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更美好的出行 必将如期而至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服务撤站攻坚纪实

时间:2019-12-04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记者 赵鹏飞 梁微 特约记者 罗叶红

不用多想,你都能把撤站后的样子猜得八九不离十——

时间:2020年第一天开始

地点:全国高速公路

人物:全国驾驶员

动作:脚踩油门不停车通过ETC门架


连夜安装LED车道指示灯标志。


“力争今年年底前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是交通人向党和人民作出的庄严承诺。

对大众来说,撤站意味着出行更加便捷。行驶在没有省界收费站的高速公路上,收费快捷、拥堵减少。

对交通人而言,撤站是一场必须打赢的硬仗。推广ETC、修订条法、完善政策、确保网络安全、拆除省界站点、建设门架系统、改造ETC收费车道……这场与时间进行的较量,是对“艰苦奋斗、勇于创新、不畏艰险、默默奉献”交通精神的又一次生动诠释。

如何向党和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交通人有实干、有担当,众志成城、齐心协力。公路交通科研“国家队”——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简称部公路院)勇当科技先锋。

准备充分的开局

3月的北京,春雷乍响。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两年内基本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实现不停车快捷收费”,在交通运输行业引发热议。

“马上到部里,下午2点部公路局开会讨论撤站事宜。”3月13日上午,部公路院北京中交国通智能交通系统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中交国通)总工程师刘鸿伟接到了部公路院副院长李爱民的电话。

讨论会上,十多位领导、专家热烈讨论,会议从当天下午一直开到深夜,最终确定由部公路院尽快拿出总体技术方案。在院领导的带领下,刘鸿伟的中交国通ETC技术团队打响了编制撤站总体技术方案攻坚战。

撤站是收费公路领域的一次重大变革,绝非只是一拆一建。实际上,要短时间内在全国14万多公里高速公路上“画”出精准可靠的技术路线,兼顾好未来收费技术发展方向和交通强国建设布局,难度之大可以想象!

把最复杂的事情用最简单的办法来解决。这是一个朴素的哲学观点,也恰恰是部公路院科技工作者追求的目标。

为了找到适合的技术路径,中交国通ETC技术团队对行业内外普遍关注的ETC、北斗卫星通信、RFID(无线射频识别)、C-V2X/5G技术、车牌付等技术综合比较,从满足业务需求、技术成熟度、可拓展性、产业支持、经济性以及自主可控等方面反复论证。

最终,在交通运输部的指导下,“技术更先进、系统更简单”的方案出炉:采用以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ETC技术,实现电子不停车快捷收费(ETC)、辅以车牌图像识别、多种支付手段融合应用的技术路线,实现撤站目标。这一方案,获得了部领导及行业内外的普遍认可。

熟悉公路联网收费的人们都知道,在这一领域,部公路院已深耕多年。自2005年开始,部公路院就开始研究公路联网收费的模式、技术。

他们更是ETC技术研究的先行者。早在十余年前,他们便承担了“十一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国家综合智能交通技术集成应用示范”重大项目课题中的“国家高速公路联网不停车收费和服务(ETC)系统”课题。

“给后续工程实施留出更多时间,必须尽快完成总体技术方案。”作为2018年苏鲁、川渝撤站试点总体技术方案的主要起草者,刘鸿伟带领团队不断自我加压。

最开始,团队办公的地方在公司一层的会议室。白天,各领域研究人员分别研究、查漏补缺、优化思路;晚上,抓紧时间碰头交流、分享心得、编制方案。通常是晚上11时,会议室里还是热火朝天,讨论后他们再各自回办公室加班。为了方便工作,团队搬到离部公路院2.6公里的辽宁饭店集中办公。

仅用60余天时间,以刘鸿伟为主的团队便陆续编制完成《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总体技术方案》《高速公路ETC门架系统技术要求》《电子收费单片式车载单元(OBU)技术要求》等。这些内容翔实、科学的指导性材料,为撤站后续工作的开展奠定了基础。

开展设计咨询工作,不断突破技术难关。
调试门架车牌抓拍设备。

全过程参与翻越一座座山丘

“不知疲倦地翻越,每一个山丘。”

