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舆情

谁能成为网络舆论生态治理的生力军

2020-04-20 09:50:16 来源:人民论坛网 作者:罗 昕

当前,互联网已经成为新闻信息的重要集散地和舆论斗争的主战场,网络舆论生态成为关乎国家意识形态安全的重大课题。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不断加强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网络空间日渐清朗,社会共识不断凝聚。作为活跃于其中的一个特殊群体,“自干五”值得我们关注。

“自干五”群体已经成为一种独立而重要的社会力量,在当前的网络舆论生态格局中有其独特的角色定位

“自干五”是指自发自愿自觉、客观专业理性地阐明事理的爱党爱国爱民的网络群体。这一群体逐步发展成为一种独立而重要的社会力量,有其历史必然性。这既是中国在全球经济、政治、社会、文化、技术等领域不断发展的结果,也是网络空间和舆论场中不同思想长期斗争的结果。网络空间聚集了不同思想倾向的舆论主体,包括国内主流媒体、机构媒体、自媒体、商业媒体以及境外的各种媒体。其中,自媒体规模庞大、构成复杂,成为各种思想观点的主要聚集地。在这样一种网络舆论生态格局中,“自干五”群体有其独特的角色定位。

其一,“自干五”群体是参与网络舆论生态治理的志愿者。自发自愿自觉是“自干五”群体形成的先决条件,他们虽然有着较为明确的政治理念和政治立场,但并不是一个具有实体形式的政治团体。“自干五”群体既包括来自体制内的公务员、专家学者,也有来自体制外的平民百姓、草根网民、自由职业者等,甚至还有热爱中国的海外人士。他们都是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利用业余时间在网上自觉自愿进行免费劳动。美国学者克莱·舍基在其著作《认知盈余》中提出,在线工具促进了更多的协作,人们学会更加建设性地利用自由时间也即闲暇,来从事创造性活动而不仅仅是消费。“自干五”群体针对网上各种错误、歪曲、抹黑的观点进行批驳、纠偏,就是利用认知盈余来分享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创造了慷慨的共享文化和真正的公民价值。

“自干五”群体自评为“独立”的人,能够保持成熟理性并得出客观结论。他们的公开表达往往不受政治资本或商业资本的制约,只是从亲身经历出发,按照事情的是非曲直对有关问题作出客观独立的判断。这种自组织行为模式迥异于传统的自上而下的政治共识建构模式,其理性的自我表达方式往往更受欢迎,也更容易被接纳。

其二,“自干五”群体是网络舆论生态治理的正义者。“自干五”群体在政治立场上始终坚持爱党爱国爱民,认同当代中国的发展。他们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坚定践行者,同时也是正能量的激发者、主旋律的唱响者、中国故事的讲述者、国家民族利益的维护者。长期以来,一些西方主流媒体没有改变对中国的刻板印象,依靠自身强大的新闻宣传机器进行议程设置,操纵国际舆论,恶意放大、炒作发生在中国的突发事件,以歪曲、抹黑中国,试图影响其他国家对中国的认知。

西方媒体的恶意抹黑行为常常促使“自干五”群体的活跃。如2008年,以美国CNN为代表的一些西方媒体对西藏拉萨“3·14”暴恐事件和北京奥运会进行了大量失实报道。对此,清华大学毕业生饶谨注册成立Anti-CNN网站,复旦大学博士唐杰制作“2008中国站起来”视频,引发了国人的广泛关注。2020年初,一些西方媒体针对我国发生的新冠肺炎疫情煽动种族歧视、散布辱华言论,如《华尔街日报》发布《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在中方及国际社会要求《华尔街日报》采取措施补过的情况下,该报还继续刊文狡辩。深圳一女生用英文抗疫视频《我们都是战士》(We Are All Fighters)回击《华尔街日报》,获全网超过两亿的曝光量。可以说,“自干五”群体的自发行动有力地撕下了一些西方媒体偏见与傲慢的面具。

其三,“自干五”群体是网络舆论生态治理的纠偏者。要对网上各种错误、歪曲、抹黑的言论进行“拨乱反正”,最重要的是“事实胜于雄辩”,以理服人。在众声喧哗的舆论场中,“自干五”要使自身言论获得网民认同,关键在于以客观专业理性的态度阐述事实。

