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搜索

疫情防控转段后春运保障对策建议→

2023-01-10 11:15:15 来源:中国交通报 作者:王轩雅 陈轩 马楠 张瑞 -标准+

做好轮岗轮班 优先保障运输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关于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施“乙类乙管”的总体方案》,我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防控面临新形势新任务,防控工作进入新阶段。根据相关预测,近期将有更多地方迎来疫情感染峰值,同时各地可能迎来久违的“旅游黄金周”“返乡潮”。春运到来,如何提供足够运力以保障春运平稳安全和服务质量,是近期交通运输工作的重点。

需针对不同类型城市采取不同春运保障对策

根据12306、各航司及携程旅行等客票预定量显示,2023年春运,人员流动量将呈现爆发式反弹,预计各类客运交通面临较大运营保障压力。

但另一方面,县级市和乡镇的疫情感染峰值到来相对较晚。很多大城市的民众怕回家感染亲人,对春节期间返乡持观望态度;此外,部分在大城市工作且未感染的人员,出于远途旅行被感染的担忧,可能取消春节回家计划,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春运流量。

2023年春运还存在民众对出行地点选择谨慎的情况。根据携程、飞猪等商旅运营商客票、酒店预定结果显示,大量居民2023年春节出行地点选择在了三亚、珠海等较为暖和的城市,而对于张家口、长白山等北方冰雪城市则选择相对较少,仅恢复到疫情前50%以上。因此,出行目的地存在南方重点城市热门的情况,需对该类城市春运保障重点关注。

此外,春运期间,旅客运输业可能面临的一些难点问题值得重点关注。

首先,民航安全问题需要格外重视。3年疫情,因为国际民航客运大量停运及国内航班骤减,导致飞行员参与执飞量大幅度减少。飞行员对于航班的操控熟练度很大程度上由航班执飞频率保证,只有在保证航班执飞频率的情况下,飞行员对于客机的操控熟练度才能更好掌握。随着春运到来,民航飞行班次及频率增加,需要重点关注飞行员安全培训,加强飞行安全保障。

其次,需要更好统筹春运保障力量。鉴于大多城市均存在春运期间覆盖城市疫情峰值回落期,交通从业人员未完全恢复健康就上岗难以避免,尤其如武汉、重庆等枢纽型城市,春运期间运输保障相比其他城市压力更大,需要未雨绸缪、科学统筹。此外,县级市和乡镇虽然人口少、流动性低,但因其疫情感染峰值到达相比大城市晚,更容易出现春运期间交通保障人员感染量较大、岗位空缺严重的问题;而该类小城市因从业人员相对较少,岗位人员缺勤对于春运保障的影响可能放大。因此,需要针对不同类型城市的春运保障情况采取具体对策。

国外疫情防控转段后运输一度紧张

欧美及日本等地区和国家在疫情放开后,政策调控一度面临从业人员到岗率不足、运力不足、安全难以保障等问题,对交通运输正常运行产生一定影响。

民航业服务人员不足导致欧洲多个机场运转困难。因先前疫情封控、出境受限,导致欧洲各国航班骤减,各大航司收入缩水严重。欧洲各大航司和民用机场为节约成本,采取了大范围裁员行动。在2022年第二季度欧洲各国宣布取消疫情管控措施后,不久便迎来夏季假期,各大机场在未补充先前缺失员工的情况下迅速被人流包围,同时,因疫情放开,感染人数飙升,各岗位均存在人手不足问题,导致各大机场几近陷入瘫痪。以德国为例,其在2022年4月底宣布放开疫情管控措施,于6月进入夏季假日。根据汉堡机场统计,该机场6月以来每日接待旅客约8万余人,相当于疫情前70%的旅客量,而机场工作人员在岗人数相比疫情前却下降七成,导致旅客需花费至少6小时才能顺利登机。英国伦敦希思罗机场、荷兰阿姆斯特丹机场也存在同类问题,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的托运行李队伍一度排到了大街上。不仅地勤人员和安检人员大面积缺失,机场行李提取处置岗位同样人手不足,在德国法兰克福、法国巴黎戴高乐等机场,旅客排队等待领取托运行李的时间一度过长。

机场运行不畅不仅导致游客出行受阻,还带来安全和治安问题。据报道,在夏季假期内,欧洲各大机场每日都会发生旅客和安检人员、安保人员的冲突事件,也发生大量行李、物品丢失问题。

取消疫情限制措施后日本客运保障能力骤降。日本于2022年3月21日宣布取消所有疫情限制措施,全国很快迎来较高感染率。2022年7月至9月,日本连续10周新增确诊病例居全球首位。尤其在10月底日本宣布放开入境游后,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蜂拥而至,导致感染者进一步增加。根据11月9日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日本入境游放开后两周内,该国新增确诊人数对比夏季增加了1.4倍。

