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深度

京沪高铁首次实行浮动票价

有升有降背后的铁路市场化改革

2020-11-03 15:24:37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记者 张雅凌
京沪高铁。 资料片

日前,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京沪高铁公司)发布消息,自2020年12月23日起,京沪高铁运行时速300至350公里的高铁动车组列车将根据客流情况,区分季节、时段、席别、区段等,建立灵活定价机制。京沪间二等座初期最低票价498元、降幅10%,最高票价598元、涨幅8%。

虽说票价有升有降,但铁路部门通过调价增加收入、提高效益的意图显而易见,这也引发了社会各界的热议。高铁动车定价调整背后的原因和依据何在,市场化定价是否会推广到其他高铁列车?涨价后的列车,服务会随之“提价”吗?

票价市场化成大趋势

京沪高铁于2011年6月30日开通,9年多来始终执行固定票价。目前从北京南站至上海虹桥站,二等座票价为553元至558元。实行浮动票价机制后,二等座初期最低票价498元,最高票价598元,价差达到100元,是近年来高铁调价幅度较大的一次。

高铁动车市场化定价早已出台相关政策依据。在2016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改革完善高铁动车组旅客票价政策的通知》中明确提出,对在中央管理企业全资及控股铁路上开行的设计时速200公里以上的高铁动车组列车一、二等座旅客票价,由铁路运输企业依据价格法律法规自主制定。今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中央定价目录》规定,在铁路运输服务中,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定价范围不包括动车组列车、社会资本投资控股新建铁路客运专线。

自从拿到高铁自主定价权,中国铁路其实已经多次进行市场化定价。2017年4月21日,原中国铁路总公司对东南沿海高铁开行的时速200公里至250公里动车组列车的公布票价进行优化调整,执行票价依据为各车次的客流状况,有涨有降。

当时铁路部门相关负责人在采访中回应,调价是因为“2016年,东南沿海高铁平均客座率达80%以上,尽管保持非常高的能力利用水平,部分铁路运输企业仍然出现亏损,对部分高铁票价进行优化调整,有利于企业改善经营状况,提高服务水平”。

“京沪高铁公司是引入社会现金投资者和中外合作经营的铁路公司,考虑到公司日后发展的需要,调整价格实现盈利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文兴表示。

稳定的客流是调价基础

“京沪高铁计划推出浮动票价,我第一反应是要涨价了。京沪高铁堪称国内最繁忙高铁线路,旺季很旺淡季不淡,每次不同时段乘坐列车基本都是满员的状态,往下浮动的空间似乎并不大。”经常往返北京与南京之间的陈磊表示。

从市场经济的角度看,当商品供不应求时,价格上升的趋势符合价值规律。京沪高铁稳定的客流是客票调整的重要基础。贯通北京、江苏、上海等7省市,连接环渤海和长江三角洲两大经济区,平均客座率始终高位运行。截至2019年6月30日,京沪高铁累计开行列车94.4万列,累计运送旅客10.3亿人次,成为中国运量最大的高铁线路。

1月16日,京沪高铁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铁路客流大幅下降,公司业绩受明显冲击,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00亿元,同比下滑40%,其股价上市之初为8.17元,11月2日开盘价格为5.57元。而其大股东——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787亿元,虽较上半年大幅减亏,但仍有较大的业绩压力。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也面临损失,因此市场化票价机制也是出于一种增加收入与盈利的考虑。同时,选择在12月23日开始实行,春节前的客流高峰也是其增加收入和盈利的重要时段。

值得注意的是,与京沪高铁调价同步,自今年12月23日起,成渝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也将对成渝高铁运行时速300至350公里的高铁动车组列车改变固定票价方式,实行多档次、灵活升降的票价体系,二等座票价初期最低9.6折、最高8.3折。

“推动票价市场化是一个大趋势,此次京沪高铁调价是一个平稳的开端。”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教授张戎表示,“可以预测,未来这种灵活的定价机制将‘小步快走’,推广到更多客流旺盛的高铁线路上”。

