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搜索

曾经是战士,现在还是!

2022-08-04 15:56:56 来源:中国交通报 作者: -标准+

他们不一样,曾身入军旅,披坚执锐;他们也一样,都有交通风采,赢得荣光。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5周年。交通运输行业有众多退伍军人,他们将军旅生涯中的特种技能带入交通运输行业,英姿勃勃风采依旧。正值“八一”建军节之际,听听这些有特种技能的退伍军人,如何在交通运输岗位立新功。

张裕 飞檐走壁早有预演

军旅掠影:徒手攀爬,在佩戴安全绳的情况下,巧借墙体结构、墙外护栏及水管,能爬上五六层楼的高度。

岗位新功:作为快递员,在浓烟滚滚的危急时刻,徒手攀爬至二楼窗沿,救下一名受困的小女孩和两名成人,荣获“2021年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称号。

光阴似箭,转眼我已经离开部队19年。我于2001年12月入伍,2003年12月退役,服役于武警江西省总队直属第三支队。

还记得第一次穿上军装,第一次告别父母离开家乡,第一次戴上大红花走进军营部队老兵们敲锣打鼓热烈欢迎的场面,第一次紧急集合时的狼狈,第一次手握钢枪的陶醉,第一次过年想家的滋味,又再次戴上大红花离开军营的那一幕,太多太多的回忆在脑海里回荡。

2019年3月,我入职湖北顺丰武汉唐家墩营业点,当起了“快递小哥”。去年12月10日,我正在江汉区某小区内派件,突然看到一户3楼居民家北面的窗户飘出滚滚浓烟,屋内燃起烈火,火势已蔓延至窗外。当时屋内有一家三口,小女儿站在窗外的屋檐上,父母紧紧抱住女儿的身体,时不时向外探身试图寻求帮助。楼下围满了居民群众,有人在大声呼救。

爬楼救人是我下意识的第一反应,看到现场群众拍摄的视频后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我在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大步冲向一楼住户的阳台,轻轻一跃,一只手撑着一楼窗户的上缘,另一只手够到了二楼底部屋檐。紧接着,大腿带动膝盖,立马卡上二楼屋檐,顺势迈进了二楼窗沿内。站稳后,我用左手勾着窗沿,右臂一把将小孩安全地送进了二楼屋内,并帮助大人安全逃离火场。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把人安全接下来,事后才感到害怕。救人后我继续派件,回家后才发现,自己在救人过程中崴到了左脚,拇指已经红肿。

现在回想起来,我能“飞檐走壁”爬楼救人得益于部队的锻炼。在进入部队的第二年,我们有一个季度专门针对性地训练徒手攀爬,在佩戴安全绳的情况下,巧借墙体结构、墙外护栏及水管,能爬上五六层楼的高度。这个训练我不记得做了多少次,没想到真有一天能派上用场。而且在部队的训练中,突发情况场景预演长期贯穿,面对有人受伤、反劫持等突发情况,我都能够冷静快速处理。

部队这所大学令我受益良多,让我从懵懂的少年锻炼成合格的军人。离开部队前最后一次动员大会,首长再三嘱咐我们,离开部队、回归社会,还是要继续为国家为社会作贡献。这句话,我一直牢记在心。

张裕 口述 熊峰 谢梓君 整理

孙培强 空军飞行经验让我冷静应对危机

军旅掠影:练就过硬飞行技能。

岗位新功:作为“五星机长”,严谨细致排除安全隐患,冷静自如应对恶劣飞行环境。

我的飞行人生可以用很多数字来概括,飞龄43年,安全飞行22400多小时,1万次安全起落,可绕地球390圈……这些数字的起点,要回望1979年。

那一年,我来到空军第二航空预备学校接受了1年的基本素养和身体素质培训,每天进行2小时的长短跑、单双杠、身体滚轮训练。第二年,我奔赴河北的空军第六飞行学院,当时的培训科目包括起降落、特技、编队飞行等六大科目。在各个科目的训练中,我用训练大纲规定的最少带飞次数,达到了训练质量,并顺利完成了单飞(独立操作飞机)。忆往昔,感慨万分。当年,空军来我们县招飞,体检合格的有20多人,通过政审和文化考试选拔的5个,而最终通过航校毕业成为飞行员的只有我一人。1982年,我以全优成绩毕业,留校担任飞行教员,为部队培养了数名优秀飞行员。

1997年,我从空军转业到东航山东分公司从事飞行工作。转业之初,初上民航现代化大型客机,百余个开关和电门上的英文标识我一个都不认识。曾经的全优学员,在学习上遇到了很大困难。于是英语底子薄弱的我便每天携带着随身听练习英语,把航班上的英语通话录音反复听反复练,最终很快就取得了民航英语陆空通话资格,并自学考过了英语专业四级。

