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搜索

报告文学丨雪峰山使命

2022-09-20 11:28:41 来源:中国交通报 作者:吕高安 蔡海棠 -标准+

资江、沅江绕过湖南中西部,托出雪峰山——跨越怀化之东、邵阳之西、娄底新化等地的长条形大山。这里有2005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高庙文化遗址”,延续至今2000多年的“紫鹊界梯田”,善卷禅让、秦人藏书的“二酉文化”,危急关头挽救党和红军的“通道转兵”,盟军远东第二大机场“芷江机场”,袁隆平杂交水稻发源地安江农校。抗战最后一次会战——雪峰山战役,就发生于此。

闭锁与开放,蛮荒与繁华,神秘与坦荡,古典与时尚,时而碰撞、时而阻隔、时而水乳交融。雪峰山巨龙般盘亘在黔楚咽喉,它以锋利厚重的鳞爪,勾勒着千年江山图——关乎战争和平、交通经纬、地域性格、牺牲与爱。

(雪峰山云海。吕高安摄)

沪昆高速沿320国道走线,在洞口塘,以隧道钻进巍巍雪峰山。江水深潭,划开重重山幕,洞口塘两岸,悬崖虎对。一旁,600米湘黔古驿道,镌刻着秦汉以降、负重前行的遗痕。

15年前,交通人自洞口塘,沿雪峰山东麓,前伸12个隧道,手起隧通。可是,1938年修筑湘黔公路洞榆(洞口至怀化市区)段时,交通人在此劈山凿石,打通两个小隧道。即便猴子点火放炮,都牺牲千百人,才换来“抗战生命线”湘黔公路的通车。

1945年4月,雪峰山战役打响。日军从左、中、右三路扑来,企图越过雪峰山,夺取芷江机场,再攻川贵、取重庆。中路主攻沿湘黔公路(320国道)展开,双方必夺洞口塘。日116师团攻势凌厉,中国军队100军钟雄飞团绝地反击。拼杀8昼夜,日军占领洞口塘,直逼江口镇。危急时刻,中国18军小分队飞步数十公里,直插洞口镇。钟团乘机端掉敌9个据点,洞口塘失而复得。

“关键是掌握了交通运输主动权”,98岁许焕文一语中的。许老黄埔军校二分校毕业,即参加雪峰山战役,在运输连任职。“我率车队,几次从贵州毕节,抢运军需到雪峰山,国道很窄,坑坑洼洼。过洞口塘,那叫一个险。中途遇敌,我先行火力压住,然后飚车赶路。

“掌握洞口塘,等于控制320国道,切断敌军补给线。”许老强调,交通便利,一个兵可当十个甚至百个兵用。原邵阳市公路局局长刘柏生介绍:雪峰山战役前,交通人打了两次“交通破坏战”,潭宝、宝洞、衡宝公路300公里,被挖成5尺多深沟坑,用松竹掩盖,再掩土栽草,酷似真路。日军装甲车一来,陷进沟坑。交通人配合军队参战,时而筑路、时而毁路,牺牲上百人,保证我方军运畅通,阻断日寇进程。

洞口塘西走20多公里,到江口镇。夺回洞口塘,钟团马不停蹄,参加“江口阻击战”。江口镇脚踏邵阳、怀化两市,是雪峰山通往芷江机场的最后一道“屏障”。

日军在此逐次增兵反复冲杀。民众挖战壕、筑工事,配合国军英勇阻击,阵地巍然不动。杜鼎团一个排神不知鬼不觉,摸到距敌阵150米时,展开肉搏战,杀敌数十。而敌8次猛冲,都被杜团击退,共歼敌近两千,仅周北辰连就消灭300多人。

2007年,沪昆高速“咽喉”雪峰山隧道开通,就一直在江口,打“新阻击战”。车水马龙、日夜穿梭,在原雪峰山隧道所长李东胜听来,犹如当年枪炮声。

曾名列亚洲第三长的雪峰山隧道,潜伏主峰之下。前后是61公里12座隧道119座桥梁,“小气候”和频繁交通事故,使李东胜们感觉抱着“大炸弹”睡觉。但是,夜再深,手机不出二声,大伙准能警醒,随李东胜“呼啦啦”一齐出动。

