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专题  > “先行”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

见证四十年他们说

2019-01-14 14:11:53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特约记者 刘续军 段兰芬 邓倩 驻甘肃首席记者 石强 通讯员 张磊

从陇南武都通往四川九寨沟和广元必经文县高楼山“十二道拐”。20世纪80年代,“十二道拐”是砂土路面而且路窄坡陡,翻山要5个多小时。雷雨田 摄
汶川地震后,高楼山“十二道拐”再次进行改建拓宽,沿线增设了安全防护设施,行车条件大为改善。2017年,武都至九寨沟高速公路开工建设,以隧道穿越高楼山。 周治坤 摄
1994年,甘肃省第一条高速公路——天水至北道高速公路建成通车。刘国安 摄
2018年9月的天北高速公路,从建成通车至今无大修。李瑶 摄

铭记昨天的路,才能走好未来的路。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我们不能忘记前人,没有他们的付出与努力,就没有现在的成就与荣誉。40年来,甘肃省交通运输发展取得的巨大成就凝聚着历任省交通运输厅领导的智慧和汗水,他们是改革开放40年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在此,向他们致敬!记者专门采访了几位老领导,听他们讲过去的故事。

秦中一

一张蓝图绘到底

1983年4月至1993年5月,秦中一担任甘肃省交通厅厅长,谈到这一时期对日后甘肃交通运输事业发展的影响时,秦中一从多个方面作了解答。“改革开放40年甘肃交通的发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前20年是基础准备阶段,为后来甘肃交通运输事业的发展作了基础上和组织上的准备,奠定了甘肃交通运输事业发展的基础;后20年是甘肃交通运输事业大发展的阶段。”

秦中一详细介绍了甘肃交通运输发展在基础上和组织上所作的准备工作。“基础准备上,在高速公路方面,1992年通过我们自己探索,修筑了一条13公里的高速公路,这条高速公路是我们自行设计和组织施工的,相当于甘肃高速公路的‘试验田’,让我们懂得了如何修筑高速公路,又锻炼了队伍,培养了人才。在隧道方面,通过七道梁隧道的修筑,我们得到了一些教训,就是在干旱地区修筑隧道要考虑防水通风等问题,这给了我们技术设计等方面的经验。在桥梁方面,祁家渡口黄河大桥通过钢板固定,解决了桥墩有裂缝的问题,这也是我们所积累的经验。”

“在组织准备方面,我们也做了一些工作。比如,我们尽量选择中交、中铁等国有大中型企业参与施工,同时各公路总段通过抽调骨干人员参加建设来锻炼自己的施工队伍。人才方面,我们从甘肃省交通学校(现甘肃交通职业技术学院)、西安公路学院(现长安大学)、重庆交通学院(现重庆交通大学)等院校引进了大量优秀人才,做好了人才储备保障。在县乡道路建设方面,平凉、临夏、甘南、庆阳等地方交通局大力支持;在路基、路面、桥梁建设等方面,省交通厅做了大量工作;同时,各地群众以工代赈,当时在全国范围内颇具影响。还有在管理方面,路怎么管怎么修,我们以兰州为中心,一条一条修,等等,这些都可以说是组织上的准备工作。”秦中一向记者说。

在秦中一担任甘肃省交通厅厅长期间,交通行业的许多企业也随着全国企业改革的步伐开始了改革,主要是一些客运和货运企业的经营管理权开始下放至地区,转为民营,许多当时改革的模式一直延续到了今天。谈到交通企业的改革,秦中一说:“计划经济改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公有制经济改为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当时,我们在对客运货运企业改革时,采取部分货运企业下放至地区,转为私营,客运企业继续以国营为主的方式,对企业的管理实行混合所有制。以国营为主导,以人民为中心,票价、路线等都由国营管理,车辆由民营提供,建立了完善的客运体系。从现在来看,这些改革还是比较成功的。”

