的智慧去分辨前面二者。”

  能力、勇气、智慧,足以概括这几日记者对周驰的印象。不过,他身上所容纳的又不仅仅如此,正如周驰一位同事所说的,“他就像一座冰山,我们看到的闪光点,只是冰山之一角。”而决定水下冰山高度、厚度的,则是不断超越昨日之我的努力。这种超越,周驰用“精进”二字来概括。倘若不断向前的“精进”体现了周驰身上的某种张力,那么回归家庭、回归工作之余的自我,于他而言,则是最好的休憩。用他的话说,“事情再多,我也不会主观上觉得自己很忙,毕竟,心要留有余地,‘忙’字左心右亡,主观上觉得太忙,心就死了。”

  在一张一弛之间,周驰早已臻于“不惑”的状态,恰好,按照中国人的传统算法,2018年正是他的“不惑”之年。

  “再给我一次机会,不,给我十次机会,我都会选择宁波海事”

  对于周驰来说,2005年绝非一个普通的年份。这年春天,杭州,浙江海事局最终面试环节,当主考官问道:“以你的能力和经验,为何要报考海事?”周驰几乎未作迟疑,答道:“我热爱海事,我坚信在此可收获属于自己的事业感和价值感。”

  十三年光阴倏然而过,问及当初的选择,周驰一连用了两个“很正确”,“我依然觉得回到宁波进入海事,是很正确、很正确的选择,再给我一次机会,不,给我十次机会,我都会这样选。”

  很难想象,在进入宁波海事局之前、年薪百万的他,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1998年,周驰考入上海交通大学船舶与建筑工程学院。该院船舶工程专业领衔全亚洲,即便放诸世界,亦首屈一指。凭借优异成绩,2002年周驰被保送本院继续深造。由于保送的缘故,周驰从大四便开始修习研究生的学分,及至研一第一学期,周驰早已修满学分,并完成硕士毕业论文。与此同时,周驰一直担任院校学生会主席职务,他坦言,实际上用于学生组织的时间较之学习时间,亦不遑多让。

  崔维成,上海交通大学第一批“长江学者”、“蛟龙号”5000米海试现场海事副总指挥,正是周驰的硕士生导师。提及这位弟子,崔维成依旧印象深刻,“周驰天分极高,学生工作也做得好。周驰读研之后,我担心他因学生工作耽误学业,便出了一道题目考他,没想到他两个月后,就在此基础上完成硕士论文。该论文还获得了优秀论文。实际上,他的科研能力非常强,当时我建议他读博士。同时,他出色的管理能力更为耀眼。所以,后来他出国工作,我也很支持。”

  写完论文的周驰,囿于当时上海交通大学的相关规定,未能提早毕业。不过,此时机会却来敲门——他获得了荷兰爱因霍芬MasterShip BV公司(荷兰造船高手船舶软件有限公司)的职位。如此机会,周驰自然不会放过。“我心中明白,荷兰只是一处驿站,日后必然会回到宁波,那是我永远的港湾。”

  2004年,周驰回到上海,创立荷兰MasterShip BV公司上海代表处,并任首席代表。待上海代表处一切步入正轨且欣欣向荣之际,周驰却做了一个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决定——回到故乡宁波。至此,他在宁波海事局一干十三年。

  许多人表示不解,而他只是说,“我是一名土生土长的宁波人,儿时的记忆被人潮涌动的中山公园、动物园、边界不断拓展的老三区和老外滩里‘甬兴轮’的汽笛声所占据。由于家里有不少上海亲戚,所以小时候很多次坐着‘甬兴轮’往返于海上,每次船开时,我都会望着浪花、望着老外滩,充满期待与梦想。从那时起,我就与大海、与船舶结下了不解之缘。宁波海事局的工作,恰好能够让我达成夙愿,在这里,我也体会到了事业的价值与精进的喜悦。”

  “精进,让每一天的海事工作成为修炼”

  周驰有自己的工作哲学,“精进”是这套哲学体系的核心概念。

  何谓“精进”?“就是珍惜并体会当下,时刻保持思考与自省的能力,通过实践不断地提升自己。”周驰说,就海事事业而言,“只要我们足够用心,不管是一头扎下去钻研一项海事专业技能,或是全面分析思考后撰写一篇要情专报,还是与地方政府合作,都能在每一次的思考实践后提升自己的能力与素质,并借助工作平台提升自己,这难道不是一件很愉快且有价值的事情吗?”