李东胜调离雪峰山第13天——2020年10月25日,他正在娄底补休,夜深,眼皮老跳着。晨2时,电话报警,雪峰山隧道发生火灾。

通知新所长,联系相关单位,东胜驰车,个半小时赶到雪峰山。隧道堵满人车,浓烟滚滚,瞬息万变。东胜与同事们即行疏散,并暂时安置人车;冒险进洞,开启风机,保证供电,协助消防灭火。简易床一支,东胜驻扎隧道,与坐镇指挥的湖南高速集团领导等,30天不喘气。一团乱麻的“10.25”事故,终于被“捋”清,省领导予以表扬。

“7.2”事故更危险。2018年7月2日18时39分,监控员张芳直呼东胜:“隧道起火”。一台半挂车追尾货车,不偏不倚,居中雪峰山隧道,油箱爆燃。报警报告,安排交通管制,2分钟,东胜到得隧道口。

死人没有?会否发生二次事故?东胜二话不说,只身冲入隧洞。事故点浓烟似絮,飞速滚散,几十台车被困,几百人惊恐万丈。“我来抢救啦,莫慌!”东胜手持喇叭,一边教司乘简单自救,一边扶几名老幼救援出洞。他和李哲、童凌云、文李、谭赞等来回7趟,冒险救出200多人。

晚12时许明火被扑灭,又几次复燃,几次扑灭。一台台调查登记事故车辆,监控事故情况,提供照明救援。烟熏呛鼻,空气稀薄,污浊不堪,电话不断,生死难料......张四平、李群辉、钟声、李东胜等高速员工,会同消防、交警、应急部门,一直救援到翌日晨6时。

一张张黑脸出洞,只见眼珠在动,这些“非洲人”吞下方便面,又火速回洞,共救援出39台车,冲洗清理残渣3000平方米,抢救安置司乘351人。一场大火,无一死亡,干净利落如“教科书”。

通车15年,火魔多次突袭雪峰山隧道,党员干部冲锋救援,化险为夷。如“7.2”事故,为精准快捷地指挥救援,“别管我!”时任邵阳高速总经理李群辉(时任管理处副处长),奋力扒开洞口,冒死冲进去,那股气场,仿佛雪峰山抗战。

(公溪河鸟瞰。尹红军摄)

一台大巴沿沪昆高速,在几个遗址停下。83岁的曾令钧触景生情,跟几十个中学生讲雪峰山抗战。这些遗址,曾老不知触碰过多少次。央视、凤凰卫视等采访雪峰山,必访曾老。

“雪峰山,山连山,331道弯,弯弯都是鬼门关”。自古西入怀化、贵州,唯双脚越山。民国才修湘黔公路,路况很差,贵州一交通局长,1945年回邵探亲,一家6口翻车惨死雪峰山。

上世纪60年代修洞口大桥,曾老报名参加施工队,5个月磨破两件衣服、3双胶鞋。大桥中心墩清基,零下五六度,曾老泡在江中不停工。任洞口县交通局局长时,曾老主持新建5条通县公路,改扩建5条国省干线,“砂改油”3条路,建成3条过境路。

退而不休,是曾老的标签。先做县公路建设常务副指挥长,后主编《洞口县志》《洞口县军事志》《洞口县交通志》,他照常废寝忘食。

讲起开路,曾老眼睛湿润。如吴琦瑛自学成才,主持设计县境23座桥梁,1989年通车的洞口淘金大桥——自锚上承式悬带桥,国内首创,世界第五。参加十三大归来,吴琦瑛更是“玩命”工地,嚼干辣椒提神。厨房给他加个蛋,他做成蛋汤,让大伙“补补”。

曾老介绍,近些年,党员高工欧阳研担纲施工。在突击金屋塘至罗溪国家森林公园公路时,滴水成冰,欧阳冒险组织,从落差700米的羊肠小道运材料。改扩建320国道,面临洞口塘岩石断层,他敢于担当,施工通行并举。两个长宽几米十几米的民国小隧道,被连成120米x宽10米隧道,通行能力倍增,且山体稳如泰山。

