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四川  > 政声民情

世界筑路史上的奇迹:川藏公路——走进川藏公路博物馆

2021-08-03 16:57:09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

629日,四川省首个以川藏公路为主题的博物馆——川藏公路博物馆在成都开馆。该博物馆位于成都市温江区四川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内,面积近1000平方米,博物馆紧扣传承弘扬“两路”精神主题,通过历史抉择、天路长歌、薪火相传三个单元,展示了川藏公路的建设历程。

蓉城六月的烈日下,馆前的“路魂”雕塑毅然矗立,解放军战士、筑路工人、藏族同胞手拿铁锹、大锤,撸起衣袖,昂首挺胸,眼神坚定,仿佛在眺望远处的高山。如今,距离川藏公路开始建设已经过去71年前了,川藏公路建设的亲历者大都已经年迈或离世,但他们留下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顽强拼博、甘当路石,军民一家、民族团结”的“两路”精神将薪火相传、历久弥新。

走进博物馆,一件件文物和实物,宛如时空穿越,在我们的眼前诉说着川藏公路艰苦卓绝的建设历史和前辈们的丰功伟绩。“坚决要把五星红旗插上喜马拉雅山上,让幸福的花朵开遍全西藏。”1950年3月,十八军将士在四川乐山举行进军西藏誓师大会,军长张国华在会上作动员讲话,并带领部队宣誓,一张图片生动再现了当时的场景。这句豪迈的誓言向山川大河宣示了川藏公路建设者们的无畏精神和坚定决心,从此修筑川藏公路的序幕正式拉开。

让高山低头 叫河水让路

博物馆内一面约6米长的大屏展示了一段3D动画,直观形象地表现了川藏公路从四川盆地攀越上青藏高原的线路走向。面积120多万平方公里的西藏自治区,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主体,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川藏公路穿越了青藏高原东部横断山脉,翻越二郎山、折多山、雀儿山等高山峡谷,跨越大渡河、金沙江、怒江等激流险滩,穿越雪山、森林、草原、冰川等复杂地貌,建设过程十分艰险,被称作是“地质灾害博物馆”。

当年修筑川藏路的艰险

“二呀么二郎山,高呀高万丈……”馆内响起了这首熟悉的旋律。修筑川藏公路期间,西南军区和西藏军区文艺工作者们创作了不少歌曲,《歌唱二郎山》就是其中耳熟能详的一首。二郎山海拔3212米,是川藏公路上的第一座大山,气候恶劣,终年飞雪,空气稀薄,坡陡弯急。当时施工期正是七八九月,雨水很多。山体地质结构复杂,有的是石岩地段,坚硬难攻;有的是泥沙混合,稀泥遍地。人们作业时常常满身沾泥,大家戏称穿的是“泥子军装”。

“住地是5000米高度,睡觉是斜坡30度,开水是沸点70度,气温是寒暑表零下不够度,我们的热血沸腾到了100度,智慧和力量没限度。”一张战士们扫除积雪的照片上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生动反映了雀儿山上筑路生活的艰辛和战士们昂扬的斗志。在征服雀儿山的过程中,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张福林就是其中之一。

背靠着雀儿山西麓,一座陵墓前牌坊上镌刻着“英雄永活人心”六个大字,这张照片里所指的英雄,就是时任一五九团三连炮班班长的张福林。1951年12月10日,张福林照例在工地检查炮眼及装药情况时,一块两立方米的石头突然滚下来砸在他身上,将他右臂砸成三段,腿砸断,小腹砸一个洞,当即痛昏过去。卫生员施救时,他说:“我不行了,打针也没用,节省这一针药吧。”弥留之际的他从衣袋内掏出仅有的四元五角钱,向指导员交了最后一次党费。1952年,西藏军区追认张福林为模范共产党员、一等功臣,并命名他生前所在炮班为“张福林班”。

“为了帮助各兄弟民族,不怕困难,努力筑路!”1953年,昌都通车后,毛主席亲自题词,筑路战士们大受鼓舞。经昌拉定线南线后,筑路部队开始了分段施工,在东线遇到的第一个工程就是怒江天险,深谷狭长,望天一线。工程技术人员找到当地的藏族同胞调查研究出了架设钢索吊桥来跨越怒江的方案,修路大军顺利渡江。但紧接着然乌沟这一难关又摆在了大家面前。

然乌沟海拔3000余米,悬崖高达50多米,沟底急流奔腾,战士们腰系安全绳,在石崖陡壁上悬空抡锤打炮眼。开馆仪式上,军长张国华之女张小康女士将自己所著的书籍《雪域长歌》捐献给了博物馆,书里记载:因为作业时间太长,麻绳被磨断了,有一个班的战士都掉下了怒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惨烈而悲壮。为了鼓舞士气,战士们提出:“不打通然乌沟不过春节”的口号。终于在1954年除夕12点之前,完成了该项工程。后来筑路部队在帕隆峡谷,苦干加巧干,日夜奋战。1954年11月27日川藏公路东西两线筑路大军顺利会师巴河大桥。