乘客期待“价”有所值服务提升

“京沪高铁途经沿海经济带,其客流本身对价格的承受能力也更强。从目前的调价程度来看,二等座最高上涨45元,商务座最高上涨250元,大部分已经形成消费习惯的旅客,应该不会放弃乘坐高铁。”李文兴表示,在综合运输市场中,铁路以民航为参照进行调价,只要在这个弹性空间内进行调整,就可以实现收入增加大于运量流失带来的损失。

因工作需要,殷先生每个月往返北京上海四五次。他说:“高铁票作为一种出行商品,价格浮动肯定比价格僵化更能反映市场的真实供给状况。淡季降价提高上座率,旺季涨价调节需求,对消费者其实是好事。但是具体如何浮动,最终一定是消费者说了算。”殷先生告诉记者,目前4个半小时的车次太少,经常错过了就只能选择6个小时的车次,希望选择更快的出行方式。

此次京沪高铁调价幅度较大,与乘坐飞机相比各有优劣。记者10月28日在某订票软件上查询,北京至上海最低票价为6时35分起飞的吉祥航空HO01254航班,价格显示300元,比调价后京沪高铁二等座最高票价便宜近300元。但是机场一般离市区较远,并且需要提前更多时间到达机场,这提高了旅客的时间和换乘成本。对比两种交通方式,票价不会是旅客选择出行方式的唯一决定因素。

尽管如此,对于消费者来说,市场化定价产生的价格浮动,意味着日后要面临更多不确定的出行成本。

居住在北京,乘坐京沪高铁回老家德州的王女士对于节假日“抢票”的经历深有感触:“应该对长短区间和不同等级坐席有个合理的涨价梯度。如果一等座的价格高到让人承受不起,二等座价格优势过于明显,大家全来抢二等座,一等车厢就会空着。”

票价涨了,在没有更好的出行替代方式时,消费者依然会“买单”,但与此对应,乘客也期待着更加人性化的出行服务。

张戎认为,铁路部门在涨价的同时应充分体现优价优质。比如打造门到门的服务,让高铁与其他交通方式无缝衔接,方便人们乘坐高铁出行。

在此次调价公告中,京沪高铁也同步提出一系列服务新举措,包括试点“静音车厢”服务,推出“计次季票”等新型票制产品,重点旅客实行“一站式”服务及针对商务座旅客服务提质。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持续改进乘车条件,提高服务质量,积极回应人民群众新需求。

短评

服务匹配票价,百姓才会买单

京沪高铁“旺季很旺淡季不淡”,众多网友认为,对于“火爆”的京沪线来说,此次调价相当于涨价。

调价是深化市场化改革的大势所趋。但是作为出行服务部门,在调价的同时确保消费者的权益,是“市场化”的关键。此次调价公告并未明确公布涨价与降价的具体车次、区段与时段。当前,京沪高铁理应拿出一个明确具体的实施方案,让百姓在计划出行时就能心中有数。在具体制定过程中,应该尽量听取社会公众,特别是学生等受票价影响较大群体的意见,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与监督权,优化提升乘车体验,让更合理的价格匹配更优质的服务。此外,可以对标民航推出的多款“随心飞”,设计更加多样化、更契合消费者需求的出行产品。

与此同时,铁路部门应确保普速列车的开行,不断提升普速列车的服务水平,完善动车组和普速列车相结合、适应市场的铁路客运产品体系,满足不同消费水平旅客的需求,让低收入群体也能够享受到“物美价廉”的出行体验。

而作为消费者,应理性看待此次高铁调价。一方面,灵活浮动的票价体系可以充分利用铁路运力资源,让企业实现利润最大化,促进其良性健康发展,也可以吸引更多社会资本投入铁路建设,提升铁路服务水平,最终惠及消费者。另一方面,浮动票价体系可以有效调整客流,减少高峰时段非必要的出行需求,缓解运力紧张。

当然,掌握自主定价权不意味着铁路部门能够随意涨价。为了与民航、公路、水路运输企业竞争,铁路部门需要综合考量市场竞争状况,制定最为合理的价格调整机制。与市场接轨,在竞争中提高铁路部门的市场经营能力,亦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热门推荐更多>>

问计于民问计于网

围绕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和交通运输部党组中心工作,倾听群众呼声、查找突出问题、吸收基层智慧,更好服务人民、服务大局、服务基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