就像李宗盛《山丘》里唱的那样,编制完成总体技术方案后,部公路院越战越勇,全程参与撤站攻坚。

几个月来,部公路院与各省交通运输部门、全国30多家ETC设备供应厂家、基础设施建设团队、软件维护团队等多方力量,众志成城,全力以赴。

中交国通紧接着承担起国产密码算法迁移工作,为全国所有待发行的OBU设备进行密钥初始化。从白天8个小时生产到全天24小时生产,1亿多个芯片经工程师们完成初始化后,及时应用于撤站前线。

谋定而动,旌旗猎猎。

同样作为公路院院属企业——中路高科交通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的下属公司,北京交科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简称北京交科)、北京公科飞达交通工程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公科飞达)、北京诚达交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北京诚达)、中路高科交通检测检验认证有限公司(简称中路检测)的技术团队,也加入到撤站工作中,承担起各省撤站方案设计、部分省份集成和技术服务、关键设备产品质量监督检测等工作。

镜头一

“人在边疆无时差,撤站攻坚争分秒”“用亮剑精神打赢宁夏撤站攻坚战”“粤聚交科精英、迎战收费变革,屡破技术难关、必获胜利捷报”……这些富有地域特色的标语横幅,就悬挂在北京交科在北京、河北、甘肃、广东、青海、新疆、内蒙古、宁夏、山西等多个省份项目组的墙上。

春暖花开的4月,北京交科公司一半人员奔赴撤站前线,承担起十余个省份的撤站设计工作,具体包括方案设计、初步设计、施工图设计和招标文件编制、施工配合服务等。

“微信群随时都在咆哮。”北京交科总工程师盛刚搜了一下项目相关的微信群,发现自己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个。

盛刚告诉记者,各地高速公路及其联网收费系统差异较大,要在部里总体技术方案基础上,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和需求量身定制。

真正开始之后,大家才切实体会到工作难度之高、工作量之大。以广东省为例,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9002公里,有收费站946个,约占全国通车高速公路总里程的十分之一。北京交科广东撤站组负责70%高速公路的撤站设计工作,有6000多公里的路段需要反复调研。

不止如此,撤站工作涉及的专业知识很是繁杂,包括收费、通信、供配电、结构、监控、交安设施、路线等。这意味着,撤站组的成员们要化身“一个人的撤站组”。

夜以继日成了北京交科工程师们的工作常态。在广州,常常是“小蛮腰”都“休息”了,广东组还在学习、设计、研讨;在兰州,当清晨阳光洒满黄河时,甘肃组才意识到一夜未眠;在乌鲁木齐,新疆组凌晨2时睡早上7时起,只为每天能多工作两个小时……

“全院的力量集中到一起,很给力!”盛刚止不住感慨,最大的力量是团队的力量,齐心一致的激情澎湃让人动容。

镜头二

打开北京诚达天津项目组的技术方案图,天津市全路网1个联网中心、13个路段中心、115个收费站、945条车道、318个门架清晰标注。

已是晚上10时,进出收费站的车辆越来越少了,但天津市高速公路联网收费中心一楼办公室里,项目组20多个年轻的身影还在挑灯夜战。

作为天津市撤站工作的核心参建单位,北京诚达承担着全市联网收费云平台管理系统的开发任务。

从现行收费系统改造成撤站后的收费系统,如同心脏移植手术,动一发而牵全身。北京诚达不负众望,在不影响既有系统运行的基础上完成系统平滑切换。他们还摸索攻克了“路径还原与拟合”“分布式图片管理”两项关键性技术,实现车辆运行轨迹精准还原。

除了天津项目,有着20多年高速公路机电系统实践的北京诚达,经过研判,用时3个月,自主开发ETC门架系统综合智能控制机柜,提高高速公路自由流虚拟站智能化水平,从而降低维护成本。

镜头三

凌晨4时到晚上10时,地理坐标从江苏南通到河南三门峡,公科飞达河南三门峡项目负责人押运着关键设备,马不停蹄。饿了,面包、饼干就着白开水。

当天晚上,项目部连夜安装调试,130多公里线路上,吊装完成7台一体化室外机房,并连夜完成机房内设备安装。次日早上8时,大家无比振奋——机房所有安装任务顺利完成,保证了河南省撤站项目的总体建设任务进度。

从7月开始,公科飞达陆续参与到全国9条高速公路撤站项目的系统集成和科技服务工作中。

面对工期紧张、劳动力短缺、关键设备货源短缺等难题,公司前后出台的多项专项管理办法保障了项目顺利推进。

“集中所有内部资源,全力确保撤站项目质量和进度!”