2008年7月12日,我带队执行MU2441青岛—浦东航班,在浦东五边进近放襟翼过程中,机组发现在放出全襟翼后,飞机下滑姿态比正常大2—3度,需带杆才能保持正常下滑轨迹。着陆后机务人员初次绕机检查未见异常。但在部队培养出的作风严谨、细致认真的态度,以及长期的飞行经验告诉我,这件事不太对劲。随后机务人员将襟翼全部放出后,发现在右襟翼前缘有一处长约20厘米、宽约8厘米的椭圆形破损,边缘向外并延伸有裂纹。后经确认,此处是结构破损,如不及时发现,在以后的飞行中破损会进一步扩展,从而严重影响飞行安全。

虽然已经退伍二十多年,但我身上依然保留着军人的影子。每次执行航班,起飞前至少提前近2小时到达公司进行航前准备。坚持按标准穿衣戴帽,制服笔挺、皮鞋锃亮,几十年如一日。在东航工作的25年里,我从没有因个人原因调整过一次航班。

五星机长、全国劳模、公司“抗震救灾先进个人”、飞行检查员、B类教员……每一个“勋章”背后都有着太多的故事。今年5月1日,退休后的我又被返聘到浙江长龙航空有限公司,继续谱写人生的篇章。

孙培强 口述 郑景友 谢梓君 整理

龙兵 过硬驾驶技术支撑我驰援武汉

军旅掠影:担任通信专用车驾驶员,练就过硬驾驶技术及看地图本领。

岗位新功:作为货车司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32天往返湖北11趟运送防疫物资,荣获“2020年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称号。

2002年,我应征入伍。作为家中独子,父母非常不舍。我说:“如果都不去当兵,谁去?”不仅劝说了双亲,也影响了村里的同龄人。

刚进部队时,我被子叠不好,就提早1个小时起床叠;5公里跑步不达标,就多次练,最终能跑到23分钟以内;驾车坏习惯难纠正,就跟着师傅从头学,一步一个动作,不断熟练。笨鸟先飞,不甘落后。做什么事都没有捷径,得用“许三多”式的韧劲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走。

2007年,我从部队退伍,选择了自主创业,从事个体运输,跑遍了云南、贵州等从前都未涉足的地方。当年的导航还没有现在这么先进,很容易走错路,有的时候在夜里走进了狭窄的“断头路”,还得从原路倒车五六公里返回。面对多付的油钱、路费,我的内心五味杂陈。而幸运的是,我凭借一张地图,以及在部队学到的看地图本领,少走了很多弯路,熬过了最难的那几年。

2020年2月,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我在微信群看到急寻货车司机运送物资到武汉的消息。作为退役军人,我抱着“脱军装不卸担当”的信念,报名出发了。一走就是32天,往返湖北11趟,驾驶里程达1.2万公里。11趟去武汉的路上,困难重重。雨雪天气,车前挡风玻璃上的雨刮器几次被冻住,一趟单程足足开了8个小时。几百公里高速公路全程无车,手机导航频繁发出疫情严重地区报警,不敢停车、不敢下车,在车上睡了1个月,被子全是湿气,裹着军大衣都浑身冰冷。更要命的是,我身患糖尿病需要每天注射3次胰岛素,因为长时间吃方便面,无法及时调整注射剂量,差点引发低血糖。孤独的深夜两脚发软,开车开得心惊胆战。即便这样,我依旧坚持完成了运输任务。

驰援武汉,对于我来说算是一个偶然,但身边了解我的人常说,这是符合我性格的一种必然。我猜这也许就是当兵时培养的“热心肠”。

退伍后,我还跑过客运中巴。对家境困难的老人,我自己贴钱为他们免票;曾有诈骗团伙想要在中巴上针对老年人实施诈骗,我不怕危险积极抗争。跑客运的那几年,我不仅没赚钱,还亏了本。朋友劝我说,亏本生意要不得,我却说,值得。帮助别人,我自己也开心。

今年3月,在地方政府及交通运输部门的支持下,我与桃源磊鑫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联合成立桃源县鑫龙运输有限公司,为企业和货运司机之间搭起桥梁。目前,公司已和20多名司机建立长期联系,大家干劲十足。一路走来,即使已获得过“2020年最美货车司机”“2020年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等诸多荣誉,我依然觉得自己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龙兵 口述 贺哲野 袁东伟 记者 邹立新 整理

涂文胜 机械制图和工程制图异曲同工

军旅掠影:熟练掌握机械制图、金属材料知识。

岗位新功:作为桥梁工程师及专职安全员,将军旅特殊技能用于公路施工,成为自学成才的桥隧工程师,严把安全生产关,挽救了5名施工人员的生命。

1990年,我应征入伍,在新兵营训练中军事素质列全团第一。我服役的部队,是一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英雄部队。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老一辈军人的精神鞭策我们奋勇向前。