  对于“精进”,周驰行胜于言——

  他先后七次代表中国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国际海事组织等国际会议,有力维护国家航运及造船业利益。作为中方专家,他也曾15次受邀参加中美、中国—东盟、亚太及欧盟区域性海事组织会议,并于去年末,赴阿曼参加利雅得备忘录组织港口国监督(PSC)授课任务。

  谈起阿曼的授课任务,周驰掏出手机,分享了他演讲时的照片。照片中,五人依次而坐,他最年轻。根据后来的授课反馈,授课效果最佳的亦是他。

  与此同时,他还深度参与国际公约立法工作,在港口国监督、船舶节能减排及中国海事战略发展等领域,努力推动中国从国际标准的“执行者”向“制定者”转变,主动发出“中国声音”。

  在其努力下,如今,宁波海事局PSC检查站(港口国监督检查站),已为国内外各大航运公司所认可,成为国内PSC检查站的标杆。

  对于PSC检查站的岁月,周驰历历在目,他说,“能去PSC检查站的,都是精英。我们一共七人,凝聚精气神,真正诠释了‘精卫’精神。”据同事樊冰回忆,当年宁波海事局非领导职位公开竞聘时,PSC检查站的职位“最火”,正是经由这一机会,他得以与周驰共度“花样年华”。

  2017年,周驰从船舶监督处处长调任指挥中心主任一职。由此,他在宁波舟山港交通流组织、水上应急险情事故处置、海事服务国家区域战略和地方经济发展以及砂石船常态化整治等领域,继续贡献汗水与智慧。

  宁波海事局指挥中心的黄焜告诉记者,周驰每做一个决定时,都建立在前期调研、后期充分分析的基础上。“他从来不拍脑袋办事,给我们分配任务时,也十分清晰。”对此,宁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宁波舟山港)业务部副部长王军也以“扎实”二字评价周驰的工作风格。

  那么,周驰何以“精进”至此?

  “我对自己有充分自信,但这种自信并非盲目,而是出于对事情总体的判断与掌握。同时,在做事之前,我会充分考虑各种因素,所以我从不后悔。”周驰说。

  判断与掌握,往往来自通盘考虑。“一年之初,去年的工作已经结束,来年的工作尚未展开,一般我们可以借此稍作喘息,不过,这时周驰却最忙!”宁波海事局指挥中心副主任徐建红说,“他会仔细总结往年工作的经验,并花大力气筹划来年工作,不仅包括宏观上的蓝图,甚至包括微观的工作线路图。因此工作一启动,他往往快人一步。”

  这种“微观的工作线路图”曾为多位同事所提及,近乎“传说”。“工作图描绘了开展工作的具体路径,清晰无比。我如今也用这种方法教导新进的海事人员。”张开益说,“在周驰手下干活这几年,我真的学了不少东西。”

  周驰的另一个传说则有关阅读。采访首日,记者便在周驰的办公室里瞥见大量书籍。办公室一角,还有几箱当当网的快递未及拆封,“好一个爱书之人。”

  “我听说,周驰一年最多时,可以看近200本书。所以他思维敏捷,视野开阔。有这样的领导,我们都不好意思不好好看书了。”宁波海事局港口国监督检查官杜秉洲哈哈一笑。周驰则认为,阅读带给他的是思考能力的提升,往往转瞬之间,便可抓住要点,掌握构架。

  “我们一家人,都真心诚意地乐于介绍 他的海事事业和海事成就”