公科飞达优化了内部采购及合同审批流程,建立审批“直通车”以保障备货速度;发挥、协调各方面力量,调配人力到厂家押货运输;针对下阶段软件安装及联调可能出现的问题,提前谋划解决方案。

镜头四

在凌晨的部公路院公路试验场,中路检测的高级工程师王磊正在等待着环境试验箱里的TC天线设备检测结果,他要在设定的严苛条件下测试ETC设备的性能参数是否满足标准要求。

“这就像给一辆辆汽车进行最后的‘出厂检验’,容不得半点差池。”反复进出零下20摄氏度的低温箱,他的眉毛结了白霜。

撤站工程推进得好不好,质量评测的支撑和服务工作必不可少。“作为交通行业的检测‘国家队’,为撤站工作把控质量,我们义不容辞。”中路检测总工程师朱传征坚定地说。

受部科技司委托,中路检测(国家交通安全设施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作为牵头机构,组织技术人员加班加点编制了《电子不停车收费设备产品质量行业监督抽查实施规范》等规范。

作为牵头部门,中路检测还组织承担了“2019年度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等相关产品质量行业监督专项抽查”工作。按照要求,监督抽查工作组两个月内在全国范围内共抽查了19个省份的92批次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相关产品。其中,中路检测独立承担了10个省份的OBU、CPC卡等产品共计56批次检测工作,保质保量地完成了检测任务。

据了解,在ETC并网和撤站全面推进的工作需求下,中路检测将承担起新疆、吉林等多个省份撤站交工检测和ETC并网的检测项目。

监督抽查电子不停车收费产品。

镜头五

补光灯一闪一闪,实验数据呈现在电脑上。几个月前的部公路院公路试验场内,部公路院安全中心的工程师正通过“半实物+驾驶模拟仿真”的研究方法,开展驾驶员在补光灯照射下的驾驶模拟测试。试验中要确保驾驶舱内与实际照度一样,尽最大可能了解ETC门架上的夜间补光灯对驾驶行为安全性的影响。

在谋划推进撤站总体工作之时,交通人从未忘记要首先从服务出行者的角度考虑,把安全作为交通最基本、最重要的要求。

“他们保证工程顺利实施、完成工作,我们从用户角度最大限度保障安全。”安全中心研究人员们谈起几个月来的工作,最多的是欣慰。

如果在较短距离、多个ETC门架间,车辆通过时门架上的夜间补光灯交替闪烁,是否影响驾驶?是否安全?

在交通运输部的部署下,安全中心承担起这项研究工作。

十几类试验,共测试近千人次;邀请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科学院心理学方面的专家担当“找茬王”,把所有可能影响驾驶安全的因素考虑在内;借鉴公安等领域研究成果,5月底立项6月底出结论……1个多月时间的精心打磨、反复实验、精准比对,他们的心血最终汇集成《ETC门架系统设置对司乘人员视觉影响医学评估测试报告》,为撤站工程的总体安全性加上了一把“放心锁”。

“只干活不提要求”“技术问题当仁不让”“满满的奋斗精神”……集中全院力量全力助推撤站攻坚,部公路院的工程师们收获了各省交通运输部门和业主的称赞。

“功成不必在我,当然,我希望是我。”

他们说一切都值得

有一说一,技术亮剑,初心可见;有多大力出多大力,牺牲小我,他们说一切都值得。

“安排人和我一起去新疆、甘肃、内蒙古调研省界收费站现状,晚上动身,人不用多。”6月6日中午,徐东彬收到了李爱民的微信。当天晚上就要出差,他的心里咯噔一下,明天儿子可是要高考呀!