基于自发自觉自愿的出发点,“自干五”群体较少受到政治商业利益的束缚,以实事求是为原则,既肯定成就,也不否定问题,能够以联系发展的眼光看到事物的多面性、复杂性。“自干五”通常不会纠缠于抽象空洞的说教,而是基于不可辩驳的事实和数据,富有逻辑地阐明事件的内在机理或现实真相。他们不盲目占据道德制高点,而是以积极、宽容的态度展开公共讨论,期待在不同观点的碰撞中为矛盾冲突的解决提供可行之策,避免因观点的不同而引发情绪上的强烈对立甚至网络暴力。当然,在面对无端造谣甚至触及底线原则的问题上,“自干五”群体也会展现出义正辞严、富有强烈情感的一面。

“自干五”群体有其鲜明的话语表达特色

“自干五”群体通常活跃在天涯国际观察版、铁血网、观察者网、美言军事网等论坛社区,目前也有部分“自干五”在B站、豆瓣上出现。他们长期栖息在网络环境中,用通俗的语言和新媒体的逻辑组织进行宏大叙事,具有鲜明特色。

一是论辩式表达。一些网上的“公知”“大V”等,“往往会采取偷换概念、转移命题、反客为主、强词夺理、循环论证、机械类比等手法,对事件采取‘双重标准’,断章取义、过度放大、以偏概全、非此即彼,甚至于无中生有,若遇到反驳,就立刻转移话题”①。应对这些暗含逻辑陷阱的文章,“自干五”必须要掌握论辩说理的能力和必要的逻辑学知识。论坛、BBS、微信群等为“自干五”提供了辩论平台,他们要找出论点、论据、论证的逻辑关联,面向千万网民讲好中国故事。

“自干五”会根据不同的论战对象和论坛空间采取不同的论辩策略。针对“五毛”“小白”群体或普通民众,“自干五”或在己方论坛,或在中立网络空间进行论战,采取相对温和的调侃策略;针对一些西方媒体或政客,以及“美分党”“公知”“带路党”等对象,“自干五”或在对方论坛进行论战,往往采用借力打力、移花接木、顺水推舟、正本清源、釜底抽薪、攻其要害、利用矛盾、引蛇出洞等策略。不管采用哪种论辩策略,都是为了在基于事实真相的原则和基础上达到明事说理的目的,在舆论生态中掌握话语主动权。

二是情感化表达。理性论辩并不等同于拒绝情感表达。相反,两者可以相得益彰、相辅相成。论辩性话语绝不是咄咄逼人、抽象空洞的语言,如果论辩过于生硬,缺乏活力和幽默,就难以具有吸引力和说服力。只有在辩论中融入生动、形象、风趣的语言,整个论辩才会充满活力,引发网民的情感共鸣。针对不同的论证对象,“自干五”群体也会表现出不同程度的情感层次:对西方媒体或政客的错误言论,他们有时会怒目圆睁、激情澎湃;对“小白”“五毛”的模糊言论,他们也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总之,把握情感尺度是十分重要的,既不能让情感泛滥成网络暴力,也不能失去爱憎分明的界限。

互联网具有开放、平等、多元等特征,现代社会的年轻人具有渴望自由、相对激进、浅显直率等心理特点,他们大多反感抽象空洞的说教,更喜欢简洁有温度的情感表达。例如,2015年9月3日,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在北京举行,网友“周顾北的周”发了一条“这盛世,如你所愿”的新浪微博,简短的7个字配着周恩来总理满是期望眼神的图片,瞬间戳中了广大网友的泪点。截至当天晚上8点,这条微博转发量高达93万。这些旗帜鲜明、短小精悍、感情充沛的文字极具鼓舞人心的作用。

三是萌化式表达。“萌”是二次元文化的典型代名词,“萌化”的表达形式,具有图像化、趣味化、娱乐化的特点。“卖萌机制”主要体现为:“萌形象”“萌视听”“萌互动”“萌参与”和“萌叙事”的五位一体,当代年轻人由此建立了对世界的萌化认知方式,喜欢以一种轻松活泼、幽默有趣的情态来接受思想教育上的微观叙事,而不太喜欢严肃古板的宏大叙事。事实上,主流文化与亚文化两者是并行不悖的。亚文化的多样化存在彰显了主流文化的包容度,不仅为主流文化创造出大量生动的文化符号资源,也使主流文化不断保持与时俱进的创新活力,让正能量得到更广泛的传播。

