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高度重视疫情期间海员权益保护

时间:2020-04-20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梁建伟

尽管世界卫生组织3月11日就已明确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特征,然而从当前欧美相关数据看,境外疫情高峰似乎仍未到来。目前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200万例,更为糟糕的是欧美各国虽然加强了防控,但每日新增确诊病例还未出现明显下降;巴西、印度等地区累计确诊病例不断增加,跨洲际、跨国别的疫情扩散控制难度更大,并且呈现梯度暴发。从中国政府抗击疫情经验看,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到3月18日武汉新增为零,有效控制疫情至少需要6到7周时间。如果照此估算,且考虑境外部分国家隔离力度不够和指数扩散影响,乐观估计疫情控制最早也要到6月份。因此,作为与国际贸易最紧密的航运业必须做好充足准备,要高度警惕境外相关贸易商或港口的政策变化。与此同时,也应对全球近165万海员合法权益给予充分保障。

疫情防控给海员带来多重困境

船员换班难问题仍面临挑战。随着全球多国旅行禁令、封锁边境和隔离措施的施行,许多海员无法往返船舶,船员换班难题正在持续恶化。最近,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盖·莱德先生呼吁:“各国政府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应确保海员可以得到充分保护,获得医疗服务,可以往返船舶,在必要时继续发挥他们的关键作用。”国际海事组织秘书长林泽先生也指出:“困难时期,航运服务和海员运送包括医疗用品和食物等重要货物的功能,是应对并最终战胜疫情的关键。”就我国来看,虽说疫情高峰已过,形势趋缓,但防范境外疫情输入的风险却在持续增加,我国船员换班依然面临严峻挑战。由于国外不让入境,国内港口船员更换步调缓慢,个别地方政府“一刀切”式的监管举措让海员有家难回,船员超期服役带来的航行安全风险增加。此外,已经发现有船员在随船远洋途经某个境外国家时,手机信号连接上当地网络,使得其留下境外漫游记录,即使没有下船,回国后健康码变成高风险的红码,抵国后难以上岸。

换班成本或使部分中小船东望而却步。根据中国船东协会日前对54家主要航运企业(沿海、国际)的调研显示,接下来因船员达到公约要求换班时间而产生的刚性换班需求巨大:3月底有6553名船员需换班,4月底有12188名船员需换班,5月底有20809名船员需换班。可以看出,5月底这54家航运公司将有超过2万名船员的换班需求,虽说我国航运企业船员换班95%以上在国内港口,但是随后产生的检疫费用会给船公司带来不小财务负担。在国际贸易低迷的情况下,对于民营中小船东来说,以人为本还是效益为先将成为他们的两难选择。

船员心理健康问题急需关注。船员远离家乡和亲人,坚守岗位,为我国和全球经济发展贡献力量,也是疫情中的“逆行者”。有的海员已经在船近一年,大大超过合同期限,身体超负荷运转,对家人和故乡的思念越来越强烈,上岸休整的意愿非常强烈,进而可能影响船舶的安全运行。

船员物资保障难度加大。在世界和国内的某些港口,出现供应商被禁止登船向船员提供口罩、工作服和其他个人防护设备的现象。一些港口还因为船舶曾停靠过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严重国家、地区,进而拒绝船舶进入,这使得船舶无法获得必要的物资补给。

须加强国际合作国内协同

目前,我国交通运输部发文明确在做好疫情防控的情况下可以更换船员,但是部分港口、地方政府仍然拒绝船员上下船,导致船员心理健康受到严重影响。此外,船员下船后需要按照各地防疫规定隔离14天,隔离费用由船东承担,这让本就经营困难的航运企业雪上加霜,已经出现部分船东以各种理由拖延或拒绝船员换班的情况,导致船员队伍人心惶惶。为保障船员权益,确保海运业运转正常,急需采取有效对策。

制定便利船员换班政策措施。建议交通运输部代表我国政府,向国际海事组织等国际组织通报我国政府防控疫情的主要措施及其对船员换班等工作的影响,由国际海事组织采取通函等方式建议船旗国和港口国对因疫情造成的无法及时更换船员予以谅解和豁免,对我国船员在国际任何港口换班给予通行便利。另外,国内沿海航行船舶与国际航行船舶应根据实际情况管理,避免“一刀切”。内贸船舶在国内沿海航行,随着国内疫情缓解,应当恢复正常换班。国际航行船舶按照国家相关部门有关规定,只要海员满足防疫要求,尽可能安排其落地休整。

出台船员证书自动延期政策。目前,中国海事局已经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中国籍国际航行船舶、船员相关证书展期事宜及国内航行海船船员和内河船舶船员相关证书展期事宜发布公告,政策落实情况仍需加强。

切实保障船舶物资供给。建议船旗国、港口国和相关管理机构、航运企业等应通力合作,确保在适当情况下,物资和供给可正常装载,减少船舶出现物资短缺的现象。

加强海员心理呵护。长时间不能下地归家,不少船员已出现焦虑、烦躁心理,各船公司应该加强船岸沟通,及时梳导船员心理问题,避免船岸矛盾进一步激化。同时,建议行业主管部门加大海员重要性的宣传力度,让全社会形成对海运业重要性的认识,让社会增强对海员的尊重,提高海员的社会地位和工作荣誉感。例如,英国政府已经认识到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间在供应链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海员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决定认定海员为“关键工人”,这是给海员与医生同样的待遇。

为航运业提供特殊财务援助。帮助解决船东当前的资金流动性问题,并呼吁采取有助于保障海员劳动力的援助举措,如降低劳动力成本、减少裁员等。根据船东协会的调查,后期仍有大量海员需要轮换,船东财务成本面临较大压力。如果因部分船东资金问题,导致海员不能换班,可能会对海员群体产生消极影响,造成社会不稳定因素。

(作者为广东省政府参事、广东海事局原局长)

Copyright © 2001-2019 ZGJT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闻等各类信息,均为中国交通报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