高考是人生的大事,年初他就和爱人商量好了,平时忙于工作顾不上管孩子,高考可得好好表现。

家长群里,家长们也商量好了——妈妈穿旗袍、爸爸穿耐克套装,希望孩子们旗开得胜、做得全对。

安排谁去呢?作为部门负责人、北京交科撤站设计技术组组长、分院党支部书记,徐东彬无疑是最合适的。

回到家里收拾行李,和儿子说自己当天晚上要出差,不能陪他参加高考。“儿子淡淡地说已经习惯了。说实话这一刻真的感觉很内疚,由于忙工作,在孩子身上亏欠太多。今年缺席了他的最后一次家长会以及成人礼、毕业典礼等重要时刻。”徐东彬说。

早上7时,新疆乌鲁木齐的天刚蒙蒙亮,徐东彬就从睡梦中醒来了。他打开手机,看到凌晨2时才安静下来的“技术交流群”“项目负责人群”“设计人员群”等微信群又热闹起来。2000多公里外,山西太原的施强已经在群里解答问题,他赶紧洗了把脸,与施强一起分析问题、远程指导。

徐东彬和施强,分别是北京交科信息化分院、机电分院的负责人。在北京交科,与他们一样辛勤忙碌的,还有几十位技术骨干。从今年4月份开始,他们奔赴多个省份,与当地交通运输部门的同志们并肩作战,已经连续7个月无休,平均每天工作14个小时。

“你们功不可没,劳苦功高!”港珠澳大桥通车当天,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话语深深印在施强心里。接受完习近平总书记的接见,施强马不停蹄来到山西。在港珠澳大桥交通工程设计一线,他坚守了8年。

重任在前,唯有拼搏。同事们都知道,他患上了面部神经炎。大家劝他“歇一歇”“抽出时间坚持扎针”,他摇摇头:“手头的事儿太多,晚点再说吧。”年迈的母亲病重住进ICU,见到匆忙赶回的施强,第一句话竟然是:“你那么忙,回来会影响你工作的,赶紧回去。”在母亲的催促下,他待母亲病情稍微稳定后,迅速返回工作岗位。

面对身体与意志的考验,他们执著又坚韧;面对事业与家庭的抉择,他们无私而忘我。

作为部公路院撤站实施组技术小组负责人,刘鸿伟不仅要把握技术方案的总体方向,还要统筹安排技术标准、试验验证等所有工作。

在同事眼里,每天最早到单位的是她,晚上最晚离开的还是她。在辽宁饭店封闭工作期间,往返在部公路院与交通运输部的马路上,她几次路过家小区门口都没有进去。

不仅是技术小组组长,她也是一个小升初孩子的妈妈。每晚10时左右,她都会收到女儿打来的睡前电话。稚嫩的声音从话筒里喊出:“妈妈,您今天回家吗?”“妈妈,您别太辛苦了,注意身体!”放下电话,刘鸿伟眼眶微红。

青海撤站组负责人崔玮还支持宁夏和甘肃的相关工作。由于三地工作同步推进,隔天乘飞机来回三地对他来说已是家常便饭。高强度的工作、极大的体力和脑力消耗使他的抵抗力下降,一度出现红疹反应。

工作期间,崔玮的父亲生病住进ICU,他不得不回去照顾。陪护期间,他依然与项目现场的李志国、张政富探讨问题……

这样的感动名单上,还有张晓峰、潘崇柯,还有许许多多公路院人的名字。

每一步,每一次付出,都是成长的经验。背后有多少公路院人用炽热之心和美好的初衷日夜兼程作的那些努力,有多少他们的亲人给予的充分理解和支持,即使外部看不见,事实依存。

永远等待着“战斗”的磨砺

部公路局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交通运输部正组织各地交通运输部门和相关技术支撑单位,扎实推进业务功能验证、业务功能复测、ETC门架及收费站联调联试、网络安全检测和全流程联调联试等工作,不断优化系统功能,完善系统切换方案,确保年底顺利实施系统切换,如期优质全面完成撤站目标任务,向党和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替换,而是经过多年技术积累实现的跨越。而“撤站后时代”,会面临什么?没有人了然于心。

