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深度

纽约交通印象

2021-04-14 15:09:13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樊梓嘉
地铁站工作人员正在打扫站台。何方薇 摄
M线“提早停止服务”通知,笔迹为“为什么我们还要继续给MTA付钱”。 樊梓嘉 摄
第七大道街景。张琳娜 摄

又没挤上北京早高峰的地铁,我站在屏蔽门前刷微信朋友圈,突然看到朋友发了一张美国纽约地铁站台的照片,还是熟悉的年代感,只是等车的人少了很多,可能因为疫情吧!不自觉地就想到了在纽约上学的那段时光。

身处纽约时不觉得,每天忙碌于穿过一条条街道赶去上课,和错综复杂的地铁斗智斗勇,很少停下来认真打量这座城市。每个到过纽约的人对纽约的印象都不一样,但有一点感受可能是相同的——这是一个永远停不下来的城市。

这个城市白天熙熙攘攘,被各色人群所充斥,到了夜晚也不曾停歇半分。数十条地铁线路互相交错,拉扯着仿佛马上要散架的车厢从街道下穿梭而过,让人怀疑这个城市的地下更深的地方是不是埋着什么充满着赛博朋克感的机械心脏,扑通、扑通,如同血液在人的身体里不停流动。纽约的交通系统支撑着这个城市运转,也支持着纽约人向前奔跑。

纽约交通工具靠谱程度为: 腿>地铁>公交>出租车/私家车

纽约的各种功能中心都集中在曼哈顿,高楼林立,密密麻麻,却丝毫不显混乱。而让无数大楼错落有致的原因,归功于曼哈顿对于道路的规划。

在曼哈顿,基本上可以简单地用数字来描述任何地点,可以说是路痴的最佳选择。由南到北,横着的街道被标记上1到228。从东到西,竖着的依次是第一到第十二大道。当然中间也会夹杂着如Broadway(宽街)这样特殊名称的街道,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区的道路也没有曼哈顿那么规整,但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可以用数字来表达地点。如果你想去纽约市立图书馆,New Yorker(纽约客)会告诉你,它就在第五大道和40街的拐角。

看,纽约就是这么直白的一个城市!

但即使道路名称已经这么简单粗暴,当我走下破旧窄小的楼梯,穿过水泥地面的通道,进入到和光鲜亮丽的城市外表完全不符的纽约地铁,依旧会被困于地铁站里眼花缭乱的站名和线路中。

虽然很破,但离不开它

和纽约的大多数人一样,乘地铁是我在这里最主要的出行方式。纽约拥有1900万人口,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前,纽约地铁每天都保持着高效运转,平均每天承载着超过540万人次的人流量从地下穿梭而过。

相对于美国其他城市,纽约的地铁交通绝对是最为方便的,隶属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大都会运输署,简称MTA)管理运营,共有24条载客地铁线路,超过6000个车厢,472个站点,投入运营的轨道长度约为1070公里,部分线路24小时运营,最早的一批线路1904年投入使用,在全美甚至是世界上都可以算是历史悠久的地铁系统。

这个超过百岁高龄的地铁系统,早已老旧不堪。我相信每一个抱着美好愿望来到纽约的人,走下地铁口时,对纽约的滤镜都会破碎一地——沿着轨道乱窜的老鼠,车站里的流浪汉,地上黏糊糊的饮料,只要在纽约待得够久,所有人都会习惯与他们共存。

而在地铁车厢里,发生什么都不奇怪。有一年朋友从国内到纽约找我,第一天坐地铁就遇上流浪汉睡在车厢座椅上,边上堆起的大包裹占据了四分之一节车厢,散发着难以描述的味道。身旁的纽约客们保持着高冷脸,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我带着脸都皱在一起的朋友往车厢另一侧站定,对她说:“带你感受下真实的纽约日常。”在忍受了一站之后,朋友拉着我落荒而逃。我笑她心理素质还不够强大,哪天在车厢里遇到趴在座椅底下的老鼠恐怕要尖叫。朋友翻了个白眼,呛我:“要这心理素质有何用,在国内地铁根本不会遇到这种事。”我无法反驳,只好说人家2.75美元就能让你从头坐到尾,甚至24条线全部坐一遍,说完突然想明白为什么纽约的流浪汉经常选择在地铁站过夜。

在纽约,坐错地铁或坐反方向都是很正常的事情。纽约地铁系统用了一个只有地道纽约人才觉得方便的方式来区分列车方向:Uptown & Queens(上城&皇后区)和Downtown & Brooklyn(下城&布鲁克林区),分别表示往上城开,和往下城开,而不是以开往的目的地站名为指引,对于不太熟悉纽约的游客来说,这就不那么友好了。

