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求端讯末,绕不开“三因素原理”

——求解网约车十年困局

时间:2020-06-10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安静

自2010年6月Uber首次出现在美国旧金山街头算起,网约车发展已近10年时间。国内最早涉足该领域的是Uber的追随者易到用车(2010年年末),而真正把网约车这件事在国内做大的则是后来的滴滴。客观地说,网约车确实形式新颖,给公众出行带来了便利,解决了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负外部性的问题也不少。特别是,经过漫长的10年努力,至今都没能解决好商业可持续这样一个最基本、最关键的问题。商业上的不可持续,从某种角度上说,强化了网约车本就存在的负外部性问题,且彼此形成负反馈,使网约车这一出行新模式总是问题不断,严重制约了它的发展。

笔者多年关注、研究个性化出行公共产品的问题(分时租赁、网约车、共享单车、出租汽车等),以下是对网约车问题的一些体会和浅见。

网约车问题是“后互联网”问题

开宗明义。笔者认为,网约车行业在基本认知层面上出现了问题。可以从很多角度,框定这个结论。

比如,从时间维度看。时间是“一朵玫瑰”,都知道时间是检验对错的标准。网约车兴起,往长说已有10年时间,往短看也有六七年了。网约车行业可谓是汇集了方方面面的高水平人才,消耗了前所未见的巨额社会资源,自身更是百般腾挪,近乎穷尽了所有办法和手段。但这么长时间,依然问题不断,依然找不到一条商业可持续路径。仅凭经验和常识也能够知道,整个行业一定出问题了,而且一定是原则性、根本性的问题。

再比如,从既有个体差异但又存在共性问题的普遍规律讲。地域、规模、国内、国外、先来的、后到的、重资产的、轻平台的等,在各网约车运营主体明显具有个体差异,甚至是巨大个体差异的情况下,整个行业却出现了带有共性,特别是严重影响网约车发展的共性问题,从强逻辑的角度讲,一定是在根本层面上,或是在认知和底层逻辑上,整个行业出现了偏差,存在着问题。

具体来说,就是整个行业都错把网约车当作了互联网问题,没能敏锐地意识到“后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网约车已然是一个“后互联网”的问题了。

认清影响网约车的三因素

求端讯末,抛开现象看本质。笔者认为,在诸多影响网约车的因素中,最重要、最核心的三个因素是:便利性、车辆规模、运行效率。我们称之为网约车的“三因素原理”。

通过系统观察可以发现,网约车“三因素”,彼此之间存在着极强的关联,任何单一因素都不具有极端化的空间和可能。否则,网约车就会问题不断,模式就难以成立,商业可持续的问题也更无从谈起了。

眼下网约车的种种症结和负外部性问题,归结到一起看,皆因违背了“三因素原理”,皆因没有协调好“三因素”之间的相互关系。

正视网约车行业“通病”“硬伤”

笔者认为,伴随着过往用户以PC端为主,向移动端应用的大规模发展,互联网产业也完成了从互联网时代向“后互联网”时代的过渡。

2014年是移动通信技术从3G向4G进阶的阶段(2013年年末发放了4G牌照),各种移动端的互联网应用大量涌现,渐趋成熟。如果一定要选一个时间节点,笔者认为可以把2014年看作“后互联网”时代的起始年。与这个起始年相对应的标志性事件则是“滴滴专车”的出现。

有目共睹,无论是从发展和成长速度、资源投入,还是从社会影响、公众认同等方面看,“滴滴专车”所展示出来的东西都是空前的,令人吃惊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滴滴专车”是一个以前所未见的超强互联网意识,高度聚集的互联网风格和手段,在典型互联网思维引导下,打造出的一款现象级产品,一度似有继门户、电商之后再开互联网新蓝海的态势。

然而,很遗憾,时移事异。本质上讲,“滴滴专车”已然是一个“后互联网”时代的“后互联网”问题了。即便有强大的互联网思维、雄厚的资源投入、广泛的社会影响和认同度,底层逻辑错了,认知上出了问题,还是难以顺利发展。当然,这仅仅是借“滴滴专车”举例,而并非在说只有“滴滴专车”一家有这样的问题。

在底层逻辑上存在错误,对网约车的本质在认知层面存在偏差,是整个网约车行业普遍存在的一个通病,或说硬伤。

可以理解的一点是,网约车的出现,特别是极尽能事的大规模发展,恰逢互联网时代向“后互联网”时代过渡和转折的时间节点上。在强互联网思维的惯性作用下,一时认不清网约车的属性和问题,很正常,也可以理解。

然而,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此后这么多年,整个行业仍然摆脱不了强互联网思维?仍然建立不起来“后互联网”的理念和意识?这是不是该好好反思反思?

