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交通

客户端

生死44小时——TJ6项目应急避险纪实

2022-10-13 16:25:55 来源:中国交通报 作者:李东来 杨金凌 -标准+

与死神擦肩而过

9月5日,中午12点40左右,TJ6项目部的盛云飞开着车载着他的工友从大岗山工区出发,准备经紫雅场村往得妥镇赶,他们下午有个比较重要的会要参加。汽车一路颠簸,路过得妥隧道支洞,眼看着再转个大弯就能走到连接省道的下坡路了。突然间,地动山摇,盛云飞眼前的山体冒出一阵烟尘,似有垮塌的预兆,他感觉不对马上倒车,可为时已晚,滑坡体直接垮下,埋住了车的引擎盖,盛云飞和他的工友赶紧跳车,顶着安全帽,在被几个石子敲得帽子嗡嗡作响后,他们逃离了滑坡区域,躲在了一片空地上。这时他们才从惊慌失措中缓缓回过神来,四周望去,他们回紫雅场村的路及去省道的路已经被滑坡体堵死,河对岸情况更加糟糕,大片大片的山体滑塌下来,将省道拦腰截成几段,不少路基、汽车伴随着山体的坠落一同倾泻而下,在大渡河激起了一朵又一朵巨大的嗜人的浪花,盛云飞他们惊出一身冷汗。

逆行者的担当

下午4点过,联合村隧道出口的大桥围了好些人,蜀道集团藏高泸石高速副董事长肖锋接到蜀道集团抗震救灾现场应急指挥部指挥长袁飞云的指令,得知目前位于大岗山工区的四川路桥交建集团泸石高速TJ6项目部有200余人被困在了紫雅场村,而且有1人重伤,2人轻伤,其它情况不详。

他当即向正在现场组织抢险工作的泸定县长王蕾报告,请求派救生艇,先救出伤员,再解救其它受困者。“还是要派人进去看一看,把情况摸清,并稳住被困人员的心。”肖锋思忖着,当即决定派一人随救生艇去现场。“那肯定是我们的人先上,现场……”蜀道集团四川路桥交建集团C2总包部常务副经理孙来才刚说出这句话就有一个声音冒出,”我上!”众人往声音那头一看,是戴着眼镜,一身干练的TJ6项目副总工程师张波。

“当时想的是,我很熟悉那里的情况,而且我也是经历过5.12地震、老挝山洪、成昆线山洪等地质灾害的人,这个时候必须有人进去,那我是最符合要求的。”张波后来回忆道。

“确实,张波这个小伙子可以的,那你赶紧准备下,救生艇来了就赶紧登船过去!”孙来肯定地说。“但是,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做啥子事都在观察充分的情况下,不要贸然行动。”肖锋叮嘱道。

“好的!”没有拖泥带水,张波只带了个卫星电话,便走到王家沟大桥下的河边,等待冲锋艇的到来。

迷茫中的希望

5日,17:00,张波和得妥镇的邱建勇书记踏上了冲锋艇的船舷,与岸上的肖锋、孙来等挥手再见。他们带着岸上人的希望,更是带着受困者的希望,逆行而上。可希望真的那么容易获得吗?沿途的“冷水“让他产生了犹豫,刚从王家沟大桥下出发不久,就遇到了困难。整个大渡河河面上全是震后掉落到的各种障碍,树叶、树干、垃圾袋,甚至还有牲畜,让冲锋艇不得不放慢速度,整个冲锋舟,像是在一个带波浪的“垃圾场“上滑行。“螺旋桨有时候会被漂浮物缠绕,冲锋队员还要‘逆划’解套,然后又慢慢前进,像现在如果坐船去登陆点,可能最多就20多分钟可抵达,那天开了近1个半小时“。

