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专题  > 2021年春运专题  > 要闻

牛年春运增与减

2021-02-19 11:20:47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

受疫情防控因素及“就地过年”倡议影响,今年很多人不再参与春运这场大规模的“人类迁徙”,踏上归途的也有人改变了出行方式。注定是一场不同于以往的春运,辽宁、山东、山西、河南、重庆、内蒙古……不同目的地,不同视角,来看本报记者的春运观察。

总归是少了点什么

从北京南到德州东,1小时20分钟左右,然后转乘网约车,全程高速公路行驶1小时,这是记者的春运回家路。

今年春运的高铁票格外好买,记者临行前一天才决定买票,铁路12306App显示北京南站至德州东站有22个车次已停运,在营运的37个车次大部分余票充足,可选座位。

2月9日上午,北京南站站厅不出所料地冷清。进站后经历重重测温,在排队安检时看到了这次春运增设的免费口罩领取机,处处都在提醒着疫情防控的紧张形势——不像春运,甚至不比平日的热闹,这是记者的春运初印象。

没想到,上了车却发现乘客不少,二等座车厢的上座率目测达到80%左右,到了天津站,已经几乎满员了。年货堆在行李架上、座椅下,这才忽然感受到年味。不同于往年的是,人人戴着口罩,车厢陷入莫名的安静,少了谈天说地的热闹,少了泡面的气味,总归是少了点什么。

12时16分,列车到达德州东站,提前约好的网约车已经等在站外。

近两年,老家兴起了网约城际拼车,记者还是头一回体验。出发前,用手机App约好车,价格同“黑出租”一样,但从安全性、规范性、乘车体验、操作便捷度等方面都碾压“黑出租”,也自然以其明显的优势,抢占了市场。

今年春运,返乡的人总体少了,但对网约车司机而言,火车站的订单已足够他们从年前忙到年后。司机王大哥说,他一天往返两趟,刨除油费等成本,平均每天收入200元。因为春节期间回乡人多、出城人少,他们常常只能空车来接客,有时收入反而不及往常,这让他有点沮丧。

王大哥今年30岁出头,也是本地人,听说记者在北京工作,话匣子就打开了。他曾在北京打拼过十年,先是送快递,后来做过美发、婚庆、花艺,去年才回到老家跑网约车,说及北京的地名如数家珍。辛苦奔忙了十几年,他还是喜欢大城市,几次说:“我还是要出去。”

临近春节,出来接单的司机越来越少,王大哥说,这是他节前最后一天工作了,腊月二十九开始休息,陪家人过个好年。

下车前,他突然说,打算春节后去南方,做个小吃生意,具体去哪还没想好,广州、杭州或是长沙都可以。“总归是要出去。”他说。

记者 王晓萌

冷的是客流 暖的是服务

“就地过年”的倡议让今年的春运变得不太一样,较之以往明显减少的客流量和前所未有的严格防控,具体会有怎样的不同?2月9日,记者坐上了北京开往呼和浩特的高铁,一探究竟。

在开往北京北站的地铁上,空旷的车厢里只有零零星星几个乘客。到达车站后,发现客流明显少了很多,旅客们全程配戴着口罩,有序检票、进站、候车。“人在囧途”的景象没有了,留下的是空空荡荡的候车大厅和稀稀拉拉的乘客。

刚到北京北站,就能看到一楼进站口醒目的“请自觉出示健康码”的提示牌。进站口布置了“一米线”卡控,服务台上准备了免洗消毒洗手液。站内乘客不多,全部佩戴口罩,严格执行安检、测温、身份核验的程序后有序进站。候车室利用广播、LED显示屏提醒旅客戴口罩,轮番提示注意事项,车站工作人员也频繁检查督促旅客佩戴好口罩。