在部撤站总指挥部的指挥下,沉淀、总结、夯实、拓展,公路院人已经知道要做哪些准备。

“撤站不是终点,而是起点。一是关注系统运行,二是关注技术提升。”李爱民表示,撤站工作完成后,他们将重点关注收费系统的服务是否安全、稳定、可靠,同时做好技术储备。

做好这一储备工作,部公路院除了将研究北斗、5G、区块链等技术如何在不停车快捷收费系统上呈现,还将为自动驾驶、车路协同,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可推广的收费模式。

翻阅技术方案、各地项目组微信群、工作台账,如此宏大的工程,涌现了一批批实干担当的公路院人,活跃了整个供应链体系,调动了整个交通运输行业的力量。

这一本厚厚的技术方案,一次次深夜的工作交流,一回回现场的调试比对,哪里是技术方案、工作交流、调试比对,分明是一个个部公路院工程师的技术人生。

弦歌不断声声远,事业如棋局局新。这一页即将过去,敢战能战的心永远等待着战斗的磨砺。更美好的出行,必将如期而至。

大事记

●3月至4月末,编制《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总体技术方案》,“采用以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ETC技术,实现电子不停车快捷收费(ETC)、辅以车牌图像识别、多种支付手段融合应用”的技术路线,获得了部领导及行业内外的普遍认可。

●3月底至5月底,陆续完成《电子收费 单片式车载单元(OBU)技术要求》《高速公路ETC门架系统技术要求》《高速公路复合通行卡(CPC)技术要求(修订)》等编制工作。

●3月底至9月26日,全国高速公路联网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国产密码算法迁移工程部级系统陆续实现通过部设计批复、开建、建成、初步验收并开通试运行。

●4月起,陆续承担北京、河北、甘肃、广东、青海、新疆、内蒙古、宁夏、山西、广西等16个省份的撤站设计和咨询工作。

●4月30日,建设完成ETC系统部级在线密钥管理与服务平台应急保障系统,并面向行业提供密钥服务。

●6月,仅用3个月时间,自主开发的ETC门架系统综合智能控制机柜上线。

●6月10日起,在部公路院公路试验场开展ETC门架系统性能验证测试工作。

●6月底,《ETC门架系统设置对司乘人员视觉影响医学评估测试报告》完成并通过专家验收。

●6月至8月,开展部分特殊跨省联网解决方案研究,解决了新疆、甘肃、内蒙古,内蒙古、宁夏,宁夏、甘肃,安徽、江苏等省份之间取消省界收费站的难题。

●6月至11月,不断提升PSAM、ESAM初始化产能,助力OBU设备完成密钥初始化及时应用于撤站前线。

●7月底,开始陆续承担全国9条高速公路撤站项目系统集成与科技服务工作。

●7月至10月,受交通运输部科技司委托,组织承担“2019年度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ETC)等相关产品质量行业监督专项抽查”工作。

●11月初,全国高速公路联网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国产密码算法迁移工程部级系统接入27个省份,提供正式国产密钥在线服务。

……

ESAM初始化生产工作执行“三班倒”24小时不停机生产。

发挥科技先锋作用 为撤站提供优质科技动力

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是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的重大任务,是人民群众高度关注、热切期盼的民生工程,是加快建设交通强国、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应有之义,是推进区域协调发展、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内在要求,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物流业降本增效的重要举措,是加快完善治理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客观要求。

30年来,我国高速公路发展经历了从无到有、从线到网,再到世界前列的光辉历程。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是公路网中的“主动脉”。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居民消费升级,私家车数量持续增长,公路出行需求也日益增长。部分地区公路收费站特别是省界收费站拥堵现象日益严重,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高速公路网的整体出行效率和公众出行体验。

长期以来,交通运输部门十分重视解决这一问题。从技术角度看,近年来,我国在高速公路收费技术上作了诸多探索,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是,当前我国的高速公路收费技术水平与高速公路建设规模、运营管理需求,与加快建设交通强国的要求仍不相称;距离公众公路运输效率和服务不断提升的需求,对标发达国家的收费管理服务水平,仍有较大差距。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是我国高速公路收费技术迭代升级的又一次探索和验证。