网约车作为一个现象级产品,可谓登互联网之峰,造互联网之极。很符合事物发展到最后阶段,普遍存在着最后一冲的规律。

烧空前的钱,撬动社会最广泛的资源,打造某一款产品,这样的逻辑、这样的事情,前无古人是显而易见的。斗胆说一句,十年八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样的机会和局面很可能也不会再出现了。一是纯粹的互联网时代过去了;二是“后互联网”问题,不存在这样的逻辑,不具有这样的属性;三是有这几年大量的前车之鉴,大家都冷静很多了,有部分人特别是部分投资人也看明白了。

笔者估计,如果技术层面不出现绝对意义上的创新或突破,在一个非常长的时间内,我们都极大可能会处在这个所谓的“后互联网”时代。

如何看待“后互联网”问题属性

实事求是地说,我们曾一度尝试给“后互联网”下个定义,但不是说不清楚,就是很容易以偏概全,索性放弃了。

简单而言,“后互联网”的属性问题应该涵盖如下几个方面:

概括而言,在“后互联网”时代的“后互联网”问题上,过往那些所谓互联网的特性和属性,什么唯快不破,不断迭代,边界成本衰减,羊毛出在猪身上狗来买单,不断试错,烧钱做规模,老大统领老二尚可维持老三苟延残喘,平台,轻资产等,在“后互联网”的概念中,都是不存在的,甚至可以说绝大多数很可能恰恰是正相反的。如下:

“后互联网”问题,快,不是解决问题的主要抓手,良好的形而上习惯,强大的形而上能力,才是第一位的;

“后互联网”问题,基本上没有迭代性,至少是迭代性很弱;

“后互联网”问题,即使有所谓的边界成本衰减,也不会很明显(合理的成本优化与压缩是另一个问题);

“后互联网”问题,是一个必须高度关注主营业务收入、毛利率、净资产收益率等的问题,主营业务收入等站不住,商业模式、商业逻辑的噱头诱惑力再大,也是不行的;

“后互联网”问题,试错成本极高、风险太大,一旦失手,就非常难办;

“后互联网”问题,不一定具有(或说罕有)经典重资产问题的属性,但绝大多数情况下又是一个资产很重的事情,无疑需要大量的资金,但与“烧钱”的理念却是天差地别、大相径庭的;

“后互联网”问题,普遍具有多主体共生的特性,且存在着后发的机会和可能;

“后互联网”问题,大多具有平台的形态,但绝大多数情况下又都不可能形成平台驱动的逻辑,也难以轻资产化。

关于“后互联网”的属性,应该还有不少,大家还可以慢慢梳理。

基于“三因素原理”寻求网约车发展之道

解决网约车问题,需要回归第一性原理!

从积极的一面看,政策出台,有法可依了;网约车的市场彻底打开;模式已被用户广泛接受;技术层面的问题也基本上解决了,当然更高效更合理的车辆调度与派单撮合,还有进一步深化完善的必要与空间;市场格局,包括新进与淘汰机制,也大致清楚了;作为一款机动车个性化公共出行产品不可或缺,其难以替代的地位和作用也显而易见。总之,积极地看,网约车商业模式、商业逻辑的打造,可以说已经完成大半。

从问题的一面看,首先是网约车商业可持续的问题尚未得到解决,这是网约车行业发展的硬伤。其次是网约车行业同质化太严重,单纯比拼规模,这样的生存发展逻辑太低效、太不稳定。

基于以上认识,笔者有几点思考,供参考:

一是合法合规是前提,长期打擦边球不是办法。网约车不是私人小摊贩,是有规模的商业活动,因此不可能靠打擦边球生存发展下去。

二是充分认识和理解“三因素原理”,这是网约车问题的根本所在。违背“三因素原理”,是打不通网约车的逻辑的。

三是要承认网约车市场需求的有限性。

四是要认清网约车这一商业模式与生俱来的运行效率相对低、运营成本相对高的客观存在。规模—便利性—黏性—响应率—效益—横向替代与比较等,相互之间存在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和规律,改变不了,更无法超越。

五是不能无视巡游出租汽车的存在。从某种意义上说,巡游出租汽车是所有机动车个性化出行问题的“锚”。如何既保持竞争,又能展现出网约车的独到,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六是针对网约车的属性和客观规律,比如说,是不是可以认真考虑走相对小众高端一点的路线?

Copyright © 2001-2019 ZGJTB.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闻等各类信息,均为中国交通报社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