当然,纽约地铁也有像时代广场附近9条线路大聚会的综合站台。单向站台、双向站台、多线路站台、快车、慢车……越大的地铁站,换乘也会越复杂,上下好几层,在地下走过两三条街也属于基本操作。虽然线路很多,但很多是并轨,会用同一种颜色标识,比如A、C、E是蓝色线,大概率也会在同一个站台候车,所以不会特别难找,只是有可能坐错线。

享受过国内地铁站的干净有序,窗明几净,我至今对纽约漆黑脏乱的地铁隧道感到心慌——没有安全屏障门,也没有站台显示屏,迎来送往的只有时不时出现在轨道旁乱窜的几只小老鼠。地铁到来的时间不完全确定,等10分钟和等一小时都很有可能,如果实在等不来要坐的地铁,记得看看站台边柱子上是不是贴了通告,有可能要乘坐的地铁今天改线了。于是,站在站台边的乘客像极了等待戈多,不知道他等的车什么时候来,也不知道到底还来不来。

而且纽约的地铁列车大多有些年头了,音响、显示系统大多都很落后,有的甚至全靠车长人工广播报站,配合着电流滋啦滋啦的声音,对非英语母语使用者来说,堪比地狱级别的听力测试。唯一能确定的是,如果地铁突然在中段停滞不前,列车司机开始重复说一些不一定能听清的话,那就表示又要开始在毫无信号的隧道里焦急等待了。

记得上学的时候,有一次地铁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停了40分钟,原因是下了一阵雨,前面隧道漏水了,而在我迟到40分钟后风风火火闯进教室时,老师风轻云淡地表示:Subway, huh? You’ll get used to it(地铁出问题了?你会习惯的)。

虽然纽约人天天都对地铁有一肚子的吐槽和抱怨,但是谁都无法真的离开它。它是这个城市的血管,它的存在让这个城市保持活力,它老式的站台建筑,旧式的动力车厢,甚至是古老的候车木椅,都仿佛在诉说着100年来这个城市的变迁。

可以说,纽约地铁本身就是一个活着的历史文物,它将时光刻在自己的钢梁铁柱上,带着一个又一个追梦者吭哧吭哧前行。

拥有“隐藏彩蛋”的公交车

虽然纽约的地铁能到达大部分地方,但难免会有一些哪个站都不相邻的地方,这个时候就该坐公交车了。

纽约的公交系统很发达,线路多,站点也多,而且非常准时,有固定的时刻表,就是间隔有点长,大概20分钟一班,高峰期10分钟左右,周末则可能30分钟才有一班。由于都隶属于MTA,纽约的地铁和公交车是可以互相换乘的,从地铁站刷卡出闸之后,还可以用同一张地铁卡刷乘一次附近站点的公交车。

除了有时候根本不知道到底哪里是会停靠的站点之外,在纽约坐公交车基本没有什么让人疑惑的地方。所以,如果不是对周边环境非常熟悉,当我坐上公交车,一定会熟练地打开谷歌地图,看着自己的小蓝点逐渐接近目的地,不管有没有看到站牌,先拉动“停车请求”绳,至于具体停在哪里,司机知道就行了。因为平时很少坐公交车,每次拉绳等待停车的时候都像是在寻找站牌这个“隐藏彩蛋”一样。

美国大多数城市的公交都是这样,除了几个比较大的公交车站建有像模像样的站牌和候车椅,其他的街边站点,站牌甚至和路灯杆钉在一起,稍不注意就被当作是路标错过了。

公交车只会在比较大的站或有人等车的站主动停下,其他情况都需要乘客示意下车才会停。也正因为这样,虽然美国的公交车站距离都比较近,但并不会走走停停耽误时间。

对于美国公交车的深刻印象,是它的升降功能和轮椅放置区,这是第二个“隐藏彩蛋”。美国是一个基础设施对于残障人士友好程度非常高的国家,单论公交系统,美国的公交车有一个基本功能,即车身升降系统。停车开门,降低车身与道路齐平,腿脚不便或乘坐轮椅的残障人士宛如在平地般轻松上车,有时候离路边比较远,车门底下还会有伸缩板,司机也会离开座位把轮椅人士推上车。前排座椅可以向侧面收起,便于轮椅固定在方便上下车的一个区域。于是,即使是坐着轮椅,也可以便捷地乘坐公交车去任何地方。

