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专题  > 2016年感动交通年度人物  > 2016年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50名候选人

李浩翀

2017-03-31 13:06:11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

       入选理由:参加四川广元白龙湖沉船救援行动是李浩翀第一次进行水下搜救遇难者。虽然是第一次,下潜水深却超出空气潜水60米的极限,并首次采用氦氧混合气进行潜水作业。在整个打捞过程中,李浩翀坚持“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成功搜寻包括难船船长在内的4具遇难者遗体,为救援行动取得成功发挥了巨大作用。除参加广元救援外,李浩翀还带领所在的分队参加了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沉管安放项目。在工程施工中,李浩翀每次都是率先下水,认真负责做好检查、引导工作,主导参与了15根沉管安放。2016年,李浩翀还参加了渤海湾“碧海行动”打捞工程。工程中,他顶高温、冒酷暑,先后完成了“通惠”轮、“京海0599”轮等4艘沉船的打捞潜水作业,为清除航行安全隐患、维护海洋清洁贡献了自己的力量,圆满完成了国家交给的神圣的公益打捞职责和使命。

 

烟台打捞局救捞工程处潜水工程队潜水员李浩翀:

水下蛟龙 砥柱中流

  “最近更能吃了,也有点发福了,这样在水下更能抗住寒气了。”眼前的李浩翀,一边用手拍一拍鼓起的肚子,一边夹杂着山东兖州口音的普通话,向记者调侃说。1米73的他,160多斤,看上去,略胖的身材,显得特别敦实健壮,他的皮肤发黑,有一种久经风雨洗礼之后的明显烙印,他的两只胳膊,明显比常人粗壮很多,感觉总有使不完的劲。聊天过程中,李浩翀时不时理一理有些长的头发,说起话来,憨直爽快,朴素大方。

  2007年毕业于广州潜水学校的他,成为烟台打捞局的一名潜水员。十年磨一剑。而今,三十而立的他,凭借顽强的意志、精湛的技术和“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迅速成长为一条水下蛟龙,游走于惊涛骇浪之中,在四川广元白龙湖沉船救援行动、“碧海行动”打捞工程、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建设、福清核电安保等重大应急抢险救捞行动、国家重特大工程建设及核电安保工程中表现出色,被授予2016年交通运输部救捞系统“救捞功臣”称号。

  吃苦耐劳

  “这个活,怎么是这样?!”刚刚死里逃生后,李浩翀惊出一身冷汗。

  2007年年底,初出茅庐不久的李浩翀在船坞对万吨船进行水下探摸任务时,遭遇险情。由于现场嘈杂,给他供气的空压机出现故障,气体突然中断,他一用力吸气,面罩贴到了脸上,再吸气,就吸不动了。他赶紧打开旁通阀,但是气体却从头盔中泄露。他一边报告,一边回撤,手忙脚乱的他开始喝水,腿开始抽筋。“我感觉都快休克了,以前的生活片段在脑子里快速闪过。”随着空压机故障修复,供气快速供应,李浩翀转危为安,躲过一劫。

  在领略这“当头一棒”后,一直感觉潜水新奇、好玩的李浩翀切实体会到潜水工作的风险和特点,认知变得更加深刻。他说:“下水前,一定要考虑安全。准备认真一点,风险就会少一点。”

  十年弹指一挥间。李浩翀的身影遍布了我国渤海、南海、东海和黄海,“品尝”过不同海域水质的味道,成为很多重大工程的中流砥柱,也留下了很多难忘的记忆和酸甜苦辣的感受。

  2014年在深圳桂山岛锚地,有一艘拖轮缆绳绕到螺旋桨的尾轴上,为了割掉尾轴上的缆绳,李浩翀连续干了5个多小时,换了3把刀,割掉了80多米的缆绳。上岸后,累到虚脱,手一直抖,连筷子都拿不动。他笑着说:“这只是体力活里的小活。”

  2016年8月,李浩翀参与碧海行动,打捞“通惠”轮时,从早上4点多下水一直到晚上10点多结束,连续干了一个半月。本来水下二三十米温度很低,但是李浩翀经常大汗淋漓,直到干不动被拖上去为止。“在水下拖钢丝的活最苦最累。每次带头干的都是他,干起活来,最卖力气。”潜水员张朋为李浩翀点赞。他说,李浩翀不喜欢推卸责任,有时宁愿超时,也要“活赶活”干利索为止,干不完他都不好意思。

  同样为李浩翀吃苦能力点赞的还有他的师傅张广竹。今年49岁的张广竹与李浩翀愉快合作10年了。他说:“李浩翀是一个认真、执着、有拼劲的孩子。”有一次,对南海石油平台检验,清理海生物的作业中,李浩翀先干了3小时,出水休息。然而,由于涌浪很大,后面的潜水员很快被转吐了。张广竹问能不能再下,李浩翀二话不说,又下水干了两个小时。

  意志顽强

  “工地是家,回家是出差。”李浩翀感慨地说,由于平时工作太忙,他感觉亏欠最多的就是家人。他大女儿今年4岁了,但是他在家的时间还不到两个月。在女儿一岁多时,他满怀期待地回到家时,爱人对女儿说:“看,爸爸回来啦。”然而,女儿却指着墙上的照片说:“爸爸在这里呢。”说到动情处,铮铮铁骨的李浩翀眼圈不禁泛红。

  己所欲,施于人。虽然他很难来一次说走就走的回家之旅,但是凭借他的顽强意志,在四川广元白龙湖沉船救援行动中,他成功地将遇难者送“回家”。

  “我是第三班下水,看到先下水的同事带上来的遇难者遗体,尤其是一名四五岁的孩子,她皮肤白净,静静地躺在那里仿佛睡着了一般。当时我内心特别难过,下决心要尽自己最大努力搜救遇难者,带他们回家。”李浩翀说。

  当10名遇难者被打捞出水后,最后一名遇难者船长的下落,成为后期搜救工作的焦点和难点。沉船的大舱已经仔细搜索了两遍,两侧大部分区域也进行了仔细摸查,难度徒然上升。在以往的打捞中,能够将遇难者全部找到的几乎没有,当地政府也做好了不能全部打捞的心理准备。

  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下,李浩翀开始下水。到达沉船后,他从左舷到船尾到右舷,看了机舱、厨房以及厕所。最后又去二层甲板和客舱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此时,电话通知出水时间快到了,李浩翀非常着急。

  水下的每一分钟都很宝贵,李浩翀的体力已经消耗很多,整条船都找了一遍,大舱找了3遍,他的心里在默念“船长,你会在哪里?”“想到我带上去的那个小男孩,他是船长的儿子,我希望他们父子团聚。”李浩翀说。

  李浩翀冷静下来,仔细分析疑点位置。会不会在船外?他决定去船外找。这时,中控电话通知时间已经超过30分钟。不抛弃、不放弃,他抱着一定要带船长出水的信念,顺着船板向船底探摸,在离船头两三米,入泥30公分左右的地方,他的手突然卡到了东西。等摸到脚的时候,心里终于激动起来,大声地告诉中控室:“我找到了。”

  由于遇难者整个身体都在泥里,大半身子还在船底,李浩翀把泥扒松了,用力拖了出来。整个搜救过程用了近50分钟,他在心里默默地念叨:“船长,现在我带你回家。”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数字报

订阅指南

热门推荐更多>>

问计于民问计于网

围绕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和交通运输部党组中心工作,倾听群众呼声、查找突出问题、吸收基层智慧,更好服务人民、服务大局、服务基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