作为交通运输行业科研主力军和“国家队”,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成立63年来,始终紧跟时代步伐,以服务交通运输高质量发展、服务行业技术革命与产业变革为己任,以科技创新引领技术发展,为交通运输事业发展贡献力量。

按照交通运输部总体部署,部公路院勇担“交通强国、科技先锋”使命,发挥综合优势,动员全院科研力量,为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作提供优质科技动力。

对标“人民满意、保障有力、世界前列”的交通强国建设总目标,部公路院科技工作者顽强拼搏、攻坚克难,为总体技术方案编制、国密迁移、关键设备技术要求、十多个省份的撤站设计、关键设备产品质量监督抽查、部分省(区、市)集成和技术服务等一系列具体工作提供了技术支撑。

当前,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作进入攻坚冲刺阶段。部公路院将根据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总体工作部署,完成好联调联试、系统切换阶段承担的任务,为如期优质完成今年年底基本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的目标任务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撑。

立足当前,着眼长远。下一阶段,部公路院将继续发挥好科技先锋作用,进一步强化科技创新引领,为高速公路收费系统平稳有序运行提供技术保障;研究拓展ETC门架功能应用,服务智慧公路建设;结合5G、北斗等技术进一步提升收费技术水平,总结形成有中国特色的高速公路收费技术,推动公路交通高质量发展,为交通强国建设贡献科技力量。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院长 张劲泉

□亲历者说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李爱民:

从建到撤,见证我国高速公路收费技术进步

“斗地风云突变色,炸桥挥泪断通途。五行缺火真来火,不复原桥不丈夫。”接到撤站任务后,中国“现代桥梁之父”茅以升建桥、炸桥、复桥的传奇经历,不断在我脑海中闪现。

说来,我和高速公路收费站也是结缘颇深。

30多年前,我大学毕业后有幸参加了京津塘高速公路建设。这是我国第一条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建设的跨省高速公路,在我国高速公路建设史和高速公路联网收费发展过程中,都具有里程碑意义。

此后的20多年里,我负责了我国第一部高速公路联网收费技术要求的起草工作,先后参与(北)京沈(阳)高速公路联网收费示范工程、省(市、区)域联网收费工作、京津冀和长三角区域高速公路ETC联网示范工程、全国ETC联网等工作。这期间,我参与制定过很多有关高速公路收费的标准规范,为高速公路收费站的设置、撤除提供了政策和标准要求。

如今,作为交通运输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总指挥部撤站实施组副组长,我又要参与这些收费站的取消工作。如果说没有一点不舍,是假。不过,我十分乐意见到这样的情况。这恰恰证明,我国高速公路收费技术在不断进步!

记得在探讨京津塘高速公路采取何种收费方式时,世行专家建议借鉴西方国家经验,采取开放式收费。但由于投融资体制、技术条件、运营管理等原因,京津塘高速公路最终采用了封闭式收费模式。

我国高速公路经历30余年发展,建设规模、运营水平实现跨越式发展。我国高速公路收费技术也实现了从低级到高级、从功能简单到丰富完善的转变。但是,从技术角度说,我国人工半自动收费方式距离世界领先水平还有差距。

科技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对于我们每一名交通运输行业的科技工作者来说,不能等,要把工作做在前面!我们要始终以国家和社会进步、行业发展、人民便利为出发点,持续不断地进行攻坚克难,勇攀科研高峰。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如今,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撤站完成后,我国将拥有世界上技术更先进、系统更简单的收费方式。”我也相信,随着行业科技工作者共同努力推动技术进步,群众出行将更便捷、更顺畅。

凌晨1时许,总体技术方案讨论依然热烈。

中交国通总工程师刘鸿伟:

女儿想“投诉”我们老板

确定由部公路院尽快拿出总体技术方案后,在院领导的带领下,中交国通ETC技术团队正式承担起这项工作。

凭借在高速公路收费领域多年的技术积累和工作经验,我被任命为交通运输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总指挥部撤站实施组技术小组组长。