真好,纽约春日的阳光,所有人都可以享受到。纽约的公交车不仅是普通人的公交车,也是所有纽约人都可以享受的出行方式。

在路上,或者在堵车的路上

想要在纽约开车出行,首先得找好停车的地方。

曾经在纽约一路从曼哈顿开到皇后区,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负担的停车场,即使如此也花费了大概25美元,仅仅为了停6个小时车。而在曼哈顿的停车场,费用高达13.99美元半小时,还要加大概8%的税。

当然路边也有可以停车的区域,通常是25美分15分钟,需要提前在机器上投币,最多3小时,如果超时,交警的罚单立马送达。曾经有一同上课的朋友把车停在路边,每上两节课就得跑下楼重新投币,掐着表计算时间。灯柱上的停车要求标识五花八门,甚至需要找出3个不同标识的交集时间才能确定什么时间段可停车,有时还会临时禁停,让人头大。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来,纽约确实是一个寸土寸金的城市。即使是在最繁华的时代广场,留给车的道路也不像国内动辄8车道,纽约一般都是4车道,而且有非常多的单行线,所以堵车是家常便饭。如果哪天纽约不堵车了,会让人觉得这个城市要完蛋了。

纽约的道路横平竖直,很好开车,这也意味着几乎每条路上都会以非常规律且短暂的间隔,不停地遇到红绿灯路口和熙熙攘攘的人群。New Yorker永远以“目中无人”的姿势飞速前行,除了在主干道上,由于道路更宽,他们会“屈尊降贵”在红绿灯前停下脚步,在一些没有红绿灯的小路上,New Yorker往往保持着高速前行。这种习惯的养成也是因为美国的交通规则中要求车辆在经过没有红绿灯的路口时,必须要在路口Stop Sign(停止标志)前完全停止3秒左右,如果有行人要过马路,便会停车等待,有些司机在行人离路口3米开外就会降速并挥手示意行人先过。

还有一次在纽约开车,等红绿灯的时候,周围所有的车突然都往边上挪动起来,前排的车辆甚至超出了路口,开始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跟着往旁边靠了靠,后来才发现后面有一辆消防车。即使是在汽车如此密集的纽约市中心曼哈顿,只要听到消防车或者救护车的警笛声,不管是正在行驶或是在等待红灯的汽车都必须马上靠边让出道路,而过马路的行人退回路边避让,这是Move Over Law(让路法)的要求,也是大家共识。

还有什么比和生命赛跑更紧迫需要时间呢?

曾经和爸爸一起在美国的高速公路上遇到非常严重的堵车,几乎是半小时没怎么动弹,但是当车流背后突然传出急促的救护车警笛声时,已经完全僵持住的车流竟奇迹般地让出了一条通道供救护车经过,全程不过一分钟。当然,在这一分钟之后,我们又被堵了半小时。

楼宇森林中,也可以有诗和远方

除了在阴暗的地底张牙舞爪地奔驰而过,或在拥堵的街道寸步难行,纽约的交通也有浪漫的一面。

曼哈顿岛东边的East River(东河)温柔地流淌,河的中央躺着一座狭长的岛屿——罗斯福岛。仿佛一个世外桃源,罗斯福岛的居民依靠着仅有的F线地铁与曼哈顿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但是“任性”的MTA时不时就在周末让F线与罗岛“断开连接”。于是“岛民们”给自己的周末安排了更浪漫的出行方式——缆车。

一台红色的的空中列车,与Queensboro Bridge(昆斯博罗桥)在高空中并行,穿过上东区的“楼宇森林”,降落在59街。我一直记得到纽约的第一天,恰好是周六,当我在高空之中回头看,罗斯福岛和东河尽收眼底,扭过头再往前看,曼哈顿的高楼反射的阳光近在咫尺。在高空俯瞰曼哈顿笔直的街道,脚步匆匆的人群和车流,感觉在一方小小缆车中的我像是暂时脱离了城市的喧嚣与纷扰,不过三四分钟,忙里偷闲地享受着在空中的片刻宁静。

终于挤上了下一班北京的地铁。在平稳行驶的车厢里,我不禁想到,交通原来会让人对一个城市形成这么深刻的印象,它不仅把这个城市从地理上连接了起来,也让每个人和这个城市有了更深的连接。就像谈论纽约,我一定会想起破旧的地铁和在地铁上遇到的那些人和事。我们对于一个城市的交通印象,其实也是我们和那个城市的一段故事吧。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