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要闻

将中国枢纽建成下一个“中国名片” ——记交通运输部规划研究院综合运输研究所枢纽室主任工程师朱苍晖

2021-09-09 09:06:37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 薛彩云

朱苍晖参加2021年世界交通工程技术论坛。 


林清玄的散文《百合花开》中,在一处数千尺高的断崖上,长出了一株小小百合。朱苍晖也想这样,在综合交通枢纽规划研究领域深深扎根,活出生命该有的姿态。

对待团队,他躬耕传承,有“看、问、做、思”的四字箴言,即找准研究方向,以问启学、问中求知,做事追求完美,激发创新潜力。这已被团队新人奉为成长路上的引航灯塔。

面对自己,他追逐前沿,坚持枢纽研究这一方向,在规划设计、运行服务、管理政策、标准规范等方面不断深入,以第一株百合的姿态,全心全意默默地开花。

2010年,正值我国加快推进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时期,交通运输部规划研究院(简称部规划院)顺应时代号召成立了综合运输研究所(简称综合所)。同年,毕业于东南大学交通学院的朱苍晖进入部规划院,和综合所一起披荆斩棘,勇往直前。11年来,他坚守部规划院这一平台,见证了我国综合交通枢纽建设力度最大、发展速度最快的阶段,为谱写新时代中国枢纽篇章贡献自己的力量。


    与综合所共成长的“枢纽王子”


采访当天,一上午朱苍晖接了十几个电话。业务工作太忙,他经常加班。下班后相对集中的时间,是他心无旁骛地开展科研与学习的“黄金时间”,他享受这段紧张又充实的时光。

“不论是公路主枢纽,还是国家公路运输枢纽,枢纽领域是部规划院的传统优势业务板块,在行业内一直处于领跑地位。2008年以来,综合客货枢纽建设热情高涨,如何科学规划、合理施策成为交通运输部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朱苍晖回忆,那时正值综合所刚成立,他跟着老专家和青年骨干们参与枢纽建设规划的编制及项目库筛选等具体工作,2012年综合枢纽政策正式落地时,“觉得非常幸运和振奋”。

在综合所开展枢纽业务的高峰时期,朱苍晖主动承担了诸多枢纽规划、工可、资金申请报告等业务,成为践行枢纽政策的“吃螃蟹者”,参与了所成立以来第一个综合客运枢纽工可、资金申请报告,负责了全所第一个货运枢纽(物流园区)工可,被同事戏称为“枢纽小王子”。

“虽然单体枢纽项目工可、资金申请比较小,但形成条理清晰、符合行业导向及当地实际的报告也不容易。”朱苍晖从一点一滴做起,针对工可涉及的需求预测、建设规模、功能区布局、总平面布置、交通组织等核心问题,大量查阅文献资料,提出了基于改进SLP的物流园区功能区布局方法,并应用推广到实践中。

如今,经历了“十二五”“十三五”“十四五”三个五年规划的朱苍晖已成长为综合所的业务骨干。从单体客货枢纽概念规划、工可、方案设计、资金申请,到省市枢纽布局规划,再到枢纽城市布局、枢纽五年规划、中期评估、管理办法、代部咨询评估、技术标准、指导意见等为部服务及国家重点研发计划,乃至枢纽经济、大数据监测分析等,他都“漂亮”完成,积极贡献力量。

“《交通强国建设纲要》《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发布后,枢纽发展迎来了第二个黄金时期。”朱苍晖预测。在《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研究过程中,他与团队成员在《综合交通运输中长期发展战略与复合型综合运输走廊布局规划》《推进物流大通道发展多式联运思路与方案研究》等研究的基础上,采用基础网、概念网、规划网“三网叠加”分析技术,创建了枢纽城市关键经济和交通指标量化评价体系,所提出的“20+80”枢纽城市布局方案已纳入到规划纲要中。

2019年起,《现代综合交通枢纽体系“十四五”发展规划》编制技术支持工作的重任落到他的肩上。编制期间,该规划定位不断上升,已成为与铁路、公路、水运、民航、邮政规划并列的6个行业规划之一,是首个落实“三位一体”国家综合交通枢纽系统建设任务、体现各种运输方式一体化融合发展的“综合性规划”。朱苍晖从最基本概念出发,找出破解办法,持之以恒地解决问题。


    成就伙伴的“坚强后盾”


