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铁路  >  建设

中日泰三方博弈 高铁暗战的谈判硝烟

时间:2016-08-23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付聪

  近年来,当中国高铁走出国门全球遍地开花的时候,中日高铁暗战也悄然打响。

  今年3月,中泰铁路横生变局:泰方不再使用中方的贷款,建设的里程更是缩短了近2/3,这曾引起广泛关注。

  如今9月将近,中泰铁路将正式开工。同时,中国高铁的“老对手”日本也没有闲着—据境外媒体报道,泰国与日本就曼谷至清迈高速铁路项目签订合作备忘录,泰国将正式采用日本新干线技术,全长700公里的高铁线路预计在2018年动工。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储殷告诉记者:“中方项目组的谈判人员,觉得中泰铁路的频繁变动,主要是因为中方的贷款利率过高。”然而对于中国铁路走出去的变局,多位接受采访的专家均表示:“贷款利率只是表层的原因,所有中国高铁走出去的变局,最终都存在更深层次的原因,比如有泰国方面的政治原因造成的。”

  据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整个中泰项目的商务团队,主要由三个方面的人员组成: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为第一组,管立项;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中国进出口银行为第二组,管贷款;中铁建则为第三组,管修建。知情人士介绍说,尽管三方的业务有交叉,但基本上是各自完成各自的工作。中国铁路总公司则在里面充当一个协调的作用。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贾利民向记者表示:“铁路是国家的基础设施,它带来的利益不能以微观经济来衡量,中国高铁走出去,带来的宏观经济影响与地缘政治的影响都是不可限量的。”

  外交放风

  2012年4月,时任泰国总理英拉首次访华,当她乘坐上京津高铁后,就提出了引进中国高铁的想法。 “中泰铁路的建设,就是始于泰国先从外交管道来放出风声,吸引招标。”储殷这样对记者说道。

  次年10月,中国总理李克强与泰国时任总理英拉联合发表《中泰关系发展远景规划》,表示中方有意参与泰国高铁系统项目建设开始,中泰铁路的建设消息就此开始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中泰双方还签署了《中泰政府关于泰国铁路基础设施发展与泰国农产品交换的政府间合作项目的谅解备忘录》,中泰铁路因此又被媒体称之为“高铁换大米”的项目。

  记者注意到,时隔仅仅一个月以后,在媒体的报道中,中国铁路总公司总工程师黄弟福悄然有了一个新身份—中铁总中泰铁路项目协调组组长。

  整个中泰铁路项目组究竟何时成立,外界不得而知。贾利民认识不少商务谈判代表,他告诉记者:“在这些谈判过程中,他们都是按照国家的统一规定和统一口径来做事的。”

  储殷向记者透露,整个中泰铁路项目组的成员极其庞大,仅他接触的谈判组,其成员就有二三十人,其他的成员则包括法律、金融等诸多方面。“我国铁路商务谈判的人员配置是和国际接轨,该有的都有,一个都不会少。”储殷介绍道。

  意外的是,2014年5月,泰国政坛发生“地震”—英拉下台,巴育接任总理。中泰铁路项目一度搁浅,外交渠道又一次成了事情转机的“放风口”:2014年年底,李克强总理赴泰国出席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领导人第五次会议期间,终于与泰国临时政府总理巴育共同见证了《中泰铁路合作谅解备忘录》的签署。

  在2015年的媒体报道中,发改委第一次出现在了中泰铁路项目组的团队中。根据央广网消息,国家发改委利用外资和境外投资司相关工作人员参与了中泰铁路项目的谈判,在《中泰铁路合作谅解备忘录》签署后的一年时间里,他们一共前后开了九次中泰铁路合作联委会,与泰方进行会谈,并表示“中泰合作共识越来越多”。

  此时,中国高铁的主要竞争对手—日本,也已经着手和泰方商议清迈到曼谷的一条铁路修建意向。“日本搅局”、“中日高铁对抗”的消息也开始频频出现。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部长徐洪才对记者表示:“日本向来就是一个外向扩张型经济的国家。中国现在推行高铁走出去,必然动了日本的奶酪,它肯定就会和中国打一个高铁的遭遇战。而在这个过程中,建设高铁的亚洲国家,它的领导人是谁,对于中国高铁走出去就相当重要了。”

  据储殷介绍,虽然铁路的招标从表面看,全是商业行为,但实际背后依然是国家行为,这样重大的工程,肯定必须由发改委牵头来立项通过,才可能开工去建设。“可泰方一没有技术,二没有建设资金,这个时候借贷方—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中国进出口银行就会进入到了中泰铁路的谈判中来。”储殷对记者说。

  至于中泰铁路商务谈判团队里的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中铁建)。“他们就是真真正正修建铁路的人。”储殷说。他接触的谈判组的成员,大部分来自于中铁建的专家,“他们从自己所属部门抽调出来组成了这个谈判团队。每当谈判完成或者搁置,他们就会去做自己的本职工作。”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泰铁路的商务谈判和一般的商务谈判没有任何区别,“大家就合同的意向,包括技术、资金,一项项地谈”。而据相关人士透露,这些专家同时不少在泰国也有对应的人脉资源。

  “中铁总,在这个项目里,更多地起到的是一个协调的作用。毕竟三个组的成员都来自不同的部门,中铁建相比于前两者,行政级别也低一些。同时,中铁总也向三个组的成员传达了一些高层的意见。”储殷说道。记者致电中铁总新闻办公室,但相关人员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艰难的博弈