1945年4月26日,几千左路日军,沿武(冈)武(绥宁武阳)民道,蹿犯武阳镇。74军9连,在马鞍山开路驻守,牵制、抵抗十倍之敌,苦战四昼夜,打退日军多次进攻,全连殉国,为武阳大捷“开湘西会战(雪峰山战役)胜利之先声”,开路功高。

今年清明,养路工龙运跃一家,前来武阳祭奠英烈。其父是老养路工,大哥养路牺牲。1989年龙运跃接班,从打钎、锤砂石、铺砂子、补氹子、铲路肩、洒水扫马路,到开拖拉机养路,到智能化养路。哪里最边远最艰苦,他出现在哪。

有一年,老龙承包了最难“伺候”的13公里公路。夫妻俩早出晚归,几个“夫妻粑粑”充作中餐。晴天灰尘掸不尽,雨天泥浆糊满身。自捡铺路石,砍柴熬柏油,私购拖拉机养路。周末,孩子们帮助干,带两瓶水上工地,一家人推来让去。

一天,一处县道山洪暴发,垮塌1万多方。龙运跃迅即组织,从下午奋战到凌晨3时,硬是抢修疏通,让10余辆军车准时通过。

榜样力量大。近年来,绥宁交通人战胜3场冰灾,10余次特大洪水和地质灾害,全县乡乡通3级以上公路,国省县道提质良好,“四好农村路”达90%以上。如此,谁承想1956年绥宁县才有公路呢。

从武阳大捷纪念碑下来,龙运跃径直拜访他师傅——89岁老养路工黄承科,听老人讲武阳大捷——“1945年我12岁。鬼子打到武阳,乡亲们都躲上山。下暴雨,我和父亲下山收被子,被日军抓住作挑夫。眼看鬼子烧杀抢掠,10多个鬼子轮奸一个姑娘,我和父亲咬牙切齿,被鬼子重抽了几耳光。

“入夜,闇子屋。只有一个鬼子看守,我们打算杀了他就逃。正要动手,一个佩指挥刀的来了。两个鬼子命该死,凌晨两三点,国军赤膊开路,一气砍死几十个鬼子。

从此,黄承科坚信“做开路先锋过瘾”。1962年黄老申请,从“米箩”跳到“糠箩”,在绥宁公路段做会计、养路班长、片长几十年。修桥补路,他都冲锋在前,获评优秀党员。包工头送他一担西瓜、一块肉、两瓶酒。黄老没追上,叫二儿子麻利退掉。

二儿接班干交通,干到现任县公路管理养护中心主任。黄老还培养不少徒弟,扛起交通半边天。龙运跃就是典型,“湖南省优秀共产党员”“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最美养路工”,荣誉满身。

(高登山。尹红军摄)

“我也是交通人”,洞口县大屋乡高峰村党支书潘文彬说。高峰村原名勒马村,海拔高,小路奇险,似马绳一山勒住另一山。村民长期处于“三挑一抬”:生活用水肩膀挑,上街赶集肩膀挑,农产收割肩膀挑,老人生病椅子抬(医院)。县到乡有条泥巴路,乡到村单车没法走。

潘文彬财校毕业,在广东企业做管理薪酬较高。2002年回家过年,乡干部和老村支书的父亲,劝老潘回家做村干。一咬牙,老潘答应了。

第一把火修路。党员干部人平20米,肩扛手提率先上,村民人平4米跟着来。老潘早早完成,便帮助困难户修,2003年全村通组路完成。后来,老潘乘机筹资,村民群起响应,“接龙”隔壁村水泥路数公里,结束了“三挑一抬”。

路子来啦!老潘操头解决水电,组织成立合作社,发动村民大搞竹木加工,养鸡养猪,种植天麻金银花,山货源源不断运出。2019年全村整体脱贫出列,随即80户贫困户脱贫,2021年全村人平收入11000多元。深度贫困村高峰村,路险志坚、境苦心坚、财乏情坚,终于“熬”出头。。

回村20年,潘文彬年收入,何止损失数百万。上老下小一大家,老潘多么需要钱,但他却选择“穷”。父亲从患癌到去世,老潘少有照料。2020年12月7日,父亲去世,为迎接翌日的脱贫攻坚评估检测,老潘通宵达旦,回不了家,只好托付妹妹办丧事。