快速发展的疫情感染对日本交通运输业造成不小影响。如日本德岛市德岛公交营业所因7名司机感染新冠病毒,导致从德岛站发车的市内7条公交路线在8月下旬停运多日或被迫减少班次。此外,日本多地渡轮也因船员大面积确诊,无法保证航行所需人力,导致夏季一度停运。

日本国土交通省2022年12月调查显示,因疫情导致交通运输全行业收入持续降低,交通运输各类运营公司收入遭受重创,员工或因为收入持续降低选择转行,或因为公司经济问题被裁员。截至2022年12月,包括民航、水路客运、道路旅客运输等在内的各类客运业均存在40%以上减员,同时因日本国内病毒感染率居高不下,交通运输各领域都面临因减员带来的运力不足问题。

调查还显示,日本长途巴士及市内巴士受疫情影响减员严重。2022年12月员工平均到岗率为54.6%,随着气温下降,从业人员感染率会进一步上升,严重影响长途巴士及市内巴士正常运营。民航业也遭受一定程度冲击,日本国内航线2022年11月在岗人员减少9%,12月预计减少38%;国际航线11月减少在岗人员51%,12月预计减少64%;民航班次11月减少50%,12月预计减少44%,表明交通运输客运业的挤兑形势对比夏季并无实质性缓解。

国外疫情转换阶段交通对策

面对运输一度紧张的局面,美国采取了包括资金支持、加大人才引进等一系列措施,以期尽快恢复因疫情裁撤掉的公共交通人员。美国民航业在疫情期间遭受重创,飞行员大面积被裁员,在2022年夏季美国飞行员缺口甚至达到1.2万人次,造成大约2万个航班被迫长期取消。为迅速补充飞行员以满足运力需要,美国民航业还采取了吸引海外飞行员的措施,但受飞行员培训时效、培训能力及移民政策限制,美国飞行员缺口问题到2022年第四季度依旧没有被改善,加之一年一度冬季暴雪、飓风等恶劣天气影响,进入圣诞季的美国民用航线几乎陷入瘫痪状态。

在严峻的飞行员用工荒面前,美国航空业依旧注重人员安全培训,所有飞行员必须完成为期7个月安全培训才能上岗。鉴于飞行员因疫情期间飞行时长相对不足,我国民航业也应当重点加强飞行员操纵安全和应急处置培训,不得因着急用工而忽视安全问题。

欧洲民航业因疫情期间裁员问题,导致在疫情限制取消后出现机场爆满乱象,这一情况在以德国为首的国家决定引入外籍临时用工后得到有效缓解。鉴于我国春运期间可能存在从业人员因感染而缺勤,或健康状态未恢复就返岗的情况,或可借鉴欧洲民航业的做法,通过雇用临时工作人员服务于高铁站、航站楼、长途汽车站等非重点岗位,解决用工问题。

日本制定了可持续工作方针,包括在疫情高峰期,制定业务完成顺序级别,对于需要优先保证的业务,应当调动全部力量优先支持。对于一般性持续业务,应当制定适当的工作制度,对于非必须持续的业务,应当大幅缩减该业务领域的从业人员,在必要时可暂停该业务,保证优先级最高业务顺利展开。《新型流感等国土交通省业务持续计划》要求,对于有新型流感症状的职员,必须休病假和进行7天的彻底自我隔离,同时与患者有密切接触的人员也需要进行7天彻底的自我隔离。

2023年春运保障建议

对比欧美和日本,我国交通运输从业人员在疫情期间因薪水问题转行或离岗的相对较少,但可能存在操纵技能下降、因感染导致缺勤的现象,部分南方城市还可能因大量旅客到访导致运输压力过大。因此,根据对我国近期疫情感染特点及国内交通运输春运形式的预判,借鉴其他国家和地区做法,提出建议如下:

一是重点加强对飞行员的操纵技能、安全及应急处置能力培训,不可因着急复工复产忽略人员安全技能问题。

二是在重点运输枢纽型城市、南方重点旅游城市的航站楼、火车站、长途汽车站雇用临时用工,服务如站内引导、秩序维持等非重点岗位,减轻合同制或编制内从业人员因感染缺勤导致的服务压力。

三是制定运力应急保障计划,各部门各站区结合自身特点区分优先、一般和非必要业务,如运力保障、安保、站内引导、秩序维持等应当定为优先级业务,各部门需全力保障,与运力保障无关的业务可将相关人员在必要时全部调往优先业务领域,保障优先级业务的顺利实施。

四是针对人流量大或旅客中转量大的城市,以梯队形式开展服务,将从业人员分为两梯队,一批上岗,另一批随时待命,以便在第一梯队出现感染者的时候迅速顶上,以有效保证岗位出勤率。

五是小城市或乡镇因从业人员数量较少,城市老龄化严重,无论是梯队式服务还是雇用临时工可能都难以实现,鉴于此,必要时可以采取小班轮岗制度,以每日少出勤、每日都出勤代替先前的大班轮岗制,保证员工充分休息。

(作者单位: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

编辑:李宁

审核:连萌