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运输部主管  中国交通报社主办

中国交通新闻网首页  > 专题  > 2020年“最美货车司机”  > 要闻

万里辗转 为爱驰骋

——记辽宁省个体货车司机穆秋

2021-05-19 09:09:57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作者:记者 张英贤

2020年2月初,一批由云南爱心人士捐赠给湖北武汉的蔬菜急需货车司机协助运送。来自辽宁省绥中县的穆秋夫妇从贵州返回路过昆明市呈贡区时得知消息,主动报名,毅然决然加入到运菜队伍中。10天的时间里,他们3次往返,行程1.2万公里,为武汉群众送去了新鲜蔬菜。

3次往返把菜运到武汉去

2020年大年初一,穆秋夫妇运输货物到贵阳。受疫情影响,不少网络货运平台招募前往武汉的运力。

“那个时候,只要肯接活儿,跑一趟武汉,单程运费都在2.8万元起。”穆秋说,“我们在贵阳卸货后看到一个帖子,说云南有一批蔬菜要捐赠给武汉,但是没有司机和运输车辆,希望向社会征集免费运输的冷柜车。虽然知道那个时候去武汉是件有风险的事情,但心想这个城市几千万人等着吃饭,武汉也非常需要运力把物资运输过去。最后,我们夫妻俩决定去云南拉这批菜。”

2月3日,穆秋夫妇运送的第一车新鲜蔬菜抵达武汉。从云南装车到武汉卸货,2000多公里的路程,夫妻俩换班赶路,只用了2天多的时间。“我们就想着赶紧把蔬菜运到武汉去,让武汉人早点有菜吃。”穆秋说。

卸了货后,没有做任何停歇,夫妻俩转身就又返回了云南。就这样,穆秋夫妇吃住在车上,长途跋涉、冒着风险、不计报酬,连续3次往返云南和武汉。直到2月11日结束运送后,得知暂时没有更多的捐赠蔬菜需要运送,穆秋夫妇才从武汉回了老家。

穆秋有两个孩子,平日里夫妻俩跑长途货运,孩子一直由老人照顾。“没有能够长时间陪伴着孩子,但希望通过我们的行动,给孩子树立个榜样,教他们不仅要好好学习,更要敢于承担社会责任。”

经过疫情,穆秋对生活也有了更深的认识。“疫情期间,我发现人们的生活联系是非常密切的。如果自己能够被需要,我感到非常幸福。”穆秋说。

安全是对自己家庭负责,也是对别人负责

从业12年,穆秋开着货车南来北往,除了西藏外都曾去过。作为一名女性货车司机,她在驾驶技术上很要强,没有发生过任何重大事故。“同行都说我开得好。”穆秋说。

2009年,持有B2驾照的穆秋,决定增驾A2驾照。“我成为了当地绥中葫芦岛塔山驾校第一位考A2驾照的女货车司机。”穆秋介绍,“也是从那一年起,我成为了一名真正意义上的大货车司机,经常开着重型半挂货车前往云贵高原、新疆等边远地区运输水果、蔬菜及生鲜食品等。”

云贵高原山高坡陡,路面崎岖且弯道多,但也是穆秋最喜欢去的地方。“在云贵地区开车具有挑战性。”穆秋告诉记者,刚开始跑云贵高原的时候,遇到比较难开的地方,都是由丈夫李东新驾驶,“看得多了,学得多了,现在像磨憨、潞江坝等路段长约30公里的下坡路都是我自己开。”

在穆秋发来的短视频里,记者看到她在磨憨路段雨后的一条长达27公里的下坡路上行驶。视频里的她不时通过车镜观察后方车辆,认真专注。“下坡路段如果长时间连续踩踏制动踏板,容易导致制动器发热发生火灾,有的时候还可能导致货车失控。”穆秋说,“开长下坡、崎岖山路的时候,一定要慢,要耐心,不能轻易急刹车,在下坡后注意给刹车片淋水。”

“我们夫妇在安全方面要求十分严格,这不仅是为自己的家庭着想,也是对别人负责。”穆秋说,“开车前一定要检查车辆和轮胎气压,检查篷布。开车途中一定不能开斗气车,不能超速,不能玩手机。开车一定不能疲劳驾驶,家人还等着我们回去呢……”

为货主着想,提供高品质的冷链运输服务

“开冷柜车,就要对得起这个行业。”穆秋说,“冷链运输本来就比普货运输运费要高,这就代表着我们要提供更高质量的服务。我们不能因为舍不得300元、500元的油费,把人家几十万元的货物给弄坏了。”

运输途中冷链“断链”,一直是行业之痛。穆秋介绍,他们夫妇在物流信息部获得订单信息后,便前往地头拉货。“把新鲜的水果打包装上车后,我们关上车厢,就会启动打冷。根据水果类型的不同,在与客户沟通后,我们会保障车厢内一直保持应有的温度。”

记者得知,冷柜如同空调一般,也存在着变频与定频一说。穆秋夫妇驾驶的冷柜货车属于后者,需要通过观察冷柜或者仪表盘上的温度表进行手动设定。“温度低于要求温度了,我们就暂时关掉制冷功能,让发动机休息会。但是我们会注意冷库温度,不符合要求温度时继续打冷。”穆秋介绍。

从业4年来,穆秋夫妻还没有因为“断链”问题被货主投诉过。有的时候还尽可能为货主着想,让生鲜水果保持更好的品质。

2020年7月,穆秋夫妇从新疆运输一批哈密瓜到福建泉州。在运输途中,货主改变了目的地,要求将哈密瓜运输至上海。“这并不顺路,我们需要走另外一条高速公路。”穆秋说,“3天以后,我们把货物运输到上海的一家蔬果批发市场。但是市场行情不好,货主卖不出去,又要求我们将哈密瓜运输到浙江嘉兴一家市场。”来来回回,一车哈密瓜在路上走了8天。“虽然运输时间长,但是我们全程都是打冷的,打冷的油费都花了3000元到4000元。”穆秋说,“到嘉兴市场的时候,哈密瓜还是保持着新鲜状态,一天就卖完了。”说起这件事,穆秋言语之间透露着自豪。

中国交通新闻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报”、“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交通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交通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