这让我深感荣幸,更备感压力——一方面,要考虑我国收费公路政策环境及收费系统建设运营现状,另一方面还要兼顾未来收费技术发展方向和交通强国建设布局。

工作节奏基本上是每天更新一个方案版本。连续作战和加班熬夜,使我和团队成员们疲惫不堪。深夜,困倦至极,有的同事就盖着衣服蜷缩在办公椅上休息一会儿,但经常过不了多久就被冻醒。

我经常提醒大家:“一定要抽空给家人打电话,把家里安顿好,有困难提出来。”但每次我看到的都是一张张疲惫而灿烂的笑脸——“没问题,家里都很好!”

团队中,大部分成员的孩子正读幼儿园,有的甚至是学龄前儿童。我知道,团队里一位有二胎的妈妈偷偷抹过几次眼泪。我也是一个小升初孩子的妈妈,女儿是我最牵挂的人。

“妈妈,您别太辛苦了!注意身体!”

“妈妈,其实本来我想投诉你们老板的,总让您加班。但现在又不准备投诉了。爸爸说您做的工作是习大大安排的,是为全国交通服务的!我为有这样的妈妈自豪!”

每次接完女儿的电话,我都眼眶发酸,心里却暖暖的。

北京交科机电分院负责人施强:

我们是同事是战友是亲人

全国各省份同一时间撤站,这在高速公路交通工程领域前所未有,对设计工作提出了极高要求。

3月26日,交通运输部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总指挥部工程实施技术小组邀请31个省份相关负责人参加撤站专题座谈会。此后,多个省份与我院联系,委托我们参加撤站设计或提供技术支持。

在港珠澳大桥坚守8年积累了设计经验,在山西省做过十余项设计任务,作为共产党员和分院班子成员,这些因素,让我在内部任务分配会上主动提出负责山西省撤站设计项目。

领到任务,更艰巨的工作在等着我们。撤站需要设计团队常驻现场。从接到任务开始,每一个假期和周末都成了工作时间,加班成了同事们的家常便饭。

没有完美的个人,但是可以有完美的团队。困难和压力纷至沓来,我们从不叫苦。冲到最前面、挑最难的事情做、遇到问题从不退缩……有时我们还会给合作单位的同志们打气,疏解他们的疑虑。

我常跟同事们说:“我们开始是同事,后来成为战友,再后来就会成为亲人。”团队成员之间相互关心鼓励、取长补短,积极工作,共渡难关。团队的工作精神也感染了业主和合作单位,得到了省厅和各级业主的高度认可。

北京交科信息化分院负责人徐东彬:

倾尽全力兑现更重要的承诺

6月6日中午,副院长李爱民简短地布置任务,安排人当天晚上和他一起去新疆、甘肃、内蒙古调研省界收费站现状。

当晚,我和北京交科总工程师盛刚、同事刘见振一起从北京去往新疆哈密。原定当天23时30分由北京起飞的航班,延误到次日凌晨3时才起飞。一夜未眠的我们在哈密稍作停留,便与李院长一同乘车去往新疆、甘肃省界进行调研。经过两天的紧张调研,我们掌握了翔实的资料,为跨省(区)域联网方案制定提供了有力支撑。

我在新疆忙着调研、奋战撤站的时候,儿子正在考场里奋战高考。作为一名父亲,曾经向儿子许下的“陪你参加高考”的承诺无法兑现,正是源于要去兑现一份更重要的承诺。

“年底基本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这是交通人向党和人民许下的承诺。面对时间紧、任务重、身体不适等诸多困难,我和我的同事们始终保持积极乐观的态度,项目组内部分工合作,项目组之间则互相支持帮助,从项目调研、设计再到施工配合,大家倾尽全力,只为兑现这一承诺。

撤站工作是党和人民交给我们的重任。我们攻坚克难、勇于担当,为取得的进步和收获欢欣鼓舞,更为能见证、推动、践行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作而自豪。

本文图片由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 提供

Copyright © 2001-2019 ZGJT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闻等各类信息,均为中国交通报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