近在咫尺,没能见父最后一面!说起这个,老潘泪眼朦胧,“不过,父亲反复叮嘱我,只要把村民的事情办好,就是最大的尽孝。”

作为“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老潘2021年2月25日,参加全国脱贫攻坚总结表彰大会。讲起一同被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老潘别提多兴奋。

怀化安江镇涝溪村党支书向前,与老潘近似。涝溪村村名偏水,却只一条小溪缘村,上得山顶,扒开浓荫密枝,宽阔漂亮的产业路凸现。向前正在指导督促村民,保花保果,防治病虫害。他黝黑朴素,退伍后在外闯荡多年,收获不薄,但心念着家乡。

依托党的政策,涝溪村被打造成黄桃、金秋梨、杨梅、奈李、柚子等3000多亩大果园。但是,囿于交通,水果损耗大,产销大受影响。几年前,一老汉指着烂在地里的水果,哭诉着,这一幕促使向前答应,放弃年创利上百万生意,回村做村干部。

于是,向前将多年资源“掏”出来,先搞村道提质改造,再唇焦口燥层层申报,争取产业路。产业路去年开工,“支部就建在山上”。清理便道,青苗补偿,提供弃土场、材料堆放场,施工疏导管制,路地矛盾协调......向前会同交通局舒向毅等,日夜在工地奔忙。

产业路养生,正值黄桃收摘,使用率最高。向前更是率先垂范,确保水果运输畅通无阻。去年全村产水果200万公斤,产值1500多万元,人均年收入达四万。春到涝溪村,桃红李白,莺歌燕舞,洋房小车,鳞次栉比,仿佛雪峰山下“伊甸园”。

沪昆高速南拐,走洞(口)城(步)高速,进入雪峰山东南麓武冈市。西汉都梁侯国,朱元璋之子朱楩分封建王城,均在武冈。一片美丽故土,曾惨遭日寇烧杀抢掠。

1945年4月,74军一个营据守武冈城。百姓把糯米全部拿出,协助部队固城墙、修工事以待敌。数千日军以火炮、坦克对准城墙猛轰,炸开的缺口,马上被我堵住。我一营人马,血拼七天七夜,日军伤亡惨重,仓皇逃窜,千年古城岿然不动。

是呀。1945年4月9日至6月7日的雪峰山战役,双方投入28万兵力,中国军队选择决战地域适当,正面阻击、两翼包抄和分割包围战术奏效,杀伤日军3万余人,以中方完胜而结束。连最先深入雪峰山腹地纵深,突袭溆浦龙潭的日军“尖刀”109联队,都免不了全军覆没。鬼子也许不知,比工事城墙更坚固的,是雪峰山“心墙”。

1938年黄埔军校二分校内迁,公路不通,坛坛罐罐都是民众肩挑背负、水运到武冈,二分校数载培养了23502人,大多上了抗战战场。1938年9月,中共党员、著名历史学家吕振羽,在邵阳县创办“南方抗大”——塘田战时讲学院。一批爱国青年从此,走上民族解放道路。共产党员肖健皆、谢锦涛、刘布谷组织游击队,给日寇以沉重打击。“怕个卵!”雪峰山各族民众,一有机会,便以土枪鸟铳、梭镖锄头袭击日军。

武冈市双江村向本金,97岁的老兵,一生只走抗日、务农两条路。笔者到村拜访,向老精神抖擞,速报“家门”:100军19师57团3营7连3班机枪手。向老所在连,在邵阳县岩口铺作钟雄飞团“开路先锋”。他不怕目标大,嘟嘟嘟只管扫射。“有一晚打退敌7次进攻”“炮弹土埋了我四次,哗!怎么还是活的。”

此连力战5倍强敌,孤守阵地近20天,牢牢控制了宝榆公路。敌后勤运输线,只能走崎岖山路,大大拖了后腿。向本金战后即解甲归田,隐藏功名70年。

2015年春,郑亚明等志愿者寻访到向老,向老唯一愿望是到岩口铺战场看看。一到那,他对进出道路、排兵布阵记忆犹新。战友坟墓他一一找到,老泪纵横:“说好打完鬼子,一起喝庆功酒的呀!”

作为湖南13位抗战老兵代表之一,向本金参加了天安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我做梦都没想到能看到习主席,共产党把国家建设得这么好!”