更让他震撼的,是沿途的滑坡。“余震太多了,一路走,周边的山体就一路掉石头。本来冲锋艇就单薄,在这种场面下难免会害怕”。特别是他和冲锋舟队员们好不容易钻出联合村隧道出口桥下,准备观察下抢通便道的可能,更是让他觉得无力:大渡河两岸的山体,将TJ6标的便道及对岸的省道紧紧包裹,道路被压断成几截,车辆被飞石击毁,起爆机被烧成焦炭,部分幸免遇难的人,在两岸拼命地求救。

“不可能了,我目测这个便道真要抢通,可能需几个月,甚至大半年。”背负着沉痛的想法,张波却也没有闲着,他积极配合冲锋艇队员营救沿岸群众。“妇女先上嘛反正,沿着省道S217线,救下了1个开运输车的妇女,然后还救了2个在省道铺路面的小伙子。”

他们跟着张波一起来到了去往大岗山工区的紫雅场村岸边。“救出来的妇女,以及工区内两个轻伤、一个重伤,及其家属先行撤退了,剩下的我们,继续往工区方向赶”。

他们去大岗山工区的路,是一条沿山而上一路蜿蜒的小路,地震过后很多地方都被破碎的土石掩埋,本就不宽阔的路基大部分都塌陷了,十分危险。

“路过一户农家屋,里面已经没人了(获救了),他们喂的狗还在那里,没有拴绳子,有一头猪已经死了,另外三头也没人喂,但我们也有自己的任务,只有把围栏给他们打开,看他们能不能自己出来”。

张波、邱书记和几个被解救的小伙子借着黄昏以及手电筒的光,沿着已被震毁的羊肠小道“逆流而上”,全然不知部分路段就处在悬崖边,稍有不慎,便有可能非死即伤。

“幸好原来选线踏勘的时候走过这里,稍微有点印象,而且这种路,肯定是通向村里的。反正原来我们走上去也就20多分钟,但那天本来天就慢慢黑了,再加上道路损毁,连摸带爬走了近1个小时。”

当他们终于爬上了工区旁的紫雅场村,已是晚上近7:30。让他又惊又喜的一幕画面出现在他眼前:村里的人以及工友们正排着队在路旁签到报名,而做记录的,正是TJ6标,安环科副科长,杨继志。

刚上完班前教育课的应急避险

12:50左右,杨继志刚与返乡复工的27名工友们一起观看了防灾减灾宣传片,发放完疫情防控教育手册,饿得不行,正准备从2层楼的工棚区绕行至项目部承包的新华小学食堂看看还有什么吃的。突然,地动山摇,杨继志赶紧跑出工棚,呼喊工友应急逃生。

“完全站不稳,我只能趴到地上,然后大声喊叫,但是周边扰动声音太大了,感觉都大过了我的喊叫声,但所幸,由于工人们之前都经历过应急演练,都晓得1楼往哪里跑,2楼往哪里跑。”他在危机时刻拉住了他徒弟曾垂江,嘱托他和工友带大家逃离到应急避险点。自己继续往小学内的办公楼2楼跑去。

“去抢手摇式报警器以及卫星电话!”

地震的抖动渐渐消退,杨继志到了2楼,将卫星电话抢出,并一直摇动报警器的转轴,警笛声响彻整个村镇和工区。

终于,在地震结束约10多分钟,杨继志和曾垂江将大部分工友汇聚到紫雅场村口(大岗山工区方向),自己又带领着10多人,帮助周边楼房的群众脱困。

地震后,新华小学的后墙倒塌,一条小山路直接铺成了阶梯,周边的小楼房普遍比较“坚挺”,但已经有了结构性损伤,住不得人了。

砖木结构的矮房倒塌了很多,有些人也因此丧命。“这里之前住了个80多岁的老奶奶。”杨继志指了指倒塌的房屋,“她本来是住旁边的楼房,地震的时候,她正在这个屋里捡玉米喂猪,结果飞来横祸。”杨继志感伤起来,“早上我还跟她打过招呼……”