  与妻子潘霞蓉并肩而坐,周驰的儒雅中,不觉间多了丝温柔,声音更加悦耳。往往在妻子回答的间隙补充只言片语,恰到好处,不由得令人感叹这对夫妻的默契。琴瑟和谐,必是极相知的结果。

  见到潘霞蓉之前,周驰留给记者的是一种一往无前的刚硬形象,理智、自信、有力,就像一支目标笃定的箭羽。不过,这支迅猛之箭,又在何处蓄力?见到潘霞蓉后,水落石出。

  周驰与潘霞蓉早在高中读书时便已相识,两人共同就读于宁波效实中学,并同为校刊《效实学苑》供稿。这座始建于1911年的百年老校,氤氲着一股自由、宽容的氛围。其时,周驰正是《效实学苑》办刊社团——迎新社的社长。在潘霞蓉的印象里,周驰多才多艺,尤其是书法和国画,堪称一绝。两人共同爱好颇多,“非常聊得来”。

  因此,当周驰甫从上海回宁波,很快便与潘霞蓉确立恋爱关系,并于次年成婚。“效实的人,有着同样的根。”周驰说。

  婚后生活美满幸福,孩子的诞生更给周驰带来无穷喜悦。无论多忙,周驰总会在回家后,抽出时间陪伴自己的孩子。“他对待孩子,会当做朋友一样来沟通。”潘霞蓉说,“我们都喜欢阅读,因此,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周驰就带着孩子看书。比如最近周驰迷上了世界史,就会购买幼儿版的给小孩看,很有耐心地启发小朋友。”

  “倘若单位有活,周驰就在孩子入睡之后,自己一个人默默去干,这一点,我们都一样。”潘霞蓉说,“毕竟,对孩子的陪伴是不可或缺的。”

  问及家庭在周驰心目中的地位,潘霞蓉一连回答了两个“高”字,“家庭,在我丈夫心目中,很高,非常高。当面临一些选择时,他往往会充分考虑家庭,确保家庭能够更好地在一起。本来他在上海有更多机会,但后来他还是回到宁波来。”说到“在一起”三个字时,潘女士的语调格外重,周驰则微笑点头。

  家庭,温馨的港湾。在此,周驰得到充分的休憩。他或独处读书思考,或与孩子沟通交谈,或与妻子一起分摊家务活。这一切,都为工作积蓄力量。

  不仅如此,潘霞蓉同样是公务员,因此,“我们更能理解彼此,偶尔就工作上相互交流,也能收获启发。”

  与周驰相知多年,谈及周驰从中学时期以来的变化,潘霞蓉说,“以前大家更加关注兴趣爱好,工作之后,他迅速成熟、理性。”

  “理性”同样是周驰对祖母的追忆之语。周驰坦言,祖母教养了他。“他小的时候,父亲经常出差,母亲也很忙,因此他几乎由祖母一手带大。”潘霞蓉说,“祖母在民国时期受过很好的教育,解放后,在宁波从事教育事业。她性格独立、处变不惊,给周驰的爱,完全就是一种润物无声的理性之爱。”

  2017年,祖母去世。周驰陪她度过了最后一段时光,他每天都要陪着祖母说话,直到祖母睡着才离开。樊冰说,那段时间,周驰一反往常,一下班就匆匆回家。后来他才知道周驰祖母离世的事情。他说,“不过这依旧没有影响周驰的工作,该做的他依旧高效完成。”

  “我很早就看清,家庭和事业,是两个主轴,缺一不可。”周驰说。而潘霞蓉则如是评价这位相守多年的男人,“他很优秀,很顾家,让我们很自豪,跟他一起,我不后悔。我们一家人,无论是父母提及儿子、妻子提起丈夫、孩子提及父亲,都真心诚意地乐于介绍他、他的海事事业和他的海事成就。”

  图片由 宁波海事局 提供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数字报

订阅指南

热门推荐更多>>

问计于民问计于网

围绕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和交通运输部党组中心工作,倾听群众呼声、查找突出问题、吸收基层智慧,更好服务人民、服务大局、服务基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