“我做梦没想到100岁申请入党”,武冈市大湾桥村101岁抗战老兵林绍广说。他1945年初进入74军58师,在雪峰山打了好几仗。战后回村,做得一手木工绝活。如今儿孙满屋,是典型的“幸福之家”。

笔者拜访,恰逢林老夫妇在吃没放油的菜。他家每年要吃一两次“忆苦餐”,回忆旧社会和抗战之苦,明白共产党领导的“甜”。去年,林老郑重其事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在雪峰山地区调研,笔者深感人们对抗战英烈的尊崇,对雪峰山抗战精神的传承。十八大以来,偏远贫穷的雪峰山,变成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主战场。沪昆、二广、包茂高速,沪昆高铁、怀邵衡铁路,与多条国省干线公路,纵横交错,将一处处青山、一栋栋别墅、一幢幢高楼、一座座工厂串起来。

入村,家园、菜园、果园、花园、池塘,连同鸡鸭牛羊、欢声笑语,被宽敞、平坦、整洁的村道串起来。你站在何村,从何种角度观察,都是一幅美图。“湖南省乡村振兴示范创建村”武冈市同心村党支部书记肖小玲说:美丽乡村建设越走越宽广。

(高登山。尹红军摄)

从安江镇上沪昆高速,西走60公里到芷江县城。唯楚酒庄在哪,“湖南省最美扶贫人物”吴茹是谁,一问便知。吴茹陪同笔者,参观“抗日战争胜利受降馆”——

1945年8月21日,中日双方在芷江召开抗日战争洽降会议。会议备忘录规定,日军应向中国无条件全部投降。是日,芷江城张灯结彩,“正义大道”“和平之桥”,装点亮丽;居民载歌载舞,举杯庆和平。

吴茹言必称酒。酿酒、品酒、卖酒,落脚点是唯楚葡萄酒庄。雪峰山西麓北纬28度,芷江山上野生刺葡萄,甜糯好酿酒。几年前,刺葡萄低价滞销,满山遍野无人管。吴茹眼见心痛:何不将刺葡萄酒酿酒,既供自己酒店,还可扶贫帮困呢。

于是,承包大树坳几千亩葡萄园,购地建厂,聘请欧洲酿酒师,一起酿制多款葡萄酒,打造唯楚酒庄风景区......吴茹风风火火。“钱景”不明,吴茹毅然往芷江“砸”真金白银1.2亿。

凭什么呢?吴茹露出一脸青葱,拿出两瓶自产“芷诺”“虎贲”葡萄酒作答。6年来,吴茹对接帮扶村民1135户,以高于市场2角收购刺葡萄,年扶贫(乡村振兴)分红80万,助推3461人脱贫,唤回数十个准备毁果园、打远工的农民。2021年以来,为响应“万企兴万村”号召,吴茹帮扶村扩大到15个。“芷诺”,一直兑现对芷江人民的承诺。

酒中有诗,“喝葡萄酒,品和平文化”。芷江酒店餐馆、排挡夜市,唯楚系列酒占据一定份额。夜幕和煦,灯火通明,杯觥交错中的一张张笑靥,写满和平安宁幸福。

发扬雪峰山抗战“虎贲军”精神,发扬党员、转业军人的锐意担当和民生情怀。“即使亏本,也要做下去”,生长在雪峰山区的吴茹,心底有一条洒满美丽彩虹的道路。

沿着现代交通枢纽,陈黎明流连雪峰山。他生于斯长于斯,常常登顶看云海,驻足古迹凝望,瞻仰红色遗址,缅怀抗战先烈。时时领会着铁血爱国,尚武崇文,求真务实,倔强好胜,交融古今的“雪峰山精神”。

2014年来,陈黎明把半辈子打拼赚得的数亿财富,投入雪峰山,带领一帮党员搞文化旅游产业。他们协助政府,修建一条条旅游路、致富路、民族路,优化一个个景区,孵化一个个生态产业园、非遗创业园、土特产品合作社。“雪峰山模式”在全国推广。

知来路而识归途。历经山河淘洗、战火洗礼、历史考验、现实锤炼的雪峰山,无时不与国家前途、民族命运紧密联系着。

(2022年4月完稿)


编辑:梁熙明

审核:卢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