旅客要先通过帐篷测温区,出示健康码绿码并经过红外线测温后,才能进站。遇到戴帽子的乘客,工作人员会提醒其摘帽重新测量,确保数据准确。

“洗手这里有热水!”记者刚上车就听到乘务员温暖的提示。据了解,今年春运,北京北站旅客量发送比去年少,但服务人员数量不降反增。他们引导旅客快速进站候车,重点帮助老年人等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的特殊旅客顺利进站,高铁车厢内平均每隔2小时整体消毒一次。公共厕所外还设有自助消杀区,摆放着免洗消毒液。

车厢内乘客也不多,有的车厢空位甚至有一大半,记者所在的一节车厢只有自己一人,颇有乘坐“专列”的感觉。据乘务员说,今年春节前夕京呼高铁出京方向列车时常有大面积的空座,而回京方向基本都是空车。

春运“撞”上疫情,冷的是客流,暖的是服务。不一样的春运,却有着一样的守护。

记者 翟慧

没拥堵没事故 甚至没什么车

今年是常态化疫情防控下的第一个春运。与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相比,自驾或拼车接触的人员较少。因此对于很多老家距离工作地较近的人而言,自驾或拼车返乡成为首选。2月9日,记者踏上了自驾返乡路。

还有两天就是年三十,还是担心路上会拥堵,所以特意早上出发。车辆沿着京哈高速公路一路往东北方向行驶,目的地是距北京400多公里的辽宁锦州。

春节前的京哈高速公路辽宁段车流量很少。

出京的车辆并不多,8时20分,记者开车上了高速公路。此时,路上的私家车很少,有很长一段时间前方看不到车辆,对向进京的车辆也很少,偶尔有几辆厢式货车和甩挂运输车驶过。“比平时车还少,这路况,太适合练车了。”同行的伙伴说。

车辆继续顺畅行驶,太阳不断攀升,前方白雾茫茫。将近10时,雾始终没有散,但不影响看清指示牌上的信息。每隔几公里的LED显示屏上,核酸检测提醒、尾号限行通知、救援电话、气象及路况等信息滚动显示。每隔一段,就能看到养护作业车在路侧巡查,车上放置着锥桶和养护用具,养护人员认真检查路面情况、保障通行安全。

一路上还看到很多邮政快递运输车,想来大多数是运送年货的。今年,各地邮政快递企业纷纷推出春节不打烊、快递优惠寄等举措,服务年货互寄,让“就地过年”的人们也能尝到家的味道。

10时30分左右,记者驾车驶入卢龙服务区。服务区内有加油站和充电桩,餐饮、超市、维修、住宿等功能齐备。由于车辆很少,服务区显得很空旷,楼前有明显的疫情防控标语和安全出行提示。

测温进入楼内后,先去洗手间,卫生环境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由于急着赶路,记者一行并未在服务区就餐。不过当时也并不是饭点,加上旅客较少,服务区内的沟帮子熏鸡、驴肉火烧、正新鸡排等特色小吃店并没有营业。“现在这个服务区的餐饮都规划成连锁店了,食品安全有保障,价格也不算很贵,驴肉火烧、煎饼果子都是10元一个。夏天还有冰淇淋,味道也都不错。”自驾前往葫芦岛的刘女士说。

加过油之后,车辆继续前行,将近12时,顺利进入辽宁段。辽宁段的路面就不那么平坦了,时不时出现一块补丁似的凸起或一个小凹坑,舒适性相对较差。

高速公路的指示牌上,锦州的公里数越来越小,私家车也相对多了起来。看到都是辽G的车牌,顿时亲切感倍增。轻轻减速,“嘀”的一声后车辆通过ETC,“无感支付”确实方便。

经过5个多小时车程,记者一行顺利到家。虽是春运,却成为有史以来返乡最顺畅的一次。向社区报备好个人信息、核酸检测报告和行程绿码,过个安心年。

记者 王博宇 文/图

“缺角”的团圆

半盏屠苏犹未举,灯前小草写桃符。

腊月二十九,我匆匆在住处贴上手写春联,就急忙赶往北京西站。虽没有往年的人头攒动、人山人海,检票上车时依然排起了长队。

“我戴着口罩呢,火车站大家也保持间距,放心吧,妈!”