简单的搜救工作结束,杨继志叮嘱曾垂江、王群,依靠班组长的力量清点着现场的工友,汇总着村民的人员信息,以便尽快向外界求救并妥善安排受困人员的转移。他也通过对讲机与正在大岗山场站及相邻2个隧道的32人取得联系——由于本次地震,去年处治的滑坡体旁的一个断面滑塌下来,致使离开场站来到工棚的必经之路被阻断,而这时里面有2个轻伤、1个重伤,情况万分危急。

时值中午,大部分工友都回来吃饭了,工区内摆放着大部分挖掘机、装载机却无用武之地,这时,唯一的一位挖机手站了出来,他就是彝族小伙儿耳布子(音译)。

孤胆挖机手

地震当天,挖机操作员耳布子刚吃了午饭,到工区去拿钥匙,没想到遇到了地震。

“确实有点可怕,大块大块的石头从四周山体向工区滚下来,我们的得妥隧道右幅旁边的便道、紫雅场村进工区的便道全部被滑坡埋掉了,工区右侧(靠近大岗山支洞)的龙门吊一只脚直接被巨石击倒,钢筋加工场直接被击穿……”

身处这些场景之中,耳布子天旋地转,他连滚带爬跑到工区安全班台(应急避险点位),紧急避险,同行的还有监控室的十名工友。就这样,在几次余震后,在得妥隧道进口、大岗山隧道出口施工的20余名工友也相继从大岗山隧道支洞跑到应急避险点,2名轻伤、1名重伤人员也在其中。

“那个重伤的是大岗山隧道入口值班室的老姚,为了帮大家看地震情况被飞石压住了。等救出来时状态已经非常不好了,手臂被压坏,手指也有几截断掉了,因受伤严重,一直在称唤(呻吟)”耳布子说。望着遭到山体滑坡围堵的工区,看着受伤的老姚等人,部分工友的情绪几近崩溃,他们抢过对讲机,带着哭腔与杨继志倾诉、寻求救援,但在紫雅场村的杨继志毫无办法,目前便道被掩埋,唯有打通应急通道,将伤员尽快送出才有一线生机,可连接紫雅场村的便道,被高位滑坡压得死死的,且时不时还有二次、三次滑坡及落石,情况十分危险。

“豁出去了,那个时候,只有我能上”。没有丝毫等待,耳布子赶紧爬上挖机,冒着生命危险,将挖机开到了滑坡点。他的身后,30余名工友正焦急地望着他,仿佛那一刻,所有焦点,都在他和他的挖机身上。凭借过硬的心理素质,和丰富的安全生产经验,耳布子和他的挖掘机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余震落石,在与这4-5000方滑坡体的争夺中慢慢占据上风,耳布子在冷静操作、细心观察的同时,还必须大胆作业——时间就是生命!就这样,经过2个多小时的奋战,大岗山工区往紫雅场村的应急便道被耳布子成功打通,32名工友顺利逃出,受重伤的老姚被抬到杨继志跟前。

生死呼救

杨继志和工友们不断为其进行止血和包扎,暂时延缓了危机,但老姚已因失血过多出现意识不清的情况,他们都清楚,他需要更及时且深入的治疗。望着重伤的工友,站在皮卡上接收卫星信号的技术员朱羿州急得没办法,他把周边项目能打的卫星电话都打了一遍,因为信号不好,打出去的电话不是没有接到,就只是断断续续听到几声“喂,喂,喂…”

“我们猜测可能是因为这个片区都在打卫星电话,占用太多资源,所以我们说打110试试,没想到,终于接了,更没想到,是陕西那边的110热线(因为该卫星电话是在陕西注册的)”。所以就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指挥长袁飞云通过陕西公安了解到TJ6标的现场情况,又转述给了正在TJ6标附近的肖锋。

经多方协调,甘孜州森林消防队驾着冲锋艇,带着张波在6点半左右抵达紫雅场村岸边,几个受伤工友及其家属先上,离开了大岗山工区。老姚的命,也在得妥镇医务人员的努力下,保住了。