  “回忆起来,谈判组的专家们,都认为中泰铁路的变局,出在了贷款利率过高和沿线的土地开发权归属上。”储殷说。此前,中泰铁路的开工时间已经有过三次推迟。

  究其原因,则是来自于融资问题,尤其是贷款利率,中泰双方一直都存在着分歧。官方资料显示,项目将采取两国合资的形式合作运营。资金来源包括泰国财政拨款、泰国国内贷款和中方贷款。中方贷款利率、贷款期限和债务期限需进行具体磋商。

  根据泰国媒体报道,在中泰铁路合作项目正式举行的前夕,泰国交通部副部长Ormsin Chivapruck透露,中泰高铁的成本和融资贷款利率高于政府最初预计的4000亿泰铢(合111.7亿美元)和2%利率,而中国方面已经证实,实际成本是5000亿泰铢(合139.6亿美元),利率是2.5%。这位交通部长还强调,巴育希望将贷款利率争取到2%。—仅仅0.5%的微小变动,也能为泰国节省大量的开支。

  此时,另一个打算在泰国修铁路的日本,它的贷款利率仅为0.1%。储殷告诉记者,中日高铁的竞争中,双方的技术其实是不相上下的。区别在于,中国就是铁路报价低,但是贷款利率高;而日本就是贷款利率低,但报价高。

  中国驻泰大使宁赋魁曾表示,中方向泰方提供2.5%的美元贷款利率明显低于泰国国内融资成本。美元贷款利率不能简单地同日元贷款利率作对比。中国克服成本压力,向泰国提供低利率美元贷款,充分体现了中方的诚意。

  到了2016年3月25日,距离开工日期不到2个月,泰方再次变卦—泰国决定自筹资金贷款,不再向中方贷款,同时泰方宣布,仅建设曼谷—呵叻段一段铁路,整个中泰铁路的建设里程缩小了近2/3。这次突如其来的变动被专家解释为泰方就贷款利率问题向中方施压。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是中国希望拿到铁路沿线的土地开发权。”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表示,“然而泰国在这方面坚决不同意。同时,中泰铁路被认为是英拉的政绩,泰国现任总理巴育肯定希望通过向中方要价,中国假如同意,那就可以顺利成章向民众表明,是他的政绩功劳(指让泰国以更低价格拿下铁路修建)。”

  贾利民向记者表示,中国的高铁技术是完全不输给日本的。但是国际间高铁竞争力,却不单单来源于技术与经济实力。还会受到地缘政治,国家关系的影响。他强调,在中泰铁路的变局中,“就算中国贷款利率低,泰国一样可以找一个别的理由,比如中国高铁建设历史没有日本长”。

  谈判团队更加成熟

  2008年,随着中国第一条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京津铁路通车,两年之后,中国政府宣布高铁要“走出去”。时任铁道部部长还亲自担任了铁路实施“走出去”战略领导小组组长,铁道部更宣布成立了中美、中俄、中波、中沙等10个境外合作协调组。

  结果,2010年10月25日,中国铁建公告称,由于承包麦加轻轨项目,出现实际工程数量比预计工程量大幅增加等原因,预计将发生41.53亿元人民币的巨额亏损。而据有关人士向记者透露,“中波铁路也出现亏损,修建的专家都知道肯定亏本,但是有领导就是支持”。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坚对记者表示,现在全球大部分的高铁建设都是亏损的。中国没有必要在亚洲和日本硬耗。贾利民则强调,中国高铁走出去,将极大地影响中国的地缘政治,这带来的影响,绝对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十八大以来,随着国家领导人的力推,中国高铁走出去重现曙光。习近平总书记更是将中国高铁称为中国装备制造的一张亮丽名片。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中国的高铁外交也打开了新的局面。

  在公开的报道中,记者注意到,部分铁路对外项目,公开了负责的铁总分局。例如中俄项目中的莫斯科—喀山高速铁路,就由中铁二院负责,而当年亏损的中沙铁路项目,如今则由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第十八局负责。“中铁总下属的每一个分局,都有各自擅长的业务领域。因此不同的项目就有了不同的分局来负责。”储殷介绍道。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高铁走出去却依然出现了条件极其优惠的项目:印尼雅万高铁项目。在印尼雅万高铁的建设招标中 ,中日展开了激烈的交锋。徐洪才说“这就是典型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对于这条铁路,两国都极其重视,2015年3月中国印尼签订《中国印尼雅加达-万隆高速铁路合作谅解备忘录》。结果当年7月,曾以日本特使身份造访过印尼的和泉弘人于26日再度拜会佐科并递交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亲笔信。

  最终经过几轮较量,中方击败了日本,拿下了印尼雅万高铁的建设权,但是不少专家指出,这完全是因为中国开出了超优惠的修建条件—包括提供项目总经费55亿美元的全额贷款且“无需印尼政府预算及债务担保摊还期从40年延长至50年,承诺2018年交付工程,每年创造4万个工作岗位,并着重雇用当地劳动力等等”。

  印尼雅万高铁的优惠条件,自然也让现在的泰国眼红。“但现在的中国高铁对外的团队,其实已经更加成熟,在商言商。能够更理性地对待,既然利率谈不拢,大家就坐下来谈,自然而然,中泰项目就会显得一波三折,但这是正常的商业现象。”储殷说道。

  近日,马新(马来西亚-新加坡)将公开招标联合开发伙伴,中日又将蓄力在此竞争,储殷预测,“这次项目估计是中国拿下吧”。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clear
clear

图片推荐

cl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