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搜索

道段承包人雇用人员是否受雇于邮政快递企业?法院裁定——有用工管理事实即可认定存在劳动关系

2022-06-24 09:58:46 来源:中国交通报 作者:记者 温晓俊 -标准+

道段承包人雇用人员是否受雇于邮政快递企业?法院裁定——有用工管理事实即可认定存在劳动关系 

日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通报了“法院+工会”联动下的新业态劳动者合法权益保护情况。其中,工会为快递投递员确认劳动关系提供法律援助一案入选该院“十大典型案例”。

杨某于2018年12月至2019年12月在某邮政快递企业从事快递业务派送工作,通过微信群接受公司投递工作安排和管理。因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公司也没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费。杨某据此离职并申请劳动仲裁。法院一审认定邮政快递企业与杨某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并向杨某支付工作期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两倍工资差额73866.35元及补偿金9693.96元。邮政快递企业不服该判决上诉,最终被法院驳回。

邮政快递企业认为快递投递员受雇于道段承包人

记者查阅该案判决书发现,邮政快递企业认为其与杨某不存在劳动关系,杨某与该公司员工颜某是雇佣关系。颜某与邮政快递企业签订《投递员承包投递志愿书》《道段承包申请表》,承诺按企业相关要求做好投递工作,并独立承担所有权利及责任。杨某受颜某聘请在其承包的道段内协助颜某投递,颜某按照杨某工作量结算酬金(劳务费)。

邮政快递企业表示,因杨某受雇于颜某,其2019年8月31日前一直使用颜某的工号从事雇用工作。为避免投递量酬金计算产生失误,从2019年9月1日开始,颜某向邮政快递企业申请在其工作系统中为杨某开通工号。

据此,邮政快递企业认为,杨某并不受其管理,不为其劳动。颜某与杨某微信聊天中显示杨某是受承包人颜某管理。因颜某所承包的业务属于邮政快递企业的业务范围,故杨某与该公司相关负责人有业务互动,但并非直接管理。因此,该公司认为一审错误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提出上诉。

法院认为受雇于谁关键在于受谁管理

根据邮政快递企业上诉内容,其与杨某之间是否存在劳动关系以及该公司是否应向杨某支付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两倍工资差额和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是双方的争议焦点。

针对是否与颜某存在雇佣关系,杨某表示进公司之前并不认识对方,不是雇佣关系。庭审时,杨某表示自己当初是自行到该公司应聘。报到后相关负责人要求其先用颜某的证件进行派送,并非公司所说的其是因受雇于颜某而使用颜某工号。虽然该公司提交了颜某签订的《投递员承包投递志愿书》《道段承包申请表》,但这仅能证明颜某承包部分业务,不能证明杨某受雇于颜某。

法院认为,对于受雇于何方,区分的关键在于杨某受何人管理,为何人提供劳动。微信群聊天记录能够证明邮政快递企业相关负责人对杨某进行工作安排和用工管理,系统查询显示杨某为该公司快递员,双方均确认在2019年9月后该公司向杨某分配工号,由此证明杨某是按照公司的要求提供劳动,以自己的劳动获取劳动报酬,符合劳动法律关系的特征。故法院认定该公司与杨某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超过一个月不满一年未与劳动者订立书面劳动合同的,应当向劳动者每月支付二倍的工资。”同时,杨某主张因邮政快递企业未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及不为其办理社保故离职,要求该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该诉求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一审法院予以支持。法院最终驳回该公司上诉,维持原判。

弄清用人单位主体有效维权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在新就业形态用工模式下,主体之间法律关系复杂多样,任务分配方式、薪酬制度、管理规范等具有灵活性,一些用人单位为规避经营风险掩盖实际用工的事实。本案中,杨某的工作直接对邮政快递企业的站点承包人负责,但他接受公司的日常管理,此类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往往不清楚用人单位主体,在与用人单位的劳动纠纷中处于被动维权的境况。特别是在用人单位不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及缴纳社会保险费的情形下,劳动者举证困难,即使合法权益受到侵害,也往往选择忍气吞声。

遇到此类劳动纠纷时,劳动者要勇于拿起法律武器维权,也可向属地工会寻求法律援助服务。本案中,在工会的法律援助下,杨某关于确认与邮政快递企业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等诉求得到了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支持,切实保障了快递投递员的合法劳动权益。

编辑:翟慧

审核:孙英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