有序撤离

黄昏时分,项目部所有工友在紫雅场村旁的空地,铺开了行军床,凑合着过一晚。得妥镇的邱书记将张波与杨继志等项目部人管理人员聚在一起,语重心长地说:我还要赶去一碗水(另一个村,在大岗山工区后方山上)看看情况,这里的村民就拜托你们照顾及转移了。说罢,他就带着村干部,继续往大山深处前行。

几个现场管理人员又聚在一起,商量明天的撤离方案。“必须让村民和我们工区的妇女先撤,年轻人最后走。由于山路崎岖且随时都有落石,10人为一组,间距拉开点下去,每隔20分钟下去一波,然后在登录点集合等待救援。”有过救援经历的张波首先提出。“还要建立台账,村民、工友有好多人,出去了哪些,好多人要记录在案。登记点必须分两队,老人、妇女及小孩一列,其他人一列,有序排队,做好安全防护。”杨继志补充道。就这样,一个临时的救援转移小组就这样被建立。

当晚,张波站在人群中慷慨陈词:“我张波能从指挥部进入工区,就有办法把你们每一个人安全转移出去,请大家放心,我一定是全部人员中最后一个撤离的人”。在场的很多人因此热泪盈眶,他事后回忆:“我来就是带着使命,要稳住这里的人心,要保护他们安全撤离!”

第二天一早,转移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截至当晚19:00,已转出紫雅场村238名全部村民,以及210余名工友。第三天8点30左右,伴随着张波、杨继志等年轻人的登船并上岸。泸石高速TJ6项目的236名工友成功完成应急避险。

写在后面的话

复盘TJ6标为何能够如此快速有效地开展应急避险工作,奔赴在抗震救灾一线路上的指挥长袁飞云说出他的看法。“我们从泸石高速项目开工以来就高度重视临灾应急避险工作,每年都要在全线各标段开展地震应急演练,去年,我们还积极配合国家应急管理部,在余家岗隧道组织地震应急演练。”

积极配合余家岗隧道地震应急演练

“今年,我们全线都开展了地灾、汛情等各类自然灾害的应急避险演练,光是TJ6标一个项目就已组织了6次地灾应急演练,且最近的一次就是在1个多月前,大家的避险意识、技能已经有了长足进步。还有,地震发生后,我们能在6分钟内就接到集团主要领导的工作指令,当即完成所有片区任务的布置与推进,迅速调集泸石高速10个标段、雅叶高速康定过境段、折多山指挥部的抢险力量,第一时间开通雅康高速抗震救灾应急通道,不得不说是成功的、甚至是教科书般的应急救援!”

袁飞云面带自信地跟我们解释道。“总之,这就是我们蜀道人从2008年‘5.12’地震以来积累的历史经验,逐渐完善并形成的抗震救灾体系,我们的泸石高速、泸石人,也因此受益,而我们这次的应急避险、抗震救灾工作,也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赞扬。”


当被问及对本次地震有什么感受时,张波说道:“当时也没想什么危险与辛苦,只是觉得救人要紧,要是重来一次、甚至一百次,我还会这么做,我算是我们家的‘铁三代’了,有光荣的使命感,更要冲在前面。只后悔当时来得太晚了,因为我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杨继志说“感谢泸石公司,从前年开始,就一直强调并组织开展地灾隐患排查以及应急演练,真的让我们受用。我是干安全工作的,当时的一门心思就是要保护好大家的安全,那几天提心吊胆真的担心有什么意外,好在人员已经完成了紧急避险,我前几天还给几个工班长打电话,得知大家都已经被妥善安置,我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下!”

9月13日,TJ6项目部就召回张波、杨继志等工友开启了返工行程,开始为复工复产做准备,至10月2日,TJ6项目工区已开始项目临时便道打通、边坡防护的等临边工作,宣告着大岗山工区已进入复产阶段。“我们计划在完成各项评估后于10月31号前恢复泸石TJ6标所有工点的施工。”张波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信心满满。

处在震区的泸石高速,正在这片土地上种下希望的种子,长出新芽,开出新花。截至10月2日,泸石高速全线标段复工率达到100%,工点复工率达到95%。

编辑:廖芊

审核:连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