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回归市场本质更有利于化解快递柜纷争

时间:2020-05-19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张敬伟

智能快递柜超时收费引发争议,且持续发酵。人们习惯了快递柜免费存放和超时免费,丰巢提出的快递柜会员制服务,打破了人们的习惯,让大家感到不适。因此,丰巢公开信中解释超时收费的无奈和合理性,以及会员制带来的服务高效等,都无法化解公众心里的“梗”——无论丰巢说得多么好听,收费说白了就是“重利轻义”。在丰巢看来这是正常的市场问题,但在舆论和公众眼里却是是非,而且谁是谁非众说纷纭。

丰巢提出“超时收费”后,浙江杭州东新园小区业委会的一则“丰巢快递柜超时收费损害小区业主利益,暂停启用”通知,向丰巢收取超时费说“不”。此外,抵制丰巢者也认为这是“强制收费”。除了小区暂停和公众反对,不少媒体也加入讨论,更推升了这一事件的关注热度。

讨论是非很简单,也很容易形成集体站位的道德制高点。尤其是主流舆论的强势加持,或可扭转快递柜企业超时收费的决定。但这就真的能够解决快递“最后100米”的难题吗?其实未必。

我国快递业发达,全球皆知。14亿人的网购消费已成标配生活方式,且不说“双11”等特定电商狂欢节,日常快递投递量都是以“亿”为基本单位。在此情势下,快递小哥的送货上门就有了压力。不仅如此,我国小区管理大多是,越是新小区和高端小区门禁越严格,非小区居民都很难进入,快递上门服务在大多数小区遇到阻碍。小区居民既希望送货上门又要安全有序,这个两难使得快递柜进小区成为必然。这是电商经济、快递市场、小区安全和居民需求多方利益博弈下达成的妥协与平衡。

这种妥协和平衡,和相关规定发生了抵牾。2019年6月20日,交通运输部发布了《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其中规定,快递员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征得收件人同意。法律专家蔡湘南表示,快递员未征得用户同意就投到快递柜属违规行为,用户可向快递企业投诉。

事实上,除非贵重物品,快递员基本都是“自己做主”放在快递柜。而这也逐渐被消费者所接受,因为当消费者收到快递“到柜”的信息后,小件很容易自提,这也算是快递柜、快递员和消费者的三方妥协共赢。没有消费者因此引用刚性规定和快递员较真。所以,合理、合情、合适的习惯,未必一定要生搬硬套规定。刚性规定的意义在于,它为市场主体和消费者提供了兜底保护,如贵重商品,若不经消费者同意而擅自存放在投递柜,一旦发生破损、灭失等,快递小哥和相关企业自然要依法依规承担相应责任。

快递柜超时收费,当厘清三个问题。一是超时收费若能使消费者知情并认可,且消费者愿意加入会员,快递柜收费无可厚非。二是消费者不认可这种方式,可以选择放弃超时收费的快递柜。三是快递柜在个别小区唯此一家,具有垄断地位,快递柜实施超时收费制必须慎重,因为小区消费者选择权受到了侵害。

市场是复杂的利益共同体。快递柜企业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快递柜入小区最初的“免费”是基于培育市场考虑,不可能永远如此。消费者有自己的利益需求——“送货上门最好”,这是解决快递“最后100米”的最佳选择,但快递柜取物也是可接受的次优选择。然而从免费托收到超时收费,的确不能适应而且要追问是否违规。尤其是,若消费者购物时已给足运费且电商提供送货上门的承诺,那么快递柜超时收费的对象就不是终端消费者而是网上商户或快递企业。这其中的利益关系没有厘清,快递柜超时收费的确让人觉得急功近利且急切无理。

公众舆论的监督是全方位的,不仅涉及提供快递柜服务的市场主体,也涉及监管者,当然也包括小区物业管理者和消费者。不过,舆论监督要摆事实、讲道理,给各方利益主体提供公开讨论的空间,形成公道客观的报道,让各方在理性务实的讨论中实现利益博弈的平衡。简单的是非评判和激起舆论狂潮,并不利于事情解决,反而会造成各方冲突。

总而言之,让市场的归于市场,在市场配置资源中进行博弈,达成共识,才能实现多赢。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Copyright © 2001-2019 ZGJT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闻等各类信息,均为中国交通报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