有些人的成长离不开平台,有些人的成长离不开伙伴,有些人的成长也能造就平台、成就伙伴。朱苍晖把自己取得成就归功于平台和伙伴的作用。

“个人、团队的成长道路上均会面对恶劣的环境或者经历严酷的考验,一株小小的百合为了心中那个美好的愿望都能如此的执着与坚韧,作为规划院综合所枢纽团队成员,肩负着引领国家综合交通枢纽发展方向的使命职责,我相信只要不忘初心,坚定信念不动摇,谨记前辈教诲,终能重塑辉煌。”他说。

新时期,综合所枢纽团队面临着内外环境急剧变化的考验,业务竞争愈发激烈,朱苍晖和团队成员孜孜以求,精诚合作,坚守枢纽阵地。院“三审”制度是团队技术传承和不断壮大重要的制度保障。给他印象最深的是,部规划院综合所原总工程师王压帝在退休前指导的《湖南省交通运输物流园区布局规划》项目调研过程中,要求每天以PPT形式总结调研情况,并且亲自修改,做到一日一毕。“老一辈身先士卒、敬业奉献的精神一直在影响着我们。”他说。

“学会与高手对弈,慢慢你也会成为高手。要争取做一个项目,树一方品牌。”综合所副所长、青年科技英才导师李鹏林的话一直激励着朱苍晖。在不断实践中,他认真组织项目研究、尝试采用新工具新方法、严格把控项目进度和质量,带领团队完成了一项项得到各级部门及项目单位认可的咨询成果。

“为什么做这个研究,这个研究的思路和重点难点是什么,需要提前做哪些准备。在朱主任的启发下,我会一点一点去学,一点一点弄清楚。虽然报告会被改成花脸,但朱主任是我们坚强的后盾,会详细地告诉我们为什么这样改,以后遇到类似的问题如何解决。”入职时间不长的倪潇、马晓茜等人在一步一个脚印的学习中成长很快,逐渐适应了工作节奏。

“我当年就是这样成长起来的,做好‘传帮带’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朱苍晖说。

从2014年至今,朱苍晖所在团队每年出版一本专著,《综合客运枢纽项目可行性研究指南》《综合客运枢纽设计指南》《综合客运枢纽规划建设政策理论与实践探索》《城市客运枢纽布局规划及功能优化技术指南》《货运枢纽(物流园区)可行性研究方法与关键技术》5本著作的部分成果已纳入到综合客货枢纽各项技术标准及国家相关指导意见中。研究成果分别获得了中国公路学会、中国水运建设行业协会、中国工程咨询协会等多项奖项。行业标准《综合客运枢纽分类分级》已正式颁布实施,《客运枢纽区域开发规划导则》《客运枢纽区域开发适应性评价标准》团体标准即将印发。


    乐观坚韧的“第一株百合”


科研之外的朱苍晖,是个乐观的人。

同事杨伯就坐在朱苍晖旁边:“工作中的他总是勇挑重担、迎难而上,视责任为使命。生活中的他才华横溢,性格活泼,肆意挥洒才情。认识他近10年,青涩和稚嫩早已褪去,对工作的热爱和对专业领域更高的追求从未远走。”

“理想和热爱对于各行各业从业者来说非常重要,交通人也不例外。如果只把工作当成糊口的途径,给多少钱出多少力,有这样的想法是不可能有很好发展的。”朱苍晖说,自己刚入职时偶尔也有这样的想法,但被老一辈的工作态度和作风所感染,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状态:不甘于碌碌无为,不企盼掌声四起,却也不甘于野草般的平凡。他耐住寂寞蓄积能量,就算身处遥远山谷,立于千尺断崖前都要绽放出美丽的花朵。

“综合客运枢纽是人民群众感知交通运输服务供给的最直接窗口之一,枢纽建得好不好,体验一下就知道。”为充分了解枢纽建设情况和政策执行效果,更好为部服务、为行业解决问题,朱苍晖参加了上万公里的调研、亲身体验不同交通工具、亲眼所见不同年代的枢纽车站,最终形成了多份调研报告、上万张现场照片和上百个视频,积累了上百个综合客运枢纽案例。“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回想起当年的工作场景,鲜活的资料都成为人生中不可多得的财富。”基于上述数据,他带领团队成员正在开展“基于多维度多情景的综合客运枢纽运行状态评价关键技术”“基于大数据的综合客运枢纽发展水平评价”等研究,并在2021年世界交通工程技术论坛,与众多专家学者分享了“基于熵的综合客运枢纽换乘便利性评价”的技术报告。

“‘十二五’‘十三五’‘十四五’,我有幸见证了综合客运枢纽支持政策从分散布局向集中布局发展,由集中布局向一体融合发展,由一体融合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迈进的三个阶段。未来,中国枢纽将成为下一个‘中国名片’,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出行需要。”朱苍晖信心满满。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