1992年12月,我从部队退伍回到家乡江西宜春,次年3月进入宜春公路局工程队(路桥工程局前身)工作。我主动要求到一线,从普通技术员干起。之前在部队学习的机械制图、金属材料知识派上了用场。机械制图和工程制图有很多相通之处。我的父亲也是一名桥梁设计师,从小我就在一旁看他画图纸,耳濡目染之下,我在退伍之初已能看懂部分图纸。但所谓隔行如隔山,刚刚加入公路行业的我,对于如何准确把握公路施工流程和技术标准还是感觉比较吃力。我一方面虚心向身边的老同事、专业技术人员请教实践经验,另一方面自费购买专业书籍,废寝忘食地给自己“充电”。1995年,我参加全国成人高考考取株洲工学院道路与桥梁专业。1998年毕业后,我开始走上技术岗位。

谈及职业生涯中最难忘的一幕,我想,是曾在工地挽救了5人性命。时光回溯到2001年,我在梨温高速公路项目任桥梁工程师及专职安全员。那时正值国庆节、中秋节重合,就在过节前两天,梨温高速公路B5-2标土方作业爆破施工点,5名施工员正在进行爆破前的作业施工,已打好炮眼,需要送5箱炸药上去,当时正在送第一箱炸药。我正在进行安全巡查,猛然发现施工作业方法违规,作业面存在危险,立即要求他们停止作业。“上面在掉土块,赶快先撤离!”哪知施工员不以为然:“不要紧,我们经常这样做。”雷厉风行的作风,是部队锻炼的精气神。来不及细说,我一把抢下施工员的作业工具就往外走。施工员们只好不情不愿地跟在我后头。谁知刚走出几十米,先前的作业面就形成了塌方,掉落下来的石块甚至砸在了走在最后的施工员的后脚跟上。施工员吓坏了,他们颤抖着拉住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如今,我退伍已近30年。我从技术员到工程师,到安全部长、工程部长,再到总工程师,参与了约30个工程项目,见证天堑变通途。

涂文胜 口述 周剑 谢梓君 整理

聂三华 抗洪抢险抗疫救援我用身躯守护你

军旅掠影:历经1998年抗洪抢险,72小时和战友用身躯筑起了一道铜墙铁壁。

岗位新功:作为公交驾驶员,奔赴抗疫前线,为医护人员筑起一道“安全墙”。

1996年,我在镇上看到“好男儿应当从军报国”的宣传横幅,毅然报名参军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我清楚地记得,入伍到部队时乘坐的是绿皮火车,有座位,没空调,走走停停。晚上从孝感上的火车,第二天晚上才下火车,然后又坐了4个小时的大蓬车,到目的地已是深夜。几栋小平房,一个广阔的训练场,再加上四周高大的围墙,刮着呼呼的北风。

“立正,向右看齐……”训练场上走出一位又一位个子不高但身姿挺拔的教官,洪亮的声音划破长空。第一次听到口令的我打了个哆嗦,当晚一夜未合眼,开始有点想家了。每天训练,唱军歌,整理内务,要求任何物品都要整齐划一,时间排得满满当当。3个月的新兵连生活,让我“脱胎换骨”,褪去稚嫩与慵懒,褪去依赖与傲慢。班长说过一句话永远地印在我心中:入伍不是一场旅行,而是一次修行。

部队是个大熔炉,生铁进去,好钢出来。2006年8月,我从部队转业到武汉公交集团。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我深知保护武汉是不可推卸的责任与担当,因为军人就是牺牲、奉献的代名词。想起1998年,全国洪水肆虐,长江告急,松花江、嫩江告急,西江、闽江等流域也深受洪水灾害。面对汹涌而来的洪水,我和战友们奔赴汉口龙王庙险段奋战,几乎72小时未合眼,用身躯筑起了一道铜墙铁壁。这一次,我要为医护人员们筑起一道“安全墙”。

卷起一床已经发白泛黄的行军被,我驾驶公交车前往武大人民医院东院,接送下班的医护人员返回所住酒店。酒店距离医院9公里,每天最早一班车是7时10分从酒店发车,最晚一班车要到23时40分才能抵达酒店。平均每天跑8趟车,最多时一天跑了24趟。一床行军被,见证了我军人时代的光荣岁月,也见证着我为抗疫的坚守和付出。

每年建军节,我都会自费打造“八一”主题车厢。“若有战,召必回”等字样的贴纸、印有人民子弟兵抗洪救灾等画面的画贴,都是我再三构思后,请专业人士设计并喷绘制作的。

每年“八一”前夕,我都会来到东湖高新区关东街南湖社区退役老兵张启有家中拜访,送上慰问品,与他共忆峥嵘岁月,共话军旅生涯。他总说,在战争年代,为保卫国家,军人要有牺牲精神;而在和平年代,军人就要奉献,只有这样才能当个好兵。

聂三华 口述 记者 潘庆芳 通讯员 陈祺民 整理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李宁

审核:孙英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