在最艰苦的条件下完成最艰巨的任务

在川藏公路修筑中,物资运输保障是一项巨大的难题,藏族同胞们为此作出了永不磨灭的贡献。博物馆内可以看到一名身着藏袍的藏族女人的照片,她就是“支前模范”曲美巴珍。

最开始,曲美巴珍和邻居们一起给解放军的营地送提前打好的柴草,柴草过了称之后,解放军不仅按照市价付了钱,还请他们吃白米饭和猪肉,而解放军自己却喝的稀饭,卫生员看到曲美巴珍肩膀上的疮疤还流着脓血还为她诊治,帮她上药,又把自己的衣服送给她穿,短短半天的接触,曲美巴珍认定解放军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之后,曲美巴珍便带着两头牛、一匹马,同邻居们一起加入运输行列,成为了著名的“支前模范”。

除了运输,在当时的条件下,测量工作也面临巨大的挑战。展柜里一个比手掌略大的罗盘、一条刻度线已模糊的测量杆,这便是当时勘察队队员们使用的简单工具。1951年的6月,昌都至拉萨公路勘察队队长余炯与工程师赵厚孝等7人,背着糌粑、帐篷,带着罗盘、计步器等最简易的工具出发,成为世界屋脊上修公路的第一踏勘队。他们忍冻挨饿、舍生忘死,历时1年3个月,翻越了60多座大山,徒步行程4000多公里,提出了7条比较线,为了能够找到昌拉段更合理的通道,一度与司令部失联了4个月,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已经牺牲了。当他们完成任务回到昌都时,衣衫破烂、满头长发、面黄肌瘦。参谋长陈明义等人忍不住流下了滚滚热泪,说:“你们是世界屋脊第一条公路的开路先锋!”

作为联通内地与高原的重要运输通道,多年来,它的畅通离不开养护工人的努力,被誉为“雪山铁人”的养路工陈德华参加了博物馆开馆仪式,并捐赠了当年在五道班工作时穿过的藏袍。在川藏公路海拔5000米的雀儿山路段,陈德华立下誓言:“我就是死了,也要化成个路标,戳在这山上!”他带领的雀儿山五道班,被藏区人民誉为雪域高原的“铺路石”和“川藏公路上的生命守护神”。他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薪火相传接续奋斗

1954年12月25日,世界屋脊上的古城拉萨,终于迎来举行“康藏、青藏公路通车典礼大会”的时刻。博物馆“天路长歌”这一单元里,有一副四川著名画家辜志勇创作的巨幅油画,画中,藏族同胞和战士们脸上洋溢着笑容,藏族同胞向筑路战士敬献哈达,军民一家,鱼水深情,这样的画面展示了藏族同胞感党恩的深厚情谊,从此,西藏结束了没有现代公路的历史。博物馆里展示出来次日的人民日报、工人日报等报纸,泛黄的页面上,醒目位置刊登着“两路”通车的喜讯。

出生入死、战天斗地,建设者们用铁锤、钢钎、铁锹,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在“世界屋脊”创造了公路建设史上的奇迹,据统计,在2000多公里川藏公路的修建过程中,共有3000多名英烈捐躯高原,平均每公里就有一人牺牲。

馆内复原当年修筑川藏路的标语

博物馆存放着一张小女孩的照片,画面中她眼神清澈,乖巧地坐在石阶上。她叫小难,是十八军进藏路上的第一个牺牲者,也是军长张国华的女儿。这一天,军长带着女儿到誓师大会现场,向全军战士表明决心:“我张国华‘背女出征’坚决进藏,义无反顾!”后来,3岁多的小难在行军途中因肺炎去世,成为了张国华一家永远的痛。

前辈的流血牺牲换来了今日的美好生活,如今的川藏公路,正越来越宽阔、越来越通畅。在“两路”精神的指引下,四川交通人久久为功,涉藏地区交通条件显著改善,行路难问题得到历史性解决,当地经济社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雅康高速的建成实现了甘孜州人民拥有高速公路的梦想,成就了四川高速公路从平原向高原的跨越和四川高速公路建造能力的跨越。汶马高速的全线通车结束了阿坝州州府马尔康不通高速公路的历史。

科技创新,技术进步,多个超级工程在川藏公路上建成。由四川省厅公路设计院设计、四川路桥承建的泸定大渡河大桥获得了具有国际桥梁“诺贝尔”奖之称的“古斯塔夫·林登少”金奖。汶川克枯大桥有多项技术创新,结构独特,被众多专家学者点赞,更是自驾游客喜爱的“网红”打卡地。G317线雀儿山隧道夺得国际隧道界“奥斯卡奖”——布鲁内尔奖杯。

川藏公路沿途的美丽风景,每年吸引数百万游客。四川交通密织成网,实现从蜀道难到蜀道通的历史跨越,并向着蜀道畅不断前进!

采写/吴妍妍

摄影/张臣臣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