“老李,今年春运人少,快车和特快车班次都少了一些。大家选择车厢人密度更小、通风更好的高铁,出行不仅更方便,也更安全了!”

“春运人流量大,但要是大家都遵守防疫政策,做好防护,我觉得大家都能过个好年!”

听着带有家乡口音的普通话,爱发问的“职业病”立即触发,记者拉着行李箱飞奔上G1577次列车,迫不及待想听听乡音和老乡们的返乡故事。

坐我旁边的是新乡的常大哥,40岁左右、一脸黝黑、个子不高的他不仅是制衣厂的熟练工还是高空玻璃清洁员。

“两个孩子都在老家上学,父母有风湿病,经济压力、生活压力都比较大。我和爱人就来北京务工,平时在制衣厂每天干10个小时。周末她休息,跟孩子视频聊天。我身体素质好,就出去做擦玻璃的‘蜘蛛侠’,多挣点钱,供两个孩子上大学。”提到孩子,常大哥满脸的幸福和期盼,厂里也鼓励大家“就地过年”,还给3倍工资,但自己辛辛苦苦忙一年,平时跟孩子见面的机会也不多。去年暑假他和爱人都没回去,2021年两个孩子一个要中考、一个要高考,所以决定回家一趟,给两个孩子一个惊喜,给他们加加油、鼓鼓劲。爱人留在北京,坚守岗位。

常大哥说:“虽然这个春节是‘缺一角’的团圆,但这是我和爱人想出的最好办法了,尽可能响应‘就地过年’政策,尽量不给疫情防控添乱。等到疫情过去了,我们再一起回去给孩子、父母补个圆圆满满的团圆年。”

回到周口老家,记者发现这种一人回家、一人在岗的“缺角”团圆并不在少数。家里二舅和二妗子在广东深圳的一家电器厂上班,春节期间,二妗子自己回家了,二舅作为组装骨干仍在岗。

春节回家,本来准备去女朋友家“见家长”,但她爸爸也在包头就地过年,我们约好等疫情过去了一起去包头探望。

希望田野溢满香气,燕子衔来春风十万里。

疫情之下,这个春运有很多人并未参与,或是就地过了个异乡年,与家人“云团圆”,或是部分家庭成员没有回来,过了个“缺角”的团圆年。也正是这种“缺角”的团圆、“云团圆”,让我们对亲情、爱情更为珍惜,对下一个的圆满的团圆更加期待。

记者 王肖丰

老区与首都更近了

“太方便了!现在从北京到老家只要4个半小时。”老家在山西长治,工作在北京海淀的荆先生说。2月10日,在从北京西开往长治东的G681次列车上,我遇见了不少长治的老乡,坐高铁到家门口,他们喜悦的神情是此行中最难忘的画面。

2020年12月12日,郑太高铁太原至焦作段开通,至此全线开通运营。郑太高铁连接起郑州与太原,是我国“八纵八横”高铁网中呼和浩特至南宁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太原至焦作段长372公里,设太原南、长治东、晋中、晋城东、焦作等12座车站,设计时速250公里。作为首条纵贯太行山的高铁,郑太高铁的开通结束了晋东南太行革命老区没有高铁的历史。据12306官网显示,长治到北京有G684、G682两趟列车。

“过去从长治去北京,直达的列车必须南下绕行河南再北上。”在北京工作的张女士说,“轰隆隆一晚上,得坐十几个小时才能到,现在好了,长治不仅通了高铁,还有直达北京的列车,老区与首都更近了。”

在长治东站,我遇到了从事家居装修的王先生。他说:“郑州的货物品类全、价格便宜,干我们这一行的去郑州看货是家常便饭,以前开车去得3个多小时,现在坐高铁1个半小时就能到!”