对于甘肃交通运输事业现阶段取得的发展,秦中一深有感触:“甘肃是欠发达省份,经济落后,交通不便。但是,甘肃省交通运输部门党的组织领导坚强有力,职工队伍作风优良。同时,我们能依靠群众建设交通,虽然条件艰苦,但是我们打通了很多通道,与周边省份全部以高速公路连接,这是很了不起的。我认为甘肃交通的发展做到了‘一张蓝图绘到底’。所以,甘肃交通人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秦中一提出了他对甘肃交通运输事业发展的一些建议:“现阶段,‘一带一路’建设为西部地区发展带来了又一次重大机遇,甘肃交通运输部门要提前做好建设规划,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提高交通服务水平,借助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推动甘肃交通运输事业进一步发展。”

胡国斌

勇抓机遇 建路为民

1993年5月至1998年4月,胡国斌担任甘肃省交通厅厅长。说起甘肃交通的发展变化,胡国斌深有体会。他感慨道:“‘要想富,先修路’!甘肃处于黄土高原地区,公路交通发展相比中部和东部地区比较落后。1990年以前,我们很多地方连县乡公路都没有,有的地方甚至还没有通车,‘断头路’很多,而我们的养路费收入又很少。所以,我的前任领导们做了大量的工作,那时候主要是通过以工代赈的方式进行公路项目建设,建设的重点是放在公路普及上。在国家出台车购税政策以后,我们才开始了贷款修路。而我们的交通真正迎来大发展的阶段,是1998年西部大开发以后,那时国家的政策对西部地区有了很大的倾斜,我们也乘上了这个东风。”

1994年8月6日,中川一幅高速公路建成通车,这条高速公路是甘肃省交通部门自行设计、自行施工的高等级公路,也是当年继7月1日甘肃省第一条高速公路——天北高速公路建成通车后,又一条建成通车的高等级公路,可以说,1994年甘肃省高等级公路翻开了新的篇章。谈到这两条高速公路的建成通车,胡国斌说:“这两条高速公路为我省公路建设使用车购税进行贷款修路、收费还贷做了准备。同时,还为我们在资金筹措、人才培养、技术探索等方面提供了借鉴。通过这两条路,我们感受到,我们的设计能力还是有所欠缺的。尤其中川一幅高速公路处在黄土高原地区,这条路的修筑,让我们有了在黄土高原地区修建高速公路的经验。”

人才对于发展颇为重要,这是胡国斌对甘肃交通发展最大的体会。“无论是做高速公路建设还是公路养护,都离不开技术人才,所以那时候我们在思想上非常重视人才问题,只有把人才留住,甘肃交通才能取得发展。我们大力支持甘肃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发展,重视科技人才的培养,‘九五’期,我省交通行业实施了‘科教兴交’和‘交通人才工程’战略,不断加大交通成果中的科技含量,使我省交通发展转移到依靠科技进步和提高劳动者素质的轨道上来。”胡国斌说。

采访过程中,记者向他展示了1994年他在接受采访时谈“九五”期甘肃公路发展规划的视频资料。根据当时规划,“九五”期将建成“两纵两横”全长3531公里的公路主骨架,省会到各地州市将建成高等级或二级以上公路,“两纵两横”规划将贯穿甘肃省14个地州市,连接48个县市区,到2010年,甘肃省公路总里程将达到11.9万公里,二级以上公路里程达到7885公里。看了视频后,胡国斌欣慰地说:“有同志告诉我,2017年全省公路通车总里程已达到14万多公里,14个市州政府驻地全部实现高速公路连接,86个县区政府驻地以二级以上公路连接。现在看来,当时的预判和现在的发展基本是相符的,而且比我们预期的要好很多,这些都是一代一代交通人不断努力的结果。”

“干了这么多年,我深刻体会到,交通运输事业是公益事业,公路公路,就是大伙用的路,公益性一定要放在第一位。”这是胡国斌作为一名资深的“老交通”所秉持的信念。“公益性一定要放在第一位,怎样把公路修好,怎样解决人民群众的出行问题是公路建设者要放在首位考虑的。在抓高速公路建设的同时,要抓好公路养护。交通运输事业要为老百姓负责,也就是说,县乡道路的建设和养护要更加重视。”