“自干五”群体利用表情包、动漫、弹幕、同人和鬼畜视频等亚文化形式制造出的“萌点”,使许多网民对正能量、主旋律作品产生了喜爱与认同。这种萌化的视觉性不仅展现了亚文化逐渐向主流文化靠拢并融合的趋势,也反映了青年网民更倾向于以符合其认知特点的方式表达政治立场的实际。例如,国产爱国主义动画《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用独有的萌系画风,将教科书中那些高高在上、距离遥远的历史事件和人物变得更加亲和有趣,同时又没有失去对历史事实的基本尊重,保留了厚重的历史基调。当然,“萌化”也需要把握好尺度和限度。人们需要的是有情感、有思想的“萌”作品,而不是“娱乐大于一切”的空洞“卖萌”。

“自干五”群体在网络舆论生态治理中如何发挥凝聚社会共识的作用

网络空间是一个没有硝烟而又众声喧哗的舆论战场,意识形态、话语主导权的竞争日益激烈。当前的思想舆论领域大致有红色、黑色、灰色三个地带:红色地带是主流舆论阵地,一定要守住;黑色地带主要是负面及错误论调,要敢于对其亮剑,压缩其生存空间;灰色地带则需要努力争取,使其转化为红色地带。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提高网络综合治理能力,形成党委领导、政府管理、企业履责、社会监督、网民自律等多主体参与,经济、法律、技术等多种手段相结合的综合治网格局”,网络舆论生态治理的目的是“构建网上网下同心圆,更好凝聚社会共识,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作为广大网民的组成部分,“自干五”群体在规范网民行为方面发挥了表率作用,成为网络空间舆论生态治理的重要参与主体。可以说,“自干五”这个“新意见群体”的兴起,是“网络舆情生态系统内在自我调节机制的外在呈现”②,是网络舆论生态自我净化的重要因子。

网络空间舆论生态治理不乏建构性力量,比如党政宣传部门、传统主流媒体等。“自干五”群体自发参与网络舆论生态治理,事实上已经与国家治理之间达成了一种良性互动的默契,成为维护社会稳定的一股积极力量。“自干五”群体主动参与网络舆论生态治理、凝聚社会共识,有其内外部因素。外部因素是“自干五”对传统主流意识形态宣传的忧虑。在网络时代,主流媒体所代表的权威性、公信力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削弱甚至挑战,强力灌输的硬性模式往往受到网民的反感。国家公民的社会责任则是“自干五”群体主动参与网络舆论生态治理的内部因素。“自干五”作为公民的自发性力量,其网络参与更多呈现为一种通过公共辩论实现社会共识建构的“柔性”模式。这一群体长期潜伏或活跃在网络舆论场中,是网络舆论战场上“人民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不时会遭到躲在暗处的对手的网络(暴力)攻击。他们术有专攻,拥有不怕攻击、坚韧灵活、勇往直前的斗争精神,在唤醒爱国心、激发正能量、认清网络舆论斗争的复杂性、凝聚社会共识等方面具有一种特殊的感召力。

在凝聚社会共识的过程中,“自干五”群体首先要依靠自身的专业能力,发挥公共议题设置者、推进者、阐释者、评价者的角色,再在网络圈层效应下产生传播力、影响力、公信力和引导力,最终形成社会舆论共识。“网络群体政治共识的建构机制整体上呈现为由技术层面共识到价值层面共识的基本逻辑”;“政治共识形成的基本逻辑,即由技术成就共识到政治优势共识”。③以美言军事网上的意见领袖“刀口谈兵”设置的军事话题为例。他通过大量展示有信服力和感召力的中国军事科技重大创新、最新成就等军事信息,影响了论坛内一批比较资深或活跃的军事迷粉,形成了一定程度的稳固的核心网络圈子。这一核心圈子最突出的特质便是话题的高度专业性,即一种超强的技术细节层面的说教分析能力,继而又影响了很多经常围观的军事“小白”,从而形成大规模的比较松散的边缘群体。意见领袖、核心成员和边缘群体彼此互动,又形成了一个具有权力资源分配流动的行动者网络。这个行动者网络具有群内聚集、群外排斥的群体心理特征,实现了从军事技术成就微观共识到政治制度优势宏大共识的认知升华。