郑太高铁不仅拉近了晋豫两省的距离,成为太原城市群和中原经济区的纽带,还串联起了沿线的旅游资源。在G682次列车上,记者看到车厢走廊及座椅上印有山西旅游风景区的简介,车载电视上也循环播放着旅游宣传片。

长治市武乡县是红色革命圣地,有八路军太行纪念馆、八路军总司令部旧址等著名景点,红色旅游资源丰富。武乡县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说,乘客到达武乡站后,就可以乘坐免费公交车去纪念馆参观游览。长治市襄垣县是高僧法显故里,境内有仙堂山等旅游、避暑胜地。襄垣县在郑太高铁通车当日开通了5路、6路免费公交车,连通了汽车站与高铁站,保障旅客高效、便捷换乘。

北京西站挂起春节装饰,醒目位置提示防疫。

实习记者 孙孟尧 文/图

别样归途 安心抵达

今年从北京乘飞机回重庆老家过年,不见往年春运高峰时人头攒动的景象,但一路上却有了别样的体验。

往年,抢票是最令人头疼的一个环节,若不早些购买,热门航班的票价就会飞快上涨,是平时票价的两倍甚至更多。今年,在“就地过年”号召和中国民航局出台的退票政策双重影响下,机票价格一直保持在一个较为稳定的区间。我在出发前几日才临时决定要回去,因此购票有些匆忙,但机票价格也并未有太大涨幅。

往年只需收拾好行李即可上路,但在今年,了解目的地防疫政策成为了行前的必备功课,好在通过各种渠道能轻松获得各地具体的防疫措施。例如,在各机票订购平台上,只要选择目的地,就会出现弹框,提示该地区的防疫政策;百度地图、支付宝等平台也推出了“春运出行信息速报”页面,可以节省不少准备时间。

我在出行前两天做了核酸检测,出发时备好了口罩、消毒湿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旅客量明显少于以往。不过远处的“恭贺新春”字样和红色灯笼还是营造了春节的氛围。T3航站楼内的显示屏、电视等都循环播放着防疫宣传片和疫情防控新闻动态,有工作人员不时对公共场所进行消杀。

出发前国航App提示可提前办理网上值机和选座,我也早早地通过网上值机,省去了打印登机牌的环节。机场打印登机牌的自助柜台前,人数较往日明显减少。

过安检时,旅客需要再一次扫描健康码登记个人信息。在登机口,旅客们都自觉间隔而坐,旁边的易拉宝提示着该趟航班目的地的防控政策,并提醒旅客做好防护。

登机后发现,机舱内仍有不少空位。机上防控措施比较到位,机组人员告知大家,客舱内的每一排座位,扶手、小桌板、行李架及卫生间洗手池开关都已完成消毒,并提示飞行期间除用餐时间以外,需全程佩戴口罩。谨慎起见,我索性没有领取餐食,随着飞机缓缓起飞,沉沉睡去。

睁开眼时,已经到了重庆江北国际机场。下飞机时,同样有机场工作人员在出口处引导出站,并提醒我们扫描“渝康码”。防疫宣传、春节贴画……很多都与首都机场相似,让我有种错觉“这里还是北京”,唯有来往人群中传出的熟悉乡音提醒着我“的确回来了”。

走出机场排队坐上出租汽车,往家的方向驶去。一上车,司机就操着一口地道的重庆话跟我聊了起来,听闻我是从北京回来,说他侄儿也在北京工作,不过今年因为疫情选择就地过年。

一路上,热情的重庆司机和我唠着外出工作、回家过年的那些小事儿,半个小时的车程短暂而轻松,他们是这座城市的招牌。下车时,司机热心帮我卸下行李并送上新春祝福,我满怀期待奔向家门。

乘客在首都机场T3航站楼通过体温检测设备。

记者 徐月灵 文/图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