说起对甘肃交通运输事业发展的寄语,胡国斌说:“‘一带一路’建设将人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都汇聚起来,只有通过路,才能将这些连接起来。所以交通运输部门要抓住这一机遇,推动甘肃交通运输事业大发展。”

徐拴龙

喜乘东风 加快发展

“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甘肃交通工作插上了快速发展的翅膀,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已退休十多年的甘肃省原交通厅厅长徐拴龙谈起改革开放40年来甘肃交通的发展变化,仍然激动不已。

1998年至2004年担任甘肃省交通厅厅长的徐拴龙引用清代诗人高鼎《村居》诗中的名句——“忙趁东风放纸鸢”来形容甘肃交通运输工作当时的情景:在改革开放的历史机遇下,甘肃交通运输部门抢抓国家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和实施西部大开发的机遇,积极争取交通部投资,利用世界银行、亚洲银行等外资,加快西部通道建设,先后开工了定西巉口至兰州柳沟河、兰州柳沟河至忠和、白银至兰州、尹家庄至中川机场、古浪至永昌、永昌至山丹、兰州至临洮、兰州至海石湾等多条高速公路,并加快国省道建设和农村公路建设,全省主要路网框架初步形成。

2002年通车的巉口至柳沟河、柳沟河至忠和、白银至兰州等6条高速公路是徐拴龙在任期间亲手主抓的项目。“项目建成后,我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由13公里一跃发展到320公里。交通部和省委、省政府都发来贺信。”谈及这6条高速公路建成通车的意义时,他说,这远不止是高速公路里程的突破。在项目建设过程中,由于甘肃整体力量还比较薄弱,所以引进了很多外部包括交通部、北京的一些设计单位帮忙做设计,一些大型交通施工企业一同搞建设,使甘肃交通人从不熟悉到熟悉,逐步走出了自己的交通建设路子,为此后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在谈到当时甘肃交通总体布局规划时,徐拴龙回忆,当时考虑在总体布局“两纵两横两个重要路段”的基础上,既要建设西部大通道,也要解决县乡乃至村的道路通行问题。所以,甘肃交通运输部门提出要建好干线运输网和农村运输网。干线运输网即在建成“两纵两横两个重要路段”的基础上,建设“一主五副”运输枢纽(以兰州为国家级运输中心,以平凉、天水、张掖、酒泉、嘉峪关为5个运输枢纽),形成大骨干网。在农村运输网建设方面,提出了全省所有乡镇通等级公路、90%的建制村通农村公路、具备条件的村通客车的目标。这个规划基本形成了以兰州为中心,外联周边省区、内通县乡村的层次分明、布局优化、结构合理的公路运输服务体系。

“公路越建越多,交通信息化就必须跟上,才能提高公众出行效率。”徐拴龙介绍,在加快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甘肃省交通厅成立了甘肃省交通科技通信中心,建设了办公网,将厅系统内部的信息连起来,并和交通部实现了信息互联互通。随后,实现了高速公路运营、监控、收费体系的网络化。依托陇运快客,逐步应用客运信息系统和GPS系统。“虽然说和全国比差距还很大,只是局部开了个头,却起到了先导作用。”他说。

徐拴龙介绍,“十五”期,甘肃交通部门改革也步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现在的一些设计企业和施工企业如甘肃路桥建设集团、甘肃远大路业集团、甘肃恒达集团、省交通设计院等都从事业单位中分离出来,后来发展成为甘肃交通建设的主力军。全省80多家运输企业在此期间也基本实现改制,60%的企业实现了扭亏。同时,交通产业也得到了发展。

“这些年,甘肃交通运输事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交通的发展是永无止境的,特别是交通的智能化、信息化发展是面临的新课题。”徐拴龙说,“甘肃交通运输部门要进一步抓好改革开放的历史机遇,切实解放思想,放开步子,进一步加快发展。”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

数字报

订阅指南

热门推荐更多>>

问计于民问计于网

围绕党中央、国务院重大决策部署和交通运输部党组中心工作,倾听群众呼声、查找突出问题、吸收基层智慧,更好服务人民、服务大局、服务基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