作为一个松散的行动者网络,“自干五”群体容易受到各种干扰或破坏力量的负面影响,需要加以正面引导

“自干五”群体是一个松散的行动者网络,聚集着不同阶层、不同经历、不同性格、不同观点的网民,因此很容易受到各种干扰和负面影响。一方面,一些别有用心者打着“自干五”的旗号混入其队伍中,对一些真正的“自干五”打棍子、扣帽子、贴标签,有些“自干五”不堪网络暴力而“退隐江湖”,有些“自干五”则可能被拉拢,走向对立面。另一方面,网络内的一些行动者情绪化较为严重,欠缺逻辑思考能力和网络素养,最终沦为“网络愤青”和“网络民粹主义者”,与持不同意见的人互撕互怼,甚至“合纵连横”引发内外部纷争,反而会恶化网络舆论生态环境。因此,对“自干五”群体进行有效引导十分必要,以更好地发挥这一群体在网络舆论生态治理中的积极作用。

“自干五”群体应当成为统一战线积极争取的团结对象。2014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接见了周小平、花千芳两位草根网络作家,勉励他们多在网上弘扬正能量,这是对“自干五”群体的最大肯定。“自干五”群体的本质在于“自觉自愿”,没有这种“自觉自愿”,客观专业理性也不复存在。因此,我们可以通过各地的自媒体协会、网络文化协会等社会性组织,建立“自干五”人才库,吸纳其参与联谊会、座谈会、分享会等活动,使其在互动沟通中了解当前国内外形势和大政方针,获得更加权威可靠的信息资源,同时也可以通过“自干五”群体了解当前网络文化建设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倾听他们的建议想法。

“自干五”群体应当成为媒体平台挖掘培养的重点人群。包括传统媒体和商业媒体在内的媒体平台,不但自身要成为正能量、主旋律的传播者,也要成为发现、培养“自干五”的“伯乐”。一方面,传统主流媒体要大力推进媒体深度融合转型,不断创新话语体系,壮大主流舆论阵地,敢于善于发出时代最强音,对一切歪曲、抹黑、诋毁国家和民族的言行进行有理有力有节的批驳,不断提升在网络舆论复杂环境中社会共识的整合力、引导力。另一方面,媒体平台要为“自干五”提供版面、专栏、采访等资源和机会,转载、推荐、置顶或结集出版好文章、好作品;网站论坛、自媒体平台也可以积极支持“自干五”,使其成为特约作者、编辑、版主、主播、VIP用户等;天涯社区、B站、A站、抖音等青年聚集的地方要发现和培养正能量的活跃用户,成为正能量传播的主阵地。

“自干五”要成为具有综合素养的先进人物。首先,“自干五”应秉持建设性、理性态度,避免“吓晕体”“吓尿体”“吓傻体”“超燃体”等文风的出现,这些文风不利于国家民族的国际形象传播。例如“自干五”代表人物“点子正”曾提出“自干五四项基本原则”:不站队、只站对,人民利益至上,国家权益为重,爱国最大公约数;还提出了“自干五要三个面向”:面向网民,面向世界,面向青年。其次,“自干五”要有互联网思维,包括用户思维、简约思维、场景思维、极致思维、社群思维、平台思维、叠代思维、大数据思维、跨界思维、流量思维等。《美国对华文化冷战的九大绝招》《那年那兔那些事儿》等爆款作品就是互联网思维恰当运用的结果。再次,“自干五”要具备综合知识和专业能力。做一个合格的“自干五”并不容易,需要丰富的生活经验、扎实的理论素养和个人学识。例如,花千芳在天涯国际观察发布的长文《自干五是怎样炼成的》写有九“纪”,内在地反映了“自干五”要有中外哲学、政治、经济、国际关系、军事、历史、地理、文化等各个领域的知识储备。因此,面对一些人在网络上的煽风点火,“自干五”们需要发挥各自优势,在各个领域迎接思想战线的全面挑战,取得思想舆论斗争的节节胜利。

(作者为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导)

【注: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媒体深度融合发展与新时代社会治理模式创新研究”(项目编号:19ZDA332)的阶段性成果】

【注释】

①丁小文:《中国网络民族主义发展分析和引导策略——从“网络愤青”“自干五”到“小粉红”》,《北京青年研究》,2019年第3期,第60页。

②何志平、卿志军、李明菲:《网络“新意见群体”演替现象的生态学解读与启示》,《现代传播》,2017年第9期,第21页。

③李风华、赵会龙:《从网络群体个案看网络政治共识的建构》,《湖南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8年第2期,第28页。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热门推荐更多>>

问计于民问计于网

围绕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和交通运输部党组中心工作,倾听群众呼声、查找突出问题、吸收基层智慧,更好服务人民、服务大局、服务基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