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直通地方

飞栈连云向坦途——广西路桥天峨龙滩特大桥建设侧记

2021-01-04 09:53:49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岳海江 曹光福

蜿蜒的红水河从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天峨县缓缓流过,碧波如镜。在静谧的河水之上,一座大桥犹如飞虹,连起两岸青山。

这座桥是天峨龙滩特大桥,南丹至天峨下老高速公路控制性工程。该桥由广西交通投资集团建设,广西北部湾投资集团下属广西路桥集团(简称广西路桥)具体承建。大桥全长2488.55米,主桥为跨径600米的上承式劲性骨架混凝土拱桥。

近日,14位国内桥梁建设领域的专家、教授来到天峨县,对天峨龙滩特大桥项目总体施工组织设计进行现场踏勘及研究评审。中国工程院院士郑皆连表示,天峨龙滩特大桥是目前世界在建最大的跨径拱桥,被称为“世界第一跨”,建设难度非常大,建成后将刷新世界拱桥建造纪录。

天峨龙滩天湖特大桥(在建).jpg

修建便道 跨越“雄关”

时值深冬,但建设者坚定的脚步不曾被寒风阻挡。红水河畔无论是桩基施工还是拱座基础混凝土浇筑,亦或是承台工作面,处处皆是“大干快上、奋战正酣”的景象。

这是继平南三桥之后,广西路桥承建的又一座世界级大跨径拱桥。

天峨县地处广西丘陵与云贵高原的过渡地带,境内群峰林立,沟壑纵横,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项目进场初期,便道尚未修建,从县城出发,经过15公里二级公路,便正式进入蜿蜒曲折的盘山路。丝带般攀升的小路在山腰云雾间若隐若现,平均路幅仅3.5米宽的20公里老旧山路驱车需要行驶1个半小时,大型运输车辆更是完全无法通行。

除此之外,不到2公里的道路,标高骤降近80米,落差让人措手不及,该路段处于同一山坡坡面,直线距离不足300米,4个回头弯展线顺势而下,昭示着此处的施工难度。

南丹岸便道硬化完毕.jpg

项目0号台到4号墩主体工程全部敛藏在山间,项目人员只得把便道修建作为迈步“雄关”的第一步。拓宽、削坡、砌挡墙,从半山腰望下去,简易路临崖,没有防护,视线掠过稠密的原始森林,直达水中央。运送施工设备的拖车在很多路段只能靠装载机拖拉,前后派专人指挥,机械设备小心翼翼地在小路上挪动,时间和工程在步履维艰中同步向前。而夏季多雨又时常带来塌方、滑坡等地质灾害,为建设再添阻碍。

便道就在多重困难中一寸寸向前。历经200多天,便道建设完毕,朴素的混凝土道路从山底攀升而上,直插云霄,蕴含着向上的力量。

一念既出 万山莫阻

便道施工的难度让建设者充分体会到关山路远的艰辛,主体工程则又给这份艰辛添加了更深的成色。

天峨龙滩特大桥主桥横跨龙滩天湖,下老岸、南丹岸拱座基坑各自依着陡坡展开,相隔600米静默遥望。

下老岸地质条件复杂,面临着破碎的强风化泥质砂岩、顺层坡、局部裂隙发育等,加之山坡陡峭,给施工带来了极大挑战。“在这种复杂的地质条件下,安全平稳地开挖一个深69米的基坑,就好像在‘冻豆腐上绣花’。”项目总工程师罗小斌说。紧迫的工期和复杂的地质条件考验着广西路桥人的集体智慧和韧性。

下老岸拱座格梁.jpg

混凝土拱座要在陡坡下“站稳脚跟”,就必须在边坡上做足文章。放坡、锚索(杆)格梁、支护要步步为营地推进。锚索钻孔时,履带式潜孔钻遇上砂岩,损耗与毁坏成了常态。而破碎的岩层又导致山体孔隙、破碎夹层密布,顺利取出渣样成为建设者的奢望,近乎垂直的边坡上,天天都在上演“蜘蛛人”作业。

顺层坡又成为基坑开挖时的天然屏障,阻碍着施工快速推进。无奈之下,项目只能采取传统方式开挖,功效虽低,但胜在安全。一点点地钻、一层层地磨,基坑在炽热中逐步成型,等待着工程人凭借着坚强的意志浇筑混凝土,唤醒大山的新活力。

与下老岸的热火朝天相呼应的,是南丹岸拱座基础的大干快上。

南丹岸浇筑.jpg

南丹岸拱座位于崖边,垂直于红水河,相当于竖着开挖一个50米的深坑。不仅如此,运输通道也成为进度的“拦路虎”。从基坑底部上主便道,要经过“之”字形推进的通道才能到达。

项目另辟蹊径,将山脚下的红水河天险变成黄金水道,通过200吨货船运输设备和物资,有效缩短了运输距离。这一次,以空间换时间、以方案换进度,给南丹岸拱座基础混凝土浇筑带来了重大利好。

坡陡壑深带来了场地狭小、施工组织难、工程进度慢等问题。然而,“一念既出,万山莫阻”是沉淀在广西路桥人血脉中的基因,在这种信念加持下,建设者勇跨天堑。

修一条路 造一方福

满目青山是当地的绝佳风景,却也在很大程度上阻隔了出行。天峨龙滩特大桥施工区域经过8个村(屯),偏僻、闭塞是最大的共性。项目进场初期,标尾段甚至没有通信信号。项目平均4.5米宽的硬化路面贯通后,当地群众终于摆脱了“晴天出门难,雨天不出门”的窘境,项目安装的信号塔让百姓在山旮旯里也能顺利拨打电话。

“修一条路,造一方福”一直是广西路桥人走南闯北的信条,体现在天峨龙滩特大桥项目上,只不过是豪迈历程中的又一次铺陈。

项目副经理吕品龙已在路桥行业拼搏了近40年。他在项目一线与各种困难博弈,沉淀出了独特的经验,应对各种问题都游刃有余,但最近,“老师傅”却遇上了“硬骨头”:下老岸引桥那段坡度太大,材料车、弃土车辆难以进出;施工场地很小,甚至无法摆放旋挖机;大桥28号墩桩基冲孔施工已连续漏浆4次……

“不管遇到什么问题,我们多组织技术部门、外业人员去施工现场,深度优化方案和工期,总能过得去。”项目经理沈耀坚定地说。

这是使命必达的信念,也是激流勇进的气魄,更是责任和担当。

吕品龙的孙子正是牙牙学语的年纪,晚上,爷孙俩常常通过视频聊天。隔着屏幕,吕品龙可以听听小孙子稚嫩的声音,而小孙子也可以看看爷爷脸上慈祥的笑容。“虽然可以视频聊天,但我两个月没回家,小孙子还是有点生分,不怎么跟我说话。”吕品龙无奈地说。

“我上个月回家的时候,发现有点不习惯家里的床垫,睡得腰疼,可能是太久不回家了。”另一位副经理黄志发调侃道。

时常在外,聚少离多,是广西路桥人最普遍的状态。青山无声但默默记录着一切,江河无言却也见证着一切。两年后,长虹凌波,飞桥横跨苍山,到那时,坦途尽显!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热门推荐更多>>

问计于民问计于网

围绕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和交通运输部党组中心工作,倾听群众呼声、查找突出问题、吸收基层智慧,更